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话 登基大典

  我跟着舞音练了大约有两个星期的舞蹈………不,与其说是练舞练了大约有两个星期,还不如说是闲聊聊了大约有两个星期。我和舞音就这么快快乐乐地“练舞”、闲聊了那么久。当然了,我已经把《樱花雨》的舞步记得滚瓜烂熟了,不然,舞音她也不会和我闲聊。

过了将近两个星期的时间,我的登基大典也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这不,千城王兄正带着神秘国师殷律、吃货护卫陌紫修,以及我认识了仅仅只有两个星期的舞姬一一舞音,来到了华清殿前,接我去举行登基大典的殿堂。

我将那次生日宴时,留给登基大典之时穿的那件华丽衣裙取了出来,换了上去。梳理好长发后,我便起身,缓缓地向千城王兄几人走去。“王兄,殷律,陌紫修,舞音,久等了!”我刚刚走到门前,便远远地望见了千城王兄他们。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提起衣裙,向千城王兄一行人奔去。他们起先是背对着门的,我刚看见他们时,他们正指着前方的那株独特的红樱树,不知在谈些什么。听见我在叫他们了,他们才转过身来,看着我,却一动不动地站着,似乎是愣住了。

我看他们这般奇怪地看着我,便看了看自己的身子,觉着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呀:一袭红丝彩凤衣,华贵的金冠,一对红色金丝边式的耳环,额上画着一朵朱红色的半樱花,红润的嘴唇。这妆容和服饰不是很符合登基仪式的气氛吗?热烈的红色,喜庆而又热情。

然而,我却忘记了,这热烈的红色,有时也并非喜庆啊!

“王兄?殷律?陌紫修?舞音?你们这是作甚呢?为何用如此奇怪的目光看着千雨?”我实在是不太理解他们的这种行为,最终选择问出口。而他们似乎才刚刚反应过来,醒悟般地笑笑。当然了,殷律是不可能会笑的。

“千雨,你今日,真的很美。”千城王兄温柔的目光锁在我的身上,嘴角提着一抹名为“柔情”的笑,从那略带苍白的嘴里,道出的是对我满满的夸赞。“谢谢王兄夸奖。”我也欣喜地笑着,很有礼貌地回应了他。

“你还真会挑,竟挑中了这么一件喜庆的服饰。”陌紫修也用手托着下巴,上下打量着我,也忍不住称赞了我几句。“哼哼,很好看吧!王兄在我生日时送给我的那一堆衣服里,千雨最喜欢的就是这件红丝彩凤衣呢!”我欣喜地说着,还得意洋洋地转了一圈。虽然我很明显地感觉到了陌紫修那记“给你点阳光就灿烂”的鄙夷目光,但我还是自顾自地在空中“飞翔”,完全没有去管他。

“如果是这套衣裙的话,既适合登基大喜庆而又热闹的气氛,又很配得上那首《樱花雨》呢!再者,这红丝彩凤衣,要转起来,定是会随风飘扬,到时,定会美颜至极。”舞音也用赞许的目光看着我,嘴里道出了一句句赞美的话语。“恩,我也是这么觉着的呢!”当时将它收起来,仅仅是因为这热烈而又喜庆的红色,十分适合在登基大典时穿。而在学了那首《樱花雨》之后,我便深深地觉得,这红丝彩凤衣,着实不仅仅是件华贵的衣裙,也是一件白搭的衣裙。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我们该去殿堂了。”殷律依旧是那么严肃地说道。我估摸着,确实是不早了,便点头同意。于是,我们一些人便向殿堂的方向“进军”了。

中途,殷律和陌紫修不知为什么突然被两个士兵叫走了。我的心里也不知为什么觉得今天肯定会有不妙的事情发生。我们三个人本想站在原地等他们回来,但顾及到登基大典的事儿,也就没有在那里逗留太久。等我们一路谈笑,终于走到了殿堂前时,却发现殷律和陌紫修已经就座了,其他的几位大臣也已经到了,只差我们三个还没有就座。于是,我们一改原先的谈笑风生,换上了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向殿堂内走去,坐到了各自的位子上。一会儿,殷律对着千城王兄点了点头,千城王兄便宣布道:“千雨公主的登基大典即刻开始。”

“慢!”一位胡子发白的老大臣站起身,走到殿堂中央,恭恭敬敬地话道。

“何事?”千城王兄神情漠然地看着这位大臣,缓缓地吐出一句话来。

“陛下,臣认为,将王位传予公主,着实不太合适。”那位胡子发白的老大臣继续说着。

“有何不可?”千城王兄的纯灰色双眸中首次有了冷漠的情绪。他静静地看着那位老大臣,不愠不急地话道。

“我华樱国的王位,一向只传予男子,现在,陛下却要将王位传予公主,这着实不太合适。”又有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大臣站出来说道。

