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8章:过去

  “你觉得恨是什么滋味。”

他的表情依旧迷糊,好像未从那跳脱话题的喜悦中回回过神来。

他的眼睛眯出弯月状,他似乎还笑得天真浪漫。

没有起伏的声音冰冷没有感情“恨就是报复。”

“报复?”

他低哑的声音,清脆醇厚,像美酒一样,对他却太过苍老。

恨,就如海市蜃楼一般,就算报复了,就能不恨吗?

“爵熙,我只是要告诉你,王是不可以有太多感情的。”

他勾了勾嘴角,勾勒的幅度并不分明,不知是没有感情的微笑,还是对自己的嘲笑。

他安静的端详这明月,月光透过双瞳时,已经恢复了没有光芒的漆黑。

那双眼瞳好像能看见风的轨迹,深邃悠远。

末昔张开双手,刺骨的风穿梭而过。

他好像是能穿过怪石的一只孤鹰。

他想,如果没有那么多的感情,也许他就不会有那么多得奢望了吧?

他怎么可能不很恨呢?

他的母亲让他从小生活在孤立的境地。让年幼的他受尽折磨,孤独的生活在另一个世界。

也许,母亲只是一时出错,他总是坚信着她不会放任他一个人在陌生的世界里,会接他回去。

小时候他想,可能她是为了让他成为王,才让他离开她的身边。后来,他不再思考这个问题。

有些时候,正确的答案已经浮现,却不想知道,因为承受不了这种伤害。

伤害太大,所以不敢穿过雾霭。

他不会恨她,因为他没有这种理由,即使这种破坏的情绪时时的苏醒。仿佛将他吞噬。

有时,他在想,他是这个世界意外出现的人,他是这个世界的错误,所以他孤独前行,所以他履行薄冰的变强,所以,即使他离开这个世界也不可能会有一个人告诉他,他是独一无二的黑爵熙吧!

也许真的可能不会有吧?

他从来没有成为真正的自己。他是古黑爵的帝王,他是顺位继承人。

但是,他不是黑爵熙。

所以,他是以前的雨若奚,现在的末昔。

他想逃避这个现实 ,最终却无法做到跟这个熟悉而陌生的权位世界断绝联系。

他是王,血液里流淌的孤独咒语他无法逃脱!

末昔的双眼里面没有对权势的炽热,只有那种透彻王权的朦胧透彻。

高大的身影站立在身前,挡住了那双深思的双眼中深浅的月光,“爵熙,我相信你能成为我们的王。”黑墨珏亲昵的拍了拍末昔的脑袋,“我要走了,记住你永远是黑爵的王。”

凄凉的月光洒了一地,落在少年的头发上显得凉薄 那双落入月光的眸子空洞苦涩。深浅不一的晶莹好像是泪,也好像是月的白霜。

所有的爱好像都被成为而束缚,如果他是世界的乞讨者还有人会给他温暖吗?

似乎所有的爱都是为了让他成为黑爵的王吗?

那他还是那个自己想要的黑爵熙吗?

幻月……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把所有的诺言都给了你。

人都会改变的,每个人都会为了想要成为什么而努力,末昔也一样,他不会在受伤,因为他看清了权位,所带来的坚硬没有空隙的束缚 ,他不会在怀揣着那颗渴求温暖的心,被荆棘藤蔓缠住。

08章:过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