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9:黑爵秘辛

  月光无论是清冷还是温暖,都会深浅不一的流落在世界各个角落。

深浅不一的月光,留下斑驳的碎影 ,遗留与靠坐在窗户旁的男孩的脸上,好像给了他朦胧的假面。

金属做得徽章在月光下跳跃着微芒,末昔摩挲徽章的边缘,柔软的指腹被尖锐的倒勾划出一条条红痕,好像没有知觉般。嘴角勾勒出幅度在月光下,冰冷惨绝,好像是假面的微笑。

柒瞳。

帝王培优a学院。

神秘,意外出现在那里,希望你真的只是意外出现。

否则一旦碰到,假面沾染的诅咒气息将永远缠绕,无法挣脱。

**

微亮的晨曦从窗户外投射过来,微暗的房间朦朦胧胧。

轮廓不清晰的太阳好像一抹圆弧,浅淡带着一抹起始的味道,神秘透彻。

僵硬的身体被冰凉的触感惊醒,凝滞的双眼看着外面,晨曦启明的画面。

僵硬的身躯充满了无力感,迷糊的挣扎了一番。

铁锈的血腥味扩散,撕下裂的疼痛传来,末昔茫然的蜷缩,将额头抵在膝盖上。

警惕的身体越来越倦怠,好像快要达到极限了呢?

刻苦铭心的记忆,无论如何剥析,看清现实,却像梦魇一样,终始不休。

他真的只是他吗?他是为了黑爵的王活着吗?

王权的道路,好像已经如不归路一样让他迷失。

一次次他清楚自己不可以逃避,在命运的道路上,一旦逃避也许就会被伤的体无完肤。

有时逃避是为了自己,而他却不可以。

王权之争残酷冰冷,要么粉身碎骨,要么刀尖起舞。

所以他原谅命运,原谅幻月,也原谅自己。

事实上他真正原谅是王权,也是掌控的王。

所以他给自己一个解脱,他希望跟那个真实却镜花水月的世界脱离关系。

所以他给自己一个错误,所以他给如履薄冰的薄冰碎裂。

他不再是王,即使他无法脱离黑爵名义的王。

幻月,为什么你在幻想却不是真实。

明明你知道我不会背叛,还是我的欺骗,让你不再信任。

错了,也对他本事错。

所以他借用这幻想的错在错……

柒瞳。

无论你是否无辜,淡定撞进枪案现场的你。

也足够像掉落的陨石一样,醒目危险。

**

白莲。妖。

白发的健硕老人坐在下手,对于王座上的女人淡笑:“本该早就要退位 了,留到现在不过是给黑爵家一个尊严,如此平凡,何称王?”

相传黑夜的伯爵,拥有这神秘家族最强的血液。

因此他们是一批批优秀的战士,让他们忘记了黑爵,忘掉了初始黑爵站在前线的血液。

黑爵的初始。

在末日和血液中,黑爵的王站在前面,他的身后是血,是他的血液,是敌人的,他们在战后沉睡。

他们是黄昏的生命,仅仅只有一瞬。

这真的是诅咒吗?

最后他们消亡,像火星一样,急剧燃放熄灭,最终不会被记得。

因为‘懦弱’被除名,被拭掉家族的尊严。

最后连尊严也需要乞怜,那他们染红的幽邃的血液呢?

(对不起,我没有始终,彼岸那本书我可能会重新构思,重新写,请大家原谅我。)

09:黑爵秘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