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话 拜师

  闻言,我身子微顿,有那么一段时间里,大脑都处于当机状态。她说什么?太嫩了?没多久,心中便升起一股微怒,缓缓站起,问道:“为什么?你都肯教千城王兄,为什么就说我‘太嫩了’?”我低着头,拼命地压制着内心的那份微怒。

“因为,他有想要守护一生的人;他有想要守护那个人一生的愿望;他只是很单纯地期望着能守护他人;他不希望看见那些他要守护的人在自己的面前死去;他愿意牺牲自己去守护他想守护的人。而你,只是一昧地想要复仇罢了。仅仅因为这份心,你就已经输给了千城,而我,也没有理由收你为徒。”魅影将她收千城王兄为徒的缘由说了出来,并且用现实,狠狠地讽刺并攻击了我,道出了她不愿收我为徒的原因。

“可是。。。。。。”“在武术界,没有可是。”我想解释自己的复仇心理,魅影却开口硬生生地将我到了嘴边的话都压了下去,“心中,你的心里唯有复仇,唯有如何复仇;只想着‘要如何变得强大’‘要如何为千城王兄复仇’‘要如何将失去的国土夺回’;你只想着战斗、夺取,以及复仇。”她面无表情,向我一步步地逼近。

虽然我的身高是和她差不多的,但,不知为何,在现在的她面前,我变得如此渺小,就连反驳也无能为力,不,是连为自己辩解的话都说不出口。。。。。。如果魅影想要杀了我,着实就像呼吸那般容易。。。。。。

我沉默了,低着头,思绪不知飘向了何方。

魅影瞬间用极冷的语调对我说道:“樱月公主,若您只惦记着已死之人,你们,您就与那已死之人,毫无差别。”我机械地抬起头,对上她的眸子。那是多么寒冷的目光啊,如冰那般得冷淡,还有些许兼备的鄙夷之意。

在对上她眸子的那一刹那,我被魅影对我的冷淡惊到了。那一瞬间,我的脑中蓦地出现了几句话语,那正是千城王兄在我刚来这世界之时,以及在我的登基大典之时对我说的话。“魅影!你怎敢对公主出言不逊!”在我完全陷入回忆之前,我仅听见耳畔传来的这句,由陌紫修说出的话。

----“千雨,前几日,王兄未能来看你,你可莫怪王兄。”

----“千雨,你刚醒过来,身子还有不适,王兄先扶你回去歇息吧。”

----“千雨,今日天色已晚,王兄认为,你身子还虚,不适合在外面过夜。今日,你就先回去吧。”

----“千雨,王兄并非是要卖了你,只是,你不久后就将要登基了,若身边每个护卫,岂不是过于危险?”

----“没有事先告知你,着实是王兄不对,但是,这也得怪千雨你,太过于黏王兄了,王兄就是想告诉你,也找不机会呀。”

----“你这个油嘴滑舌的小丫头,净会拍马屁!”

----“千雨,你今日,真的很美。”

。。。。。。

那些和王兄在一起的快乐日子,一一在我脑中浮现,使我不由得绽开笑颜。但是,我的笑,却没有维持太久。因为,问道美好记忆到此为止了,那些痛苦的回忆,又不知从哪蹦了出来,霸占了我的大脑。

----“千雨,你要学会独立,不能太依赖王兄了。以后的路,要你自己走下去。”

----“咳咳。。。。。。千雨,不哭。。。。。。 不管王兄在不在,你都要坚强、快乐。。。。。。不管你是千雨,或是樱月,在王兄心里,你永远都是王兄的好王妹。。。。。。咳咳。。。。。。咳咳。。。。。。”

----“千雨,王兄不可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学会坚强、独立。答应王兄,不能再哭了。”

。。。。。。

每每想起那一日,王兄在我面前被那林燕的剑刺穿心脏,缓缓地闭上他那双灰眸,在我怀中死去,我都会忍不住哭出声来。我原以为,这次,也不会是例外,可是这次,当我的泪水刚涌到眼眶时,就被我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我答应了他,不会再哭泣了。

“魅影!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没有。”耳畔的对话让我从自我的世界中唤了回来。虽说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我还是开口了:“魅影,我要和你学武!”

