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二章 南疆巫族一脉

  南疆荒野中的微风从远方轻轻吹来,拂过她的长发,晶莹的水珠,也在轻轻颤动……

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俏生生站立在夜色里,凝望星空……目光似有些飘忽不定,不知微微出神间在思索什么。

远远便可望见,那一头飘散的黑发被额前一只琉璃月白华胜所束缚,微风中长发虽散而不乱,双耳仅戴一只珍珠耳坠,看起来似隐隐有些不协调。颈上一条水晶蝴蝶链撤衬出锁骨清冽,而腕上一只白玉镯却衬得肌肤胜雪。一袭白衣委地,仔细看去似有鹅毛密布,栩栩如生,腰间珍珠做成的流苏发出泠泠之音,身外三尺给人感觉朦胧间似是凝结了一层雪白薄纱,脚上一双鎏金玲珑鞋不染尘世泥泞。

她便是这南疆巫族第十一代巫女,很久以前,巫族经营南疆边陲,势力强大,族中代出巫力高深的异人,其中更以每一代伺奉的巫女,其巫法最为强大。所谓巫女,就是从巫族之中每代选出一位天赋灵力至高的处女,在祭坛之中伺奉巫神,专研巫法,并统领巫族族人。

如今的巫族,早已没落,既没有上古巫族巫术高明,也没有那时那般肉身强横,但是他们始终相信巫神的庇护。纵使经历天灾人祸,他们也绝不会屈服,反而研究出许多逆天改命之术,就连一些具备诡异的巫蛊之术也让仙俗世人畏惧不已。

自听闻南疆边远之地,风俗与中土显然不同,不知何时,就连看似永远身着黑袍的浪天涯也为之换上了一席粗布麻衣,与之前的中土黑袍比较起来,倒是另有一番人情风味。

因为是从一个偏僻村落换来的衣物,所以衣物上的手工粗糙也在意料之中,穿在身上,这些衣服与中土衣物最大的不同,除了布料相异之外,便是颜色相对鲜艳。

此刻,距离刚才经过的山谷已经有三百里外的一条古道之上,正是荒郊野外,苍凉的夜空下,路上不见一个人影。纵使夜幕美景,似也被乌云飘忽间给遮住了,但这显然不影响浪天涯的心情,相反,他的嘴角似还挂着一丝笑意,眺望着南疆风光,纵然是苍凉的荒山古道,在他眼中,却也纷纷是最美的风光一般。

闻着空中这若有若无的气息,浪天涯眼光向前望去,只见远方山势相连,无穷无尽,正是南疆这里特有的地貌,眼前这条古道,蜿蜒身前延伸,两侧或远或近,都有怪石突兀的山丘。远方山峰天际,遥遥相连,阴沉沉的乌云就挂在高山峰顶,随风飘荡。

一个看似平平的怪石山丘之上,浪天涯的身影不知何时从下面的古道纵身翻了上来,静静的斜靠在那,眯着眼睛似是要透过那厚重乌云凝望到那闭月羞花之月。

次日。

天色渐渐亮起来,只是南疆的太阳还没有露头,天空中阴沉沉的,满是乌云,是个阴天。

不过光线倒也明亮,也不觉得气闷。偶尔还有微风吹过,拂在身上,也没有了昨晚那股湿气,不由得令人精神一振。

走过古道,如今踏进狭窄的山道,弯弯曲曲,两侧坚硬的石壁之上,不是有突兀的岩石刺出,一不小心,只怕就要将脑袋撞了上去。而看着石壁周围许多地方还有水珠不断滴下,最多的地方还汇聚成一个小水潭,石壁上下,阴暗地方,还生了不少青绿石苔,让空气弥漫着一股微带湿润清冷的味道。

浪天涯一路七折八弯,多亏他有神识四处探路,不然就凭从来没来过南疆的他不在这里面耽误小半个月的话能走出来才怪,好不容易这才拐出了这条不知有多少岁月年头的山道,重见天日,就连浪天涯为之也不由得深深呼出了一口气。

这一天,阳光初升,一别前几天的阴霾天气,倒显得颇为晴朗,刚从阴暗的山道中走出来,温暖的阳光撒下,浪天涯不自禁的眯上了眼睛,感觉到天空射下的光线,仿佛还带着美丽的圆环光晕一般,照在他的身上,极为舒服。

片刻之后,待眼睛适应过来,远处熙熙攘攘的声音也渐渐传到。闻声望去,只见眼前豁然开朗,在这一片群山环绕之中,却有一片肥沃平坦而开阔的突地,出现在面前。

古老的搭建,隐隐透漏着神秘的气息,一条清澈小溪流,发源于前方深山从这方古老大地上,蜿蜒而过,十分祥和,不过看似祥和的南疆却处处充满了危机。

浪天涯一路走来,心中亦是觉得那股熟悉的气息越来越明显,仿佛就在身边,兀的,他忽然抬头望去,浑身一颤,一座建立在半山腰上,远远高于普通凡物的石台屹立在那里,仿佛经历过世间沧桑一般,屹立在那里。

祭坛!浪天涯显然猜出那石台用意,早就听说祭坛在南疆地方一带,有着特别的意义。

祭坛在南疆一带之中,实在是有着崇高的地位,在大部分的族人眼中,每次大战一定是要先请示过祭坛里的巫女,向神明说明情况,得到神明--也就是巫女亲口说出的允许,如此部族族长才能发动战争。

由此可以看出,祭坛和里面的巫女,在南疆这里有怎样的地位,而这些巫女,据他所知,向来很少接见外人的。

第一百六十二章 南疆巫族一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