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散灵噬心蛊(二)

  大巫师自然清楚这散灵粉的威力,他巫人显然不怎么畏惧,可到了仙魔修行之人那里,便是那世上最毒之物。虽说不会严重到功力尽失,可那一时三刻的时间竟会散尽修士体内灵气,令其虚弱无比,越想调动灵气便会越虚弱。若是再配上噬心蛊,一旦强行调动周围灵气为自己所用,便会引来万蛊噬心之痛,是以,又名散灵噬心蛊。

本来欲要逃走的浪天涯兀的被提了起来,还没怎么察觉便见身前一股白烟笼罩而来,下意识的,他欲要运用抵挡,只觉周身那股白烟顺着毛孔无孔不入,浪天涯顿时慌了,急忙停下,便又觉得白烟反而侵入躯体慢了许多,微微思索间,他已明白,看来自己欲要运功抵挡,茅塞顿开白烟反而欲是侵入的快了,若自己不调动灵气,周身毛孔禁闭间白烟反而侵入的慢了。

怎么办?纵使自己不运功抵挡,这时间长了,白烟照样也会全部侵入体内,到时候再想调动灵气可就难了,算了拼一把!

浪天涯想到这里,冒着白烟无孔不入、欲来欲快的风险,硬是提起丹田灵气,下一刻,猛地,他心口传来阵阵剧痛,嗡~他头脑嗡了一声,自己竟然不知何时中了另一种蛊毒。忍着心口犹如万只蚂蚁撕咬的疼痛,他神识微微探出,尽发现笼罩着自己的那一层白烟中,竟不知何时盘旋了密密麻麻的一层细小飞虫,若不是白烟阻挡了他的视线,要看清这些飞虫极为容易。

噬心蛊。下一刻浪天涯面部急剧抽搐着,捂着心口已是痛的眼冒金星,逗大的汗珠划过苍白的脸色,缓缓的身体传来一股脱力感,他倒下了,倒下的一瞬间他听到了大巫师对巫人吩咐道:“把他扔进十万大山……”

大巫师很清楚,这十万大山中凶残猛兽数之不尽,随便那只都极为难缠,以前巫族犯了错的族人纵使不下蛊,在哪里面也待不过一夜,若第二天再去观望,早已只剩下残肢断臂、骷髅骨架,有的甚至直接被一口吞了,连所谓的渣都不曾剩下。更何况如今身中散灵噬心蛊的浪天涯恐怕连普通樵夫的十分之一都不及,普通樵夫至少也能反抗两下,而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想到这里,大巫师更是放心不已,七道黑影瞬间齐刷刷的消失不见,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或者说继续回去守护祭坛也说不定。

巫族的祭坛,全部由巨大石场筑成,雄伟高大中自带着一丝粗犷古拙。祭坛之前,是个平台,看似平整的样子下却用着有些不规则的长方形状大石条铺砌而成,虽看起来简陋但给人感觉可是相当平坦。平台后头,便是祭坛所在。

两根巨大的石柱,高高竖立在祭坛前面,一眼望去,怕有十丈之高,而且这石柱周身看不到一丝裂痕,竟是完整的一整块巨石所雕刻而成,真不知道这巫族是从哪里能够找到如此巨大的石头,而且居然能够将它们搬运如此之远并竖立在祭坛前面。

一路走过这两根巨大石柱,后面便是用石块建造的祭坛。巫族祭坛,向来在南疆边陲极为著名且神圣。一半是用巨大石块建造,另一半则是直接开辟山体,在坚硬石壁上挖出来的。

大巫师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这,转头望了望远处,随即便走了进去,顿时四周的光线暗了下来。周围的气温似乎也比外面低了许多。

那大巫师显然在巫族身份不低,对巫人心中这个神圣之地也非常熟悉,也不见他有什么犹豫,直接就向祭坛深处走去。

透过宽敞的通道,来到了祭坛的最深处,也是这个祭坛里最大的房间。

石门之上,垂挂着猛兽骨骼做成的装饰,周围石壁之上,到处涂抹着鲜红的血液,以此象徵着祭祀祖先的虔诚。

从黑暗中望去,这里的一切都分外狰狞。

不过对巫族来说,这里是最神圣的地方,那大巫师脸上也出现了肃穆表情,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慢慢走了进去。

巨大的石室之中,空空荡荡,只有最里面,燃烧着一团火焰,在阴暗中显得特别醒目。

印着火焰,隐约可以望见四周有十二个很奇怪的巨大雕像,样子看来狰狞无比,都是巫族所信奉的神明,不过借着微弱的火焰仔细看去倒像极了上古那十二祖巫。

而偌大的石室中,却只有一个人,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静静的虔诚在黑暗中,凝望着眼前那一团燃烧的火焰……火焰印的她脸通红,凝望着火焰的目光久久不曾离开,眼神似有些飘忽不定,不知微微出神间在思索什么。

那一头飘散的黑发被额前一只琉璃月白华胜所束缚,熊熊火焰印着她微红的身躯倒别有一番美感,双耳独戴一只珍珠耳坠,看起来隐隐还是有些不协调,

。一袭看去似有鹅毛密布,栩栩如生的白衣此刻在火焰照印下也似变了颜色,腰间珍珠做成的流苏发出泠泠之音,纵使身前有熊熊烈火,但身外三尺还是给人感觉朦胧间似是凝结了一层雪白薄纱,寒气逼人,仿佛人间的仙子,可望不可即,加上脚上一双鎏金玲珑鞋不染尘世泥泞,更显的那么——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第一百六十五章 散灵噬心蛊(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