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帝王学院

  帝王培优a学院,处在世界的阴影之中。

属于战火弥漫的消烟里面。

这所学院不被世界记住。

它是权利的象征,以权仗的方式位于王者的手中。

他们的权势太高,因而遥不可及,也因此神秘不被得知。

同是罪恶的乐园,也是单纯的乐土。

因此,它是硝烟的争夺地,挑起战争的神秘地。

末昔上挑了一下黑框没有镜片的眼镜,略微刺眼的阳光有着暖洋洋的触觉。

修长的指节摩挲着镜框边缘,

茫然的目光,带着观察的意味。

平凡的白色运动服,背影单薄,阳光穿透而来,像落地枯叶,显得孤独沉默。

黑色浓郁的双眼带着平凡仓促的笑。

这里是王权之地,却不是他的王权之争。没有人知道他是废王。

时光穿梭,漫漫的时光长河,注定有些东西只是一些奢望,无法得着。

他想。

他要的东西,很简单。却镜花水月。

他想要一段平凡的时间,一段真实的交流,一个平平凡凡的家。

他有些留恋的笑了。

也许真的得不到了。

因为那些也真的不是他能奢望的。

他有一个家,却镜花水月。

**

他逆光而立,像极了那日月光洒满一地那天 ,目光淡静的男孩。

幻月缓步走到他的身边。

他仿佛对这个世界有隔阂,第一次见到他,他的眼睛通透澄澈,带着满满的探究。

所有的意外,好像都为了这一次遇见。他像湖底的水月,明明真实,却是虚幻。

她拉他回家,他像是第一次见到人一般,傻傻的不防备。

他说:“他是雨若奚。”

‘奚’,一个噩梦般的字眼,天真如那时的她也能组出一个不美好的词语‘奚落’。

却没有听出他的害怕。

时局动荡,他的出现太不真实,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成为时时监控的邪恶心灵,时时像那处想。

终于,她说:“你走吧,我也走了。”

然而有一天,他像流星一样划破天空落入地面,划破阴霾,在她心里留下萤火光芒。

而她却成为沉海,将他吞没。

脚步接近的刹那,瞳孔微微的扩散,最后转为平静。

熟悉的脚步声,熟悉的感觉,却模糊的感知。

浓郁的双眸带着平寂的黑色,微弯起完美的月牙弧度,与她擦肩而过。

“谢谢。”

他回身对她轻笑:“末昔。”

他依旧无法对她无动于衷,她是他的命运,第一个认识的人。

然后,他再次转身,阳光落下的微芒,让他显得遥不可及,如水月微凉。

他用手指缠绕发丝,就好像他现在的思绪,呈现螺旋,回归到最痛苦的记忆里。

无法回到的过去叫终别。他和她就好像燕子和故地,燕子终会死去。

如果他告诉她,他利用了她,让她成了黑爵王权的开端,卷入可能会失去一切的起因是他的游戏中时,她会怎样?

所以他注定是那只燕。

拥有锐利的双眼,却还是将仅有的温暖失去。

他会远远的保护她,因为对于她,他真的做不到无动于衷。

即使,他以让他脱离这场游戏,但是她真的不可以靠近他。

(三天一更)

10:帝王学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