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话 舞音非舞音

  在那次悲痛的登基大典之后,我便将千城王兄的尸体葬在了我之后的容身之所一一一一缘华山庄。

原本,我是想叫它“忆城山庄”的,可是,殷律偏不让。没办法,我就只好另外再想了一个名字一一一一“结缘于华樱国”,缩简后,便称为“缘华山庄”。殷律无奈,只好任由我去。在他同意的那一瞬间,我真想对他说一句:“殷律啊殷律,没想到,你也有失策的一天。你把取名这件事情交给我,就是个比天还大的错误!”当然,我也就仅仅是想想罢了。

在我的这座“缘华山庄”内住下的,都是一些落樱国的余裔,他们都待我不薄。在他们之中,最令我记忆犹新的,便是那位洛家的孩子一一一一洛子华。他虽然是庶出,但是,论武术和剑术,目前就只有殷律、舞音、陌紫修,以及他的那位非亲哥哥一一一一洛子佩能比得上了。要是就这点而言,洛家能够如此受宠,大半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洛子佩也是我身边的一位猛将,他从小就受到了他父亲一一一一落梓英的武者气势之熏陶,自幼学习武术和剑术,在同龄孩子里,他是最具英雄气概的,也是最具能力的。洛子佩那么得出类拔萃,作为他弟弟的洛子华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洛子华也是我身边的一位猛将,自幼学习剑术,十岁过后才开始学习武术。因为学了许久的剑术,比起洛子佩的剑术当然要更上一层楼。

洛子华和洛子佩虽然是兄弟,但性情完全不同,这两个人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区别。洛子华温柔体贴,常常面带笑容,连那乌黑透彻的明眸中,也满满的都是笑意和温柔。他总是让我想起我的千城王兄。但是,洛子佩却是冷冰冰的,整一个冰块男。他脸上的那个表情,仿佛就是天塌下来了都不会有一点变动那般。他总是让我想起殷律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所以,比起“常胜将军”洛子佩,我还是更喜欢“温柔将军”洛子华。于是乎,便有了今天这一连串的事件…………

“殷律,我要封左、右将军!”我提着衣裙,一路小跑,“闯”进了殷律的房间里,前脚刚踏进门便大声吼道。

“…………”但是,殷律并没有给我回应,连一点动作也没有。他只是低着头,手一来一回地运动着,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殷律!”我再次冲他喊道,并迈开步在,向他走去。

“…………”但是,他还是低着头,挥笔写字。就像没有听见我在喊他一样。

“殷…………”

“樱月公主,这左、右将军,您想封便封,并不用来询问我的意见。”我刚想再次喊他一声,他便出声制止了我。

“可是,不是你说什么事情都要跟你说一声再做决定吗?”我十分迷茫地眨巴着双眼,双眸中满是奇怪的意味,那询问的语气中也带着万分惊奇。

“…………”这么一说,殷律又没了声音。只不过,他看向我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无奈与鄙夷。

“殷律,行不行啊?”我求他求得就差没给他跪下了。回首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我苏浅陌何时如此求过人!?

“哎…………去大堂吧。”几分钟后,殷律万分悲哀地叹了口气,终于站起身来,穿衣。

我兴奋地一蹦三尺高,大喊道:“万岁!”然后,理所当然地被殷律说教了一通。尽管如此,在他训完之后,我还是兴奋地一把拉起他的手,朝大堂的方向跑去。我能明白他在途中抛给我的那个眼神的意义一一一一樱月公主,您真的是个女子吗?当时,我真想转过头,对他说一句:“我是女子,而且是正宗的女汉子!”我猜,他听见这句话后,肯定会先呆上一会儿,然后,我就可以趁机将他的面纱摘下来了!当然了,我也仅仅是想想而已。

到了大堂后,我便让华心一一一一我刚来缘华山庄时,便是她一直在旁照顾着心情低落的我一一一一去叫诸位臣子到大堂集合。

没过多久,诸位臣子就都来齐了。我见他们都就座了,便开口道:“今日召集大家,是为了册封左、右将军。”话音刚落,殷律便接着说了一句:“樱月公主,既然要册封左、右将军,就顺带将左、右护法也选了吧。”我仔仔细细地思量着。片刻,又开口道:“是该选护法了…………”与此同时,我也在心里默默赞叹着殷律的心机之深一一一一原来他答应我选左、右将军,是为了让我也答应他选左、右护法…………

“咳咳,那么,左将军,洛子佩;右将军,洛子华。诸位可有意见?”我装模作样地轻咳两声,向大家宣布了我的选择,随后又询问了诸位臣子的意见。我环视一周,并未发现有异议者,便想:由此看来,洛子佩和洛子华的能力,大家都很是明了啊!