“真不愧是千城的王妹,果然天资过人,竟然这么快就从回忆里回来了。”我从魅影的语气里听出了由衷的赞叹,看见了魅影双眸中的惊讶。我面不改色,再次话道:“我要和你学武。”

“。。。。。。”这一次,她并没有回应我,只是用淡淡的眼光,不断地上下打量着我。

我依旧是毫不放弃,再一次重复道:“我要和你学武。”

魅影沉默了一会儿,似是嘲讽地冷笑一声,话道:“和我学武?呵!”她的语气里满是孤傲和嘲讽。她看了我几眼,又话道:“你以为,你只要说了要和我学武,我就会收你为徒了?真是可笑!”那投向我的目光里,是何等的嘲讽啊!

“魅影!你不要在这么不识抬举!樱月公主主动提出要和你学武,乃是你的荣幸!你却这般不讲理!樱月公主,臣认为,还是不要再坚持与她学武了,臣再为公主找一个就是!”一位胡子发白的老大臣实在忍受不住,站了出来。他是我华樱国的一位重中之重的大臣,也颇得殷律的重视。

然而,我却不愿放弃,毕竟是好不容易才见到了这位武术界的王者,再加上她又是千城王兄的师傅,我自然是不愿意就这么放弃这个机会。由此,我毫不犹豫地话道:“不,我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绝对不会!”大堂内顿时没了声音,除了我那句话还在空气中回响外,便再无其他杂音了。魅影看向我的眼神里似是多了一种什么情愫。那是什么?是赞许,是惊异,是孤傲!她勾起了一抹笑,缓缓话道:“不错嘛,樱月公主还真是有志气。”我扬了扬下巴,却无任何高傲,轻轻地问出了口:“你要怎样,我都能答应你,只不过。。。。。。”我抿了抿唇,又道:“只不过,不准对我的子民出手。”

话音刚落,魅影那饱含赞赏的目光便在我身上汇聚了起来。他缓缓开口,话道:“不错,樱月公主真是好气魄!比起以往那个常常粘着王兄不放的千雨公主要好上万倍,甚至是亿倍!”

“魅影,‘落樱千雨’早在落樱千城死去的那一天,就沉睡了。此时,站在你面前的,是落樱国的公主----殷樱月。”我很平静地回答了她,脸上,甚至心上,都没有出现一丝的波澜。闻言,魅影的嘴角渐渐地上翘着,勾勒出一条优美的曲线,她双眸中的笑意,也是愈发的增多了。大堂内一片寂静,满含惊异的目光在我身上交织。

“我要的,就是这个,樱月。”她的语气也很平缓。话音还未落,她又指着我腰间佩戴着的那把华樱剑,淡笑着话道:“那把华樱剑,还给我吧。”闻言,我猛地捂紧了华樱剑,万分不情愿地摇了摇头。“樱月公主,剑也是有灵性的,每一把剑,一世都只会认定一个主人。剑魂,由剑主而生,剑没有选你,你也就无法真正驾驭它。还是还给魅影比较好。”舞音如此说道。我也明白这个意思啊,但是。。。。。。我不想将所有关于千城王兄的物品都抛开。

“樱月公主,身为落樱国公主的你,若是想要用剑,为何不试试这把华樱剑?”魅影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将她腰间的那把佩剑摘了下来,“我一直在寻找落樱国的余裔,试图在他们之中找到它认定的主人。谁知,它偏偏不选男子,倒是挑了个倔强的丫头。”

魅影笑意盈盈地看着我,将手中的落樱剑递给我。我踌躇了一会儿,再三思考后,还是选择将华樱剑还给魅影,毕竟那本来就是属于她的。递给她的同时,我也接过了她手中的落樱剑。在我的手触碰到剑身的时候,剑身猛然闪了一下,我的脑中也随之出现了一些关于它的信息:华樱剑,属性偏水,剑身柔软,随处都可放置;剑身由万年不化的寒冰炼制而成,若非华樱剑自认的主人,必生万年寒气,被剑身所伤者,轻则伤,重则死,被剑气所伤者,轻者感染极阴寒之物,重则死无全尸;以冰和幻为主攻,以木和金为主守,以水火作法攻,以土作盾;物攻近至贴身,远至十里;术攻近至贴身,远至万里;致命招:十里荒芜,群樱乱舞,夺命樱魂。

既然拜师成功了,我也就无心再在这里听会议了。不顾大堂内众臣子脸上的惊异和眸中的那抹无奈何惊讶,抛下一句:“改日再谈。”便转身走人。

第十一话 拜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