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话 血樱阁

  自那次诸臣大会到现在,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也差不多熟悉了这个世界的生活方式,同时也开始觉得无聊了起来,因为殷律说什么也不准我出去玩。魅影见我这般沉闷,决定偷偷地带我去山脚附近的某某村子里玩玩。我跟着魅影,蹑手蹑脚地溜出了缘华山庄。刚出了缘华山庄,就有一种自由的感觉填满了我的心。

才刚下了山,远远的就看见了村子旁那木头公告栏边围了一堆的村民,一边看,一边还叽叽喳喳地谈论着什么。我的好奇心一下子就上来了,一把拉起身旁的魅影,冲到了公告栏旁,一边说着:“让一让,让一让!”一边勉强挤了进去。

“各位乡亲,第十四届武林大会将于一个月后的十五号开始比赛,欢迎各帮派前往秀华山互相切磋,来一较高下。此次的武林大会依旧以当届的‘神帮’称号为奖励。我们----青圣阁,恭迎上一届的前几个帮派来与我阁众人再次一决高下。”我站在公告栏前,轻轻地念出了公告上的字,嘴角的笑意也愈发明显了。在我身旁站着的魅影看见我这副表情,心里也该猜到了个大概。看见了这篇公告,我连逛市场的心情也没有了,心里就想着武林大会。我们从人群中退了出来。魅影看着我双眸中的光,无奈地笑笑,说道:“樱月啊,你还是不要在事情成功之前就这么高兴为好,否则,你会吃大亏的。”“哎呀,好嘛!走啦走啦!回去啦回去啦!”我说着,拉起魅影就往缘华山庄跑去,奔跑的途中,我还隐约听见了魅影的一声哀叹。

“呦!终于回来了?!”才刚刚跑到缘华山庄的庄园口,耳畔就传来了残雨这一句略含愤怒的话语。我抬起头,残雨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就出现在我的眼中,他的脸上满含着愤怒。我和魅影偷偷地相视一眼,齐声道:“对不起,残雨左护法!”我还装模作样地朝他鞠了一躬,但是,直起身子时却给了他一个鬼脸。残雨似乎是要发怒了,我能明显地看到他头上爆起的青筋。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竟然舒了口气,很平静地话道:“算了算了,殷律有急事要找您谈,请您尽快更衣,再到紫樱殿来。”虽说是听得稀里糊涂的,但是有一点我还是明白的,那就是----殷律有事要找我。正好,我也有事要去找他,便点头应了他一声,回到华清殿内更衣。

我将那套从我住进缘华山庄起,就一直放在我衣橱内的、从未穿过的华丽衣裙取出来换上,兴高采烈地蹦跳着,去了紫樱殿。

到那儿时,凡是该来的将军、护法、国师、臣子都已经到了,并且都已经就座了。我提着衣裙,一路小跑着,进了紫樱殿。还不等殷律开口,我便已经朝里面喊道:“殷律!殷律!殷律!”闻言,殷律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满脸疑惑地看着缓缓跑进来的我。我自动忽视了诸位臣子向我投来的疑惑、奇怪的目光,跑到了殷律面前,两眼放光,满怀欣喜地话道:“殷律,我听说了,最近秀华山上有个武林大会是不是!?武林大会肯定有很多高手是不是!?武林大会获胜的可以得到当届的‘神帮’头衔是不是?!我要去!我要去!”然而,我完完全全地忽视了殷律眼中的那抹疑惑和略微的鄙夷之意,满怀激情地讲起了我所要讲的事。

殷律听得一愣一愣的,过了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似带鄙夷的看向了我身后翘着二郎腿的魅影。我疑惑地回过头,魅影一脸无辜地话道:“我跟你说过要保持冷静和平常心的。”我正疑惑呢,就听见殷律叹了口气,无奈地应道:“是,秀华山内确实是要举办一场武林大会;大会期间也确实会有许多高手;高手与高手之间,相互切磋,然后不断地往上爬,最终会有一个帮派夺得桂冠。”

“但是,那武林大会只限于帮派之间的战斗、切磋,而我们又不是一个帮派,而是一个国家,像这种武林大会,是参加不了的。”还没等我高兴一阵子,残雨那欠揍一般的、满不在意的声音就传入了我的耳中。他这句话引起了我的不满,我气愤地说道:“什么叫‘这种武林大会’啊!不论是什么事,都要认真仔细地对待!明白了吗!?”残雨很奇怪,却也略带畏惧地问我:“可我们是一个国家啊,能参加这种专门为帮派准备的武林大会吗?”

闻言,我便像个泄了气的球一般,瘫坐在我的那张黄金大椅上,满怀悲哀地叹了口气。“既然是只为帮派举办的比武大会,那么,创建一个帮派不就好了?”魅影坐在殷律的对面,翘着二郎腿,左手撑着下巴,斜靠在椅子上,眼带笑意地看着我。“对呀!魅影你太棒了!。。。。。。”我一听,兴奋地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个熊抱就抱住了魅影,嘴里边还一个劲儿地说着魅影的好。其间,我很明显地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带着无尽鄙夷的目光,汇在了我的身上。然而,我还没高兴多久,就听见了魅影的一句话:“不过,你要想这么做的话,还是要经过殷律的同意才行啊。现在就高兴,未免有点早了哦。”这一句话,已经几乎将我打入了十八层地狱。我的身子微顿,泪眼汪汪地看向了正闭着双眸、面无表情、拿着扇子在扇风的殷律。