“既然都没有异议,那就定下来了。只是,这左、右护法嘛…………”我点头决定后,便双手抱胸,背靠在我的那把椅子上,仰着头,开始沉思起来。因为我实在是不了解其他人的实力究竟如何,便也做不了准确的判断,要是一个不小心选了大家不认可的人,这该如何是好?我绞尽脑汁,却依旧毫无头绪。而殷律似乎是看透了我的心思,缓缓地开口说道:“这左、右护法,不如就让舞音和陌紫修两人来担任吧。”我承认,殷律总是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给我提示,但是,这次,似乎不太合我的意。

“舞音和陌紫修吗?陌紫修倒是还可以啦。可是,舞音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当护法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呢?…………”我想着想着,下意识地把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然后,我便听见了台下一阵接一阵的窃笑声。我看着他们,目光中满是疑惑、不解以及奇怪。而坐在我左边的陌紫修则是笑得更夸张了。只见他抱着肚子,笑得泪水都要流出来了。我万分无语地看着他,心里暗暗想着:我不认识他。

陌紫修依旧大笑着,似乎是很艰难地伸出手,在舞音的肩膀上拍了几下,断断续续地说:“我…………我说舞音啊…………哈哈哈…………你…………你还没有告诉…………告诉樱月公主啊…………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他捧腹大笑着,说到最后,还像个孩子似的,在地上滚了起来。那样子,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我又将目光放到了坐在殷律和陌紫修中间的舞音。舞音的脸已经完完全全地黑了,而且,她的眸子还死死地盯着我。我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很害怕,很自然地咽了口唾沫。舞音猛地窜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几秒就来到了我的面前,一把抓起我的手,放到了她的“胸”上,并且很大声地冲我吼道:“樱月公主,我在次声明,我是男的!男的!”我听见舞音说的“男的!男的!”这两个词后,愣了一会儿,然后瞬间抽回了手,躲到了椅子后面,怯生生地看着舞音。

舞音见我这副模样,很是不解,冲我挑挑眉,很不友善地问道:“樱月公主,您这是做甚?”我想也没想,脑袋一热就应了一句:“远离人妖,人人有责。”回了他一句后,我便飞一样地躲到了殷律那边去。因为我深深地觉得,舞音他会杀了我的。恐惧中,我似乎感觉到了殷律给我投来的一个眼神:樱月公主,您这样真的好吗?我真的很想回应一句:“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但我始终没有说出这句话,因为舞音的眼神太恐怖了。

果不其然,舞音的背后已经冒出了一缕缕的黑烟。我再次咽了咽口水,正想逃走,便看见舞音一个闪身,来到了我的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我顿时深感不妙,但还是故作镇定地站起身来,与他对视。只见舞音的两只眼睛幽幽地看着我,皮笑肉不笑地问道:“樱月公主,您刚刚说了什么?刚才风太大,我没听清。”我看你就是想杀了我!我这么想着,当然也只是想着。我故作笑颜,讨好道:“我刚才说,舞音你真的太厉害了,扮女装都能扮得这么惟妙惟肖…………”然后,我又想去死了…………当然了,这肯定是想想罢了!舞音背后的黑烟越来越浓,他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了。

“殷…………殷律啊,这儿也没什么大事了吧?那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一步!!!!”说完,我一个转身,飞一样地跑出了大堂,身后隐约传来了舞音的一句:“你给我站住!!!”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道:“鬼才要站住呢!!!”然后继续跑。

跑着跑着,我来到了一块清净而又美丽的地方,这里种满了花,像粉嫩的桃花、金黄的迎春、淡紫的玫瑰,以及那些多姿多彩的、不知名的花儿。还有一片开得正盛的紫樱林…………

第八话 舞音非舞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