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话 那天之后

  我回过头,看见魅影一本正经地拉着我的手,脸上完全没有了嬉闹之意,眼底也都是警备。她拉着我的手,却问着柳月:“敢问柳月小姐想带樱月公主去哪儿?”柳月稍微愣了一会儿,回过头,面带微笑地回答:“我带樱月去一个地方,那里没人,比这里更适合谈话。”她这么一说,魅影的脸色就更不好了,连一向沉着冷静的殷律也露出了难色和疑惑,更不要说残雨和陌紫修他们了。

我隐约感觉到魅影握着我手的力道加大了,随后我听见了紫静羽的追问:“柳月小姐,您为何特意要和樱月公主单独谈话?此事为何不能同我们说?”闻言,我也如梦初醒一般地看向了柳月,不明所以地问道:“对呀,我们完全可以在这里说啊,为什么要出去说?”柳月微微垂了垂眼帘,道:“最起码,他们不知道那天发生过什么,也不会有什么悲哀的情绪。”

悲哀的情绪?我疑惑,看向了那位通知天文地理人事的殷律。殷律感觉到了我的目光,说道:“柳月其实就是千月公主。而千月公主也就是和千城皇子有着同母异父关系的那位公主。”我一脸惊异地看着满脸哀愁的柳月。事实上,之前在华樱国里,我就听说过了,皇宫里有一位公主,和千城王兄是同母异父的姐弟,只是没想到这位公主就是柳月。

如此一来,她会觉得悲哀的理由也有了,我们也就明白了。柳月在我投河自杀那夜前的几个月,也差不多就是落樱国战败的时候,去过倾雨村。但那时,我并不知道她,因为落樱国战败之时,我并不在皇宫内,千城王兄那时也只是个小孩子吧。之后不久,就听说千月公主要出宫去倾雨村看望父母,同时也有许多士兵出城寻找皇室流落在外的千雨公主。我也就是这时候被士兵带回了皇宫。

“但是。。。。。。”“柳月,我们出去说。”见他们还是不愿意让我们出去说,我的愤怒就油然而生,抽出被魅影拉住的手,挽着柳月的手说道。刚踏出一步,又回过头对殷律他们说道:“放心,我们会在午膳之前回来。”接着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月花楼。他们也很听话地没有追出来,估计是殷律的吩咐吧。

柳月带着我走到了一片花地,各式各样的花布满了这片青草地,在另一边是一个池塘,池水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一阵微风掠过,水面泛起了粼粼微波。

我们在一个空处坐下来,柳月看着水面,缓缓说道:“我还记得,我们刚见面那天,我刚刚才从倾雨村赶回来不久,为的是给受了风寒的千城送糕点。。。。。。”

——————————————————————————————————————————记忆回放———————————————————————————————

皇宫的御花园内,一名紫衣少女正坐在一块空地上,不知在干什么,隐隐约约听见一些零碎的细语。

没多久,一个身穿蓝色长裙的少女出现在紫衣少女身后,她的身后跟着一个丫鬟,手里托着一碟糕点。蓝衣少女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问道:“你在干什么呢?”紫衣少女被吓了一跳,回过头,回答:“王兄生病了,门外的侍卫不让我进去看他。。。。。。”说完,她又转了回去,闷闷不乐地毁坏花草。

蓝衣少女笑了笑,在她身旁坐下,从丫鬟手里接过糕点,递到紫衣少女手里,说道:“想必你说的那位‘王兄’就是千城皇子吧。我正要给他送些糕点过去,想来他也吃不了这么多,不如,你帮我解决一些?”紫衣少女看了看那碟糕点,又看了看蓝衣少女,拿了一块,塞进了嘴里。

蓝衣少女满怀期待地看着紫衣少女,问道:“怎么样?好吃吗?”紫衣少女顿了一下,两眼发光地点点头,答道:“好吃!”“那再吃点吧。喏。”蓝衣少女又拿了些糕点给她。紫衣少女好不客气地就往嘴里送。蓝衣少女看着丝毫没有警备心的吃样,笑了。

紫衣少女吃完后,想起来还未问过这名蓝衣少女的名字,于是开口询问,这才知道她是自己的皇姐————千月公主。

两人聊了一会儿,便都起身离开。

——————————————————————————————————————————回放完毕———————————————————————————————

“现在想起来,这还真是缘分呢。如果那时候我不急着赶回倾雨村处理事情,也就不会和你那么快分开了。”柳月笑着说。“嗯。如果不是那时候遇到你,估计那片御花园现在就成荒园了呢!”我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了,说正事吧。”柳月瞬间换上了一张严肃的面孔,话道。我也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柳月缓缓地吐了口气,话道:“那天,我听说你的登基大典被一些御林军的士兵打断,并且打了起来,就马上准备回宫。但是,等我回到皇宫时,已经没有了你的身影,只剩下那些御林军和未死的臣子。他们看见我,知道我是千城同母异父的姐姐,什么都不说就将我从皇宫里赶了出来,说我是千城的姐姐,就不应该在这个皇宫里继续待下去。我也不想和他们争论什么,因为我进宫,原先就是为了照顾千城,毕竟他从小就体弱多病,我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在皇宫里,就主动提出进宫照顾他。

