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话 十五岁生日会

  果不其然,正如千城王兄那日所言,登基大典就快要开始了,宫里宫外都忙得像无头苍蝇一样。忙什么?忙着准备登基大典时所需的物品,以及明日的我的十五岁生日会。

  为了明日的那场我的十五岁生日会,千城王兄特意给我送来了几套华丽的衣裙,以及一些名贵的化妆用品。但,可惜的是,我不会化妆,而且也不喜欢化妆。所以,我对化妆用品着实没有太大的兴趣,但那些华丽的衣裙,我可是万分喜爱的。

  因此,在千城王兄给我送来那些礼品时,我便将那些杂七杂八的化妆用品给抛弃在了一边,拿起一件衣裙便跑到全身镜前,在身上比况了起来。大概过了几分钟,我将所有的衣裙都和身子做了比较,从中挑了一件最为华贵的衣裙,折叠好后,小心翼翼地将它放置在床头的红木衣柜里。这是留给我在不久后的登基大典上穿的。

  这整整一夜里,我都在殷切地盼望着明日的那场,所谓的“盛大”的生日宴。但是,这太过期盼的后果就是:整整一夜都没有睡好,然后第二天一早起不来。。。。。。最终还是由前身身边的、衷心的丫鬟一一一一柳儿,带着一大群奴婢丫鬟,几人合力将我从温暖的被窝中无情地“请”了出来。然后,他们又把昏昏欲睡的我硬压到了黄金做的梳妆台前,为我梳妆。而我呢?依旧是半睡半醒,连一丝反抗的气力都没有。唯有那脸上的一阵敲敲打打和一些呛鼻的粉末,是我对“这段时间确实存在过”的事实的记忆证明。

  待她们忙忙碌碌地为我梳妆完后,我才完全清醒过来。我迷迷糊糊地看了看眼前的一切景物,这才想起来今日是我的十五岁生日宴。我看了看身子一一一一就剩下最后的衣装了。于是,我便站起身,拿起梳妆台旁的那件衣裙,换了上去。穿好衣服后,我向殿门外走去,在门前站了一会儿,伸了伸拦腰,待眼睛完全适应了外面的阳光后,才在柳儿的搀扶下,向紫樱园一一一一我十五岁生日宴的举办地点走去。

  刚走到紫樱园前边的那片假石林时,柳儿停下了脚步,并告诉我:“千雨公主,千城王子不喜太多随从在旁,所以,柳儿便留在此处,请千雨公主自行进入紫樱园。”我朝她点了点头,对她说道:“既是如此,你便在此处候着。若我有事叫你时,你务必要进来。”柳儿恭恭敬敬地欠了欠身,应道:“是,千雨公主。”随后,我便走进了这片迷宫一般的假石林,凭借着前身的记忆在假石林中转了几个弯子,来到了紫樱园中。

  到了主场地,我才发现该来的人都来了,并且都已就座,好像就只有我还没有到座。为了我在宫中的美好形象,我努力维持着自身的优雅和乖巧,迈着小步子,缓缓地向千城王兄那里走去。他们正在欣赏着院子中央的美人边舞边绘,舞繁花之舞,绘桃花之图。以那位美人优美柔软的身姿来看,她应该是宫内舞姬中的首位一一一一林燕。她的舞,在这宫中可谓无人能及。她边舞边绘,柔美的身姿在这翩翩飞舞的紫樱花瓣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妖娆而柔美。

  我坐到了千城王兄和殷律国师的中间。因为那里留着一个位子,像是特意为了某人留的,然而,这宫中,除了我一一一一华樱国公主,又有谁能坐在他们的身边?这也就证明,这个位子,确确实实是给我留的。

  他们都在欣赏着美人绘图,而我却压根没有赏舞的心情。我两只手撑着下巴,看向了身边的千城王兄。此时,千城王兄依旧是眼带笑意地看着那位美人,在雪白的屏风上,边舞边绘。我略带奇怪地眨了眨双眸,又转头看向了殷律国师。殷律国师现在正一脸平静地端着茶,优雅地喝着。我在心里默默地感叹着他的从容。感叹完后,我又转头看向了坐在殷律另一边的陌紫修。陌紫修依旧是一副吃货样子,拿起一块糕点就往嘴里送,嘴里的还没有咽下去,就已经伸手去拿另一块了。我在暗地里鄙视着他的吃货设定。鄙视完后,我又转向前方,闭上眼,重重地叹了口气。

听见我的叹气声,千城王兄收回了他欣赏美人绘图的目光,转头看向我;殷律停止了喝茶,放下茶杯,转过头看着我;就连陌紫修这个吃货也将即将送入口中的桂花糕放了下来,转过头看着我。

“怎么了?千雨,不喜欢王兄为你办的这场生日宴么?”千城王兄最先开口问道,他的那双灰色水眸中,多了几分伤心与歉意。

“不是啦!这明明是千雨的生日宴呀,怎么大家的目光却好像都不在千雨的身上呢?!王兄,这真的是千雨的生日宴么?”我万分悲哀地摆了摆手,一下子靠到了红木椅上,说出了这番话。话中的语气,好似孩童的天真纯洁,实是对那位绘图美人的不满。虽然声音并不是异常响亮,但也足以让整个紫樱园在座的人听得清清楚楚了。

“这…………”我此话一出,千城王兄便无言以对了,因为这是事实。一瞬间,整个紫影院内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我的身上。