他明显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因为他的身子微顿了一下,可是却没有睁开眼,依旧是闭着眸子,扇着扇子。“殷律,你同不同意!”见他这样,我的怒气一下子便升了起来,双手叉腰,整一个泼妇样地问着殷律。殷律这才睁开他那双宛如宇宙般的墨色明眸,合起了扇子,缓缓应道:“樱月公主,臣。。。。。。”“等等!”我似乎听见了什么,出声打断了他,“你刚才,自称什么?无视本公主的命令吗?!”“是!是!殷律认为,您应当学会自行解决一些事情,毕竟,殷律不会陪着您一辈子。”他无奈地答应了两声,又满脸严肃地话道。“又是要我学会独立吗。。。。。。殷律你真像他呢。。。。。。”不错,我又一次想起了我那去世不久的王兄,他离世那一天,也让我学会独立。

“樱月公主。。。。。。”“停!”大堂内的几位大臣齐齐地唤了我一声,我明白他们要说什么,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们,“不就是提一下吗?!连死去的亲人也不能缅怀吗?!好歹他也是陪了我那么久的皇兄啊!”话音未落,眼眶中却已泪水晶莹,但我却仰起头,硬是将泪水逼了回去。转过头,坐回了我的椅子上。

“。。。。。。”大堂内顿时一片寂静。

沉默许久,我坐正了身子,抬起头,坚毅的目光凝视着我正前方的那幅紫樱图,缓缓说道:“殷律,你就让我任性一次吧。。。。。。我,要创立帮派。”那幅紫樱图,是我在千城皇兄的寝宫----华盛殿内找到的,就置于他那张纱床前方的墙面上,图画下方明确写着----给二皇兄大人的十岁生日礼,千雨敬上。最后面还画上了一个小小的音符。“殷律并不反对樱月公主的想法。”殷律的目光中略微露着赞许,同时也很是明确地赞扬了我一番。“什么???!!!”在座的几位大臣,除了我,殷律和魅影,无一不是惊得大叫了起来。而殷律此时却又闭上了双眸,打开扇子,一下又一下地扇了起来。

“你也那么想吗?殷律。”魅影的脸上玩味尽露,双眸紧紧地看着殷律那张双眸紧闭,嘴角微带笑意的脸,很平静地话道。“不知,你说的是哪样?”闻言,殷律睁开了双眸,宛如宇宙般的黑眸中带着无尽的玩味。然而,空气中却是带着一股“战争即将开始”的意味,似乎还能闻到一股浓浓的火药味。“哦?你不知?那还有谁会知道?”魅影坐正了身子,依旧是满脸的高高在上,两只手架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与正前方十指相交,还翘着二郎腿。看似悠闲的场面,实则却是硝烟四起。殷律的嘴角第一次勾起了一抹挑衅的笑意,却仅仅只有十度。若不是我仔细观察,恐怕是看不到这仅有十度的笑吧。

这俩人的双眸于空中相交,其间,满是硝烟四起的意味。位于他们俩视线中央的我,表示十分无奈。我实在受不了他们二人之间的那场无声的眼神战,终于开口道:“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反正,这帮派,我是创定了。”此话一出,俩人的眼神战立刻便停止了。残雨开口问道:“既然要建立帮派,没有帮派名怎么行?”“至于这个。。。。。。我已经想好了,就差殷律你们的同意了。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我摆出了一副“我就是神,还不快来膜拜我”的样子,略带些骄傲地看着他。“是么?不知樱月公主取了什么名?”陌紫修依旧是一副欠揍的样子,单手托着下巴,斜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用似带玩味的语气问我。“嗯。。。。。。帮派的名字,就叫‘血樱阁’。”我抬起了嗜血的双眸。

血色的樱花,盛开于季末,准备好迎接曼珠沙华的使者。

此时此刻,我透过那有着零星空隙的木纹,仰望那湛蓝而又无垠的苍穹,仿佛能够看见那个清晨,母后推着我和我的两位亲皇兄,流着泪目送我们被国师----殷律送出皇宫。。。。。。那一日,是我对过去离开父皇和母后的唯一映象。

“血樱阁。。。。。。”魅影重复了一次,赞许地点点头,“很适合我们呢。对吧,殷律?”殷律也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我看着他们,满脸“有奸情”的样子,问道:“这么说。。。。。。殷律,魅影,你们俩认识啊?”“我们啊。。。。。。从小玩到大的啊。虽说殷律比我年长几岁,但论武艺,还是我居上哦。”魅影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居高临下。“论武艺,我确实是比不上你,但是,论文学,你也不见得比得上我。”殷律也不甘示弱,搬出来他的王牌----只是。殷律和魅影,一个善武,一个善文,我的落樱国,可谓是文武双全啊。

“好了好了。那么,这有了帮派,还得有人。”我看了看身旁的两位护法、殷律、魅影,以及十位将军,很邪恶地笑了笑。而那些身子则是颤了颤,差点摔下去。见到此景,我眼中笑意渐浓,道:“不错,就你们了。。。。。。”我一个接一个地报了他们的名字。话音刚落,台上欣喜满满,台下却是万分无奈的叹息声。

“那么,就这样了,都散了散了。明日起,抓紧练武,准备启程。”

“是!公主英明!”、

OK,说完事,练剑去。

第十五话 血樱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