之后,我便在商队的帮助下又回到了倾雨村。我想,你不在皇宫之中,而且殷律国师也不在了,那么,你大概就是落樱国唯一幸存下来的樱月公主。但是,我不敢肯定,因为还有其他可能性。我回到倾雨村的月花楼,突然想起来殷律说过,找到了樱月公主就必然会再次回到月花楼来。于是,我做好了准备,做好了看到你的准备。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不,肯定你会和殷律一起回来吗?”

我仔细听着,自然也没有忽略她的问题,我不愿想,也不愿浪费时间,我只想知道那天之后的事,于是,我摇了摇头。

“因为,那天回到倾雨村时,我从村民那里听到了一个传言,说是落樱国的樱月公主找到了。我很奇怪,你和殷律刚从皇宫里消失,樱月公主就被找到了。我仔细想了想,如果你是樱月公主,也没什么不正常的。我在千城的来信中得知,殷律国师在皇宫里,就对你很在意。所以我就猜想,你会不会就是落樱国的樱月公主。”

说完,她偏过头,看着我,笑道:“没想到,还真被我猜对了。之后,我就一直等着你们来了。原先还以为会一直等到这片花田的花全部凋谢为止呢。虽然还是让我等了很久,但是,好在比我预想的要来得早。”她满脸笑意地看着我,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因为她眼底满满的都是真诚。我知道她把该说的都说完了,因为她已经闭上了喋喋不休的嘴,略含期待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我也朝她笑笑,说道:“等到花都谢了,还真是有点夸张呢,就好像你不怎么相信我们的速度似的。”柳月如释重负般地吐了口气,好像在开玩笑一般地答道:“嗯,说不定啊,我那时候真的很不相信你们的速度呢!因为你总是拖拖拉拉的。哈哈。”

我虽然知道她在和我开玩笑,但还是忍不住要假装打她,我举起手,假装愤怒地喊道:“柳月!你给本公主坐着别动!看本公主怎么教训你!”

柳月一听,马上起身,一边跑,一边冲我大喊:“才不要呢!我可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呆呆地坐着给你打呀!哈哈哈!来追我呀!”

我也跟着站起身,刚站稳就朝她追去,嘴里喊着:“柳月,你给本公主站住!!!”

微风拂过,倾雨村里的欢笑声、打闹声、讨价还价声、问好声。。。。。。所有声音都跟着风飞,飞呀飞呀,没有人会知道它们要飞到什么地方去,也没有人知道它们究竟是从那个巷子的哪个角落的哪个摊位或店铺的哪个人嘴里传出来的。但是,有一个东西,所有的人都知道。。。。。。

不管它们是从谁的嘴里传出来的,不管它们是从哪个摊位或者店铺里传出来的,不管它们是从哪个角落里传出来的,也不管它们是从哪个巷子里传出来的,它们主人的心情肯定是愉悦的,它们要传达的事情或者消息肯定是给人以快乐的。

在外头跑了大约有半个时辰,我们终于感觉到了饥饿,于是决定暂且停战,乖乖地回到月花楼用午膳。

然而。。。。。。

我们一脸欣喜地回到月花楼,还没进门就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刚踏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很默契地转身,刚想迈开步子远离这里,就被叫住了:“咳咳,樱月公主,柳月小姐,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呢?”我们交换了眼神,不约而同地转过身,皮笑肉不笑地答道:“我们想给你们一个惊喜来着。额呵呵。。。。。。”但在我们看见残雨和林剑那两张完全不相信的脸时,我们就知道他们俩不可能就这么放过我们。因为我说过在午膳之前回来,但现在已经是午膳时间过了很久了。。。。。。

就在我们想说出事情之时,他们竟然就放过我们了。我们满脸的惊异,我甚至还不可置信地走上前,狠狠地在他们脸上捏了一把,确定他们不是假的之后,就更加震惊了。但是,这又何尝不是好事呢?我和柳月马上就高兴地手挽着手,走进了月花楼。其实,我们赶紧进去,也是因为他们俩从被我捏了脸,到我们进了月花楼,脸色都不太好。。。。。。为了不被杀掉,我们还是先走吧,正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之后的之后,我就拉着魅影跑到后院里进行比赛,为的就是她说的,如果我赢了,就把“武王”之位让给我。说实在的,这月花楼的后院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呢,和二十一世纪的篮球场那么大。

第十八话 那天之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