“既是如此,不如,就请千雨公主来为我们弹上一曲?”那位在绘桃花图的林美人终于从屏风那边走了出来。一出来便对我说了这句话。“是呀!是呀!好些日子没听见千雨公主的《落樱曲》了,臣等甚是期盼啊!”诸位臣子也都叫嚷了起来。

千城王兄看了看诸位臣子,又转过身来看着我,询问道:“千雨,你看…………”我思量片刻,反问道:“王兄可想听?”闻言,他身子微微一顿,八成是没有想到我会如此反问他吧。片刻,他温柔地笑着,回应道:“这是千雨的生日宴,千雨想奏便奏。”

闻言,我又话道:“千雨的《落樱曲》,目前只为三人而奏。其一自然是王兄,其二便是殷律,其三就是陌紫修。若这三人愿听,千雨必定取琴来奏。”

经我这么一说,我这一桌,甚至是整个紫樱园的人都静了下来。

“既然,千雨公主都这么说了。我陌紫修,岂有不听之理?”陌紫修豪放且爽快地应了一声。

“臣,也愿听公主一奏。”殷律依旧是毫无感情地说了一句,但双眸中却闪过了一丝异样的情绪,但是转瞬即逝。

“那么,就请千雨弹奏一曲了。”千城王兄笑着对我说完,又一个挥手,示意那仅有的两名侍卫将屏风带了下去,将前身使用过的樱雨琴小心翼翼地搬了过来,放在紫樱园的正中央。我站起身,绕过桌子,向那把樱雨琴走过去。我面对着千城王兄、殷律和陌紫修三人,缓缓坐下双手扶上了琴弦,闭上双眼,脑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了一段旋律,手也不自主地在琴弦之间穿梭,拨动着琴弦。

我听着这段旋律,渐渐地越来越觉得熟悉,不知不觉便跟着旋律唱了起来:“青鲤来时遥闻春溪声声碎,嗅得手植棠梨初发轻黄蕊,待小暑悄过,新梨渐垂,来邀东邻女伴撷果缓缓归。旧岁采得枝头细雪,今朝飘落胭脂梨叶,轻挼草色二三入卷,细呷春酒淡始觉甜。依旧是偏爱枕惊鸿二字入梦的时节,烛火惺忪却可与她漫聊彻夜,早春暮春,酒暖花深,便好似一生心事只得一人来解…………”(《棠梨煎雪》银临)

一曲终,紫樱园内的静谧延续了一会儿,便响起了阵阵拍手叫好声。我站起来,很有礼貌地向大家鞠了一躬,便向千城王兄他们走去。

“不错嘛!很好听啊!”我一坐下便听见了陌紫修的一声赞美。

“千雨公主的琴技长进了不少呢。”目前为止,我第一次看见了殷律眼中的赞赏之情,唯一的不足就是,他的语气依旧是那么冷淡,没有感情。

“千雨,怎么以前没听你唱过那词儿?”千城王兄依旧是那么温柔地轻声问我。

“是我临时想到的,然后,也不知为何,就不自主地唱了出来。”我可没有撒谎哦,我真的是临时想到,又不自主地唱出声来的。还好,千城王兄也没有过多地询问,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便不再问了。“对了,以前,千雨曾听说,林美人不仅仅是舞艺精湛,这歌儿,也唱得不错。难得有机会,不知林美人愿不愿意唱歌好听的曲儿,给千雨听听?”我又将话题扯到了林美人的身上。

“千雨公主过奖了,臣妾的舞确实是不错,这歌儿,可上不了排场。”林美人从位子上站起来,微微欠了欠身,推辞道。

“林燕,你不必谦虚。再者,今日乃是千雨公主的生日宴,千雨公主的话,就是圣旨。你若不从,试问,该让千雨公主的颜面,置于何地?”陌紫修闭着双眸,双手抱胸,一副很悠闲自在的样子。

林美人一阵踌躇后,还是点头同意。我微微一笑,又话道:“那么,就请林美人唱一曲吧。”

“臣妾献丑了。”林美人又一次欠了欠身。一次深呼吸后,她开口唱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她唱完后,礼貌性地又一次欠了欠身,坐回了位子上。说实话,她的歌儿,确实不怎么样,而且,我能从中感受到一股冲着我来的杀气。

“千雨,时辰也差不多了,咱们开始正式的生日宴吧?”千城王兄笑着问我。我本想再逗一逗林美人,但听见了千城王兄这句话,我选择了放弃,便装作思量一番,最终点了点头。生日宴正式开始后,就没了乐趣,有的只是敬酒、回敬酒,一整个生日宴的时间,我都要以笑脸陪衬,真的是脸都要笑抽了。

殷律脸上的面纱对他喝酒很不利,我原本想着,他喝酒时兴许会将面纱拿下来,但他却偏偏用他那宽大的袖子遮住双眸以下的部分,不失优雅地喝着。于是,我就猜测道:殷律面纱下的脸,不是美到极致,就是丑到不行。但是,就按照我看的诸多穿越小说来看,还是前者占多数。也因如此,我对殷律那张面纱下的脸,又多了几分好奇与期盼。

明月当空,我的十五岁生日宴在诸位臣子的声声祝贺中结束了。千城王兄、殷律和陌紫修三人送我回到了华清殿,并且嘱咐我快些睡觉,我也很听话地躺到了床上,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第四话 十五岁生日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