“…………那么,两位爱卿,是想让朕,拖着这体弱多病之躯,上战场,巡安危吗!?”千城王兄的纯灰色双眸中又多了几分冷漠,语气中也满满的都是漠然和冷淡。

“这…………”那两位老大臣相视一眼,都没了声音。

“这王位若是传予真的公主,到还是允许的。只不过…………”一位身材魁梧、疑似将军的男子从殿堂之外走了进来,站在殿堂中央,语气里丝毫没有应有的敬重与尊敬。我的双眸死死地盯着他,突然心里感觉不妙,暗暗抖了抖长袖,一把银色的短刀便出现在了我的手中。我紧紧地攥紧了短刀,略带冰冷的双眸紧紧地锁在那位疑似将军的男子的身上,随时准备向他刺去。

“只不过什么。”千城王兄意外地很平静,只是,他那纯灰色的双眸中多了几分冷漠与不满。

“只不过,现在在殿堂上坐着的,并非我华樱国遗落人间的‘千雨公主’,而是落樱国的余裔————殷樱月。”那位将军目带凶光地看着我,像是恨不得立刻将我杀死一般。

霎时间,整个殿堂内都沸腾了起来。

不错,我并非华樱国的公主————洛樱千雨,而是被华樱国所灭国侵占的落樱国的公主————殷樱月。

那日,我正跟随我的养母,到街上去买些蔬果,恰逢朝廷中的人来到街上寻找他们口中的那个“遗落人间的千雨公主”。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要找的那个“遗落人间的千雨公主”,早已在她两岁时便被她的亲生母亲狠心夺去了生命…………就在他们万分无奈,想要撤兵回宫之时,他们中有一个士兵在茫茫人海中,发现了我。他们觉着我像极了千雨公主,便将我从养母身边强行带走,对我的养母说:“你回去吧,这个孩子就由我们皇室收养了。日后,我们会给你家送去一些金银珠宝,你就不要再惦记着这个孩子了。回去吧!”但是,我的养母并不想让我进皇宫,她认为皇宫会害了我,便什么也不管地和士兵争吵了起来,却被士兵用长矛刺死了…………随后,他们带着我回到了皇宫,将我领到殿堂,交给了当时的皇帝————千城王兄的哥哥————洛樱千凰。这天,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千城王兄的日子,那时的他很天真,很可爱,像个洋娃娃一般。千凰王兄也对我很好,总是护着我。

然而,好景不长,在我入宫没多久,他们便查清了我的真实身份————落樱国的公主————殷樱月。于是,他们便开始不顾一切地想要杀了我。但是,由于千凰王兄和千城王兄的阻拦,一直都没有成功。他们甚至在我投河自尽的那一天冷冷地站在梦断桥边,双眸漠然地望向前方,好似完全没有看见一般。更令人憎恨的是,他们竟然在我投河自尽的那一夜里大摆宴会,举杯相庆,玩得好不乐乎!而千凰王兄和千城王兄那日恰巧外出巡安危去了,都不在宫中,他们就更是肆无忌惮了。

因此,千凰王兄和千城王兄并不曾知晓这些事情。但在后来,也都在前身的忠心丫鬟————柳儿送来的信中,了解到了这些事。一气之下,千凰王兄和千城王兄两人竟下令连续两天两夜斩杀朝中重臣,与此同时,他们两人也都疯狂地斩杀着敌寇,甚至寝食难安了许久。而且,千凰王兄还因为此事,操心过度,以至于气血攻心,被他们活生生地气死在沙场上。这也是为什么我在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时,只有千城王兄回来了,还那么地憔悴的原因。

这些年来,他们几个人一直在等待,等待着除掉我的机会。而这次的登基大典,就成了他们对我下手的好时机。

这些记忆,都是我去找殷律算卦时却算晕了的那夜突然出现在我脑子里的记忆。除此之外,还有许多许多,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没有的记忆,但这些,是确实存在过的事实。

“…………”千城王兄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他那纯灰色的双眸中,又多了几分寒冷。他静静地扫视着殿堂内议论纷纷的诸位大臣。我眼角的余光瞥到了殷律、陌紫修和舞音三人,他们正围在一起,不知在商量着什么。

“陛下,您将华樱国的王位传予落樱国的公主,试问,这该让几位先王,如何安眠!?”那个疑似将军的男子一个挥手,便有许多士兵从殿堂之外冲了进来。他们一个个都手持长矛,矛头指着我和千城王兄。与此同时,殷律、陌紫修和舞音都跑到了我和千城王兄的面前,陌紫修和舞音已经作好了随时开打的准备。

我望着舞音的背影,突然觉得,舞音她并不是一个女子,但,很快地,我又暗暗晃了晃脑袋,对我刚才的想法表示否认。

“陛下,既然您不听臣等的好言相劝,臣就只好亲自请您到冥王府一趟了!给我动手!”那个将军一声令下,周围的士兵便一下子冲了上来。舞音和陌紫修也都冲了上去,和士兵们打成一片。殷律在对我和千城王兄说了一句:“照顾好自己。”之后,也冲上前去,与那些叛贼缠斗在一块儿。

第六话 登基大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