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0:火寂幽

  火寂幽站在王座的旁边,没有波澜的目光扫视着底下议论纷纷的权臣。

  “黑爵五骑在寻找黑爵君王黑爵熙,一直没有寻找到王的下落。”

  “然道你不知道黑爵熙已经因为逝幻皇血而失去了生命之源,成了一具尸体么?”

  “……”

  “国师,吾君怎么还没来?”

  议论瞬间停了下来。

  除了黑爵熙是这件事情的主角之外,君王火空忧和祭品陌漆樱也是这件事情的焦点,觉定着‘火猎王朝’的命运。

  “国师,请回答。”

  袁凉晗凉轻灵的声音再次想起,不惧的看进火击幽审视的双眼。

  火寂幽一直站在那里,沉默不语没有给出任何指示,淡淡的眼睛没有任何波动只是看着权臣在庄严的殿堂上毫无顾忌的争辩,没有丝毫的反应。

  而王迟迟没有过来,这样的反常。袁凉凉微微皱了眉头,想从火寂幽口中得到答案,她内心被那个答案不断的占据着,她想被否认。

  ‘幻能’超出了逝幻皇血的承受能力,只有两种结局。第一种是死亡,另一种是还在权杖的修复范围,陷入了沉睡。

  议论停止,权臣把目光注视在火寂幽和袁凉晗的身上。每个权臣的心思不一,目的都是一样的。

  “王,陷入了沉睡。”火寂幽神色旧波澜不惊,“在王没有醒来之前,我就是你们的王。”

  站在王座旁的火寂幽,那双淡漠的眼睛里面,没有感情波动:“诸位‘火猎’的权臣,可有什么异议。”

  “你不配当我们的王。”一位权臣咄咄逼人。

  “哦?”火寂幽歪头看向那位权臣,没有感情波动的眸子,变成血红,她红唇轻启:“因为我是国师,这个答案可还满意。”

  那位权臣倒了下来,血液不断的浸染在殿堂的地面上,映在权臣惊恐的眼睛里面。

  “不听我者,这就是你们的下场。”冷漠的声音不容置疑,火寂幽冰冷的双眼里面没有丝毫的波动。

  袁凉晗俯首,轻灵的声音里全是恭敬:“国师,我等听从您的指令。”

  权臣纷纷效仿,俯首表示对火寂幽的敬意以及绝对服从。

  她依旧站在宝座上的旁边,就像一直以来,站在王火空忧的旁边一样。

  她是‘火猎’的国师,袁凉晗从来没有发现过她的情绪波动,好像是不会有清绪的木偶,没有存在感。

  站在权利的巅峰,却没有人知道,所有人一直认为她只是普普通通的角色,却没有想起她初次站在这里的时候,她是被火空忧亲自封的国师。

  当她重新说出她是国师的时候,火空忧不在了,她站出来,让人惧怕却不敢不服从。

  火空忧沉睡的恐惧被火寂幽更强的恐惧覆盖了。

  那双血红的瞳是死神,谁也不想死在这样的死神之目里。

  袁凉晗看着她转身离开,火寂幽依旧没有存在感。

  即使没有存在感,火寂幽的存在又何时需要存在感?

30:火寂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