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七十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雄伟高大中自带有一丝粗犷古拙的祭坛之前,那个平台,看似有些简陋却平坦的平台之上,兀的多出一团黑雾,如此漆黑夜色中,竟好似与周围融为一体一般。而这个平台后头,便是自己此次欲潜入的祭坛所在。

两根巨大的石柱,高高竖立在祭坛前面,一眼望去,怕有十丈之高,黑雾不知何时已经穿过了这,纵使身在夜色中,不过仍感觉四周的光线暗了不少,就连周围的气温似乎也比外面低了许多。

透过宽敞的通道,黑雾不知不觉间已经飘到了祭坛的最深处,也是这个祭坛里最大的空间。

石门之上,垂挂着猛兽骨骼做成的装饰,周围石壁之上,到处涂抹着鲜红的血液,以此象徵着祭祀祖先的虔诚。

从黑暗中望去,这里的一切都分外狰狞。

浪天涯似是不觉,就这么径直飘了进入。

巨大的石室之中,空空荡荡,只有最里面,仍然燃烧着一团火焰,在阴暗中显得格外醒目。

印着火焰,隐约间仍可以望见四周有十二个很奇怪的巨大雕像,样子看来比起之前更加狰狞无比,想必都是巫族所信奉的神明,黑雾如此想着,不过借着微弱的火焰仔细看去倒像极了大巫之墓内那十二个祖巫。

而偌大的石室中,却只有她一个人,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静静的虔诚在黑暗中,凝望着眼前那一团燃烧的火焰,似是不断回忆着什么……火焰印的她脸通红,她却似感觉不到,凝望着火焰的目光还是这么久久不舍得离开,隐隐有泪光闪烁的的眼神似是要对这十二个雕像诉说着什么。

那一头飘散的黑发被额前一只琉璃月白华胜所束缚,熊熊火焰印着她微红的身躯倒别有一番美感,双耳独戴一只珍珠耳坠,看起来隐隐还是有些不协调,

。一袭看去似有鹅毛密布,栩栩如生的白衣此刻在火焰照印下也似变了颜色,少了前几天冷风中的那件粗布格麻衣,倒有几分神圣不可侵犯之感,腰间珍珠做成的流苏发出泠泠之音,没颤动一下,身后黑雾仿佛,纵使身前有熊熊烈火,但身外三尺还是给人感觉朦胧间似是凝结了一层雪白薄纱,寒气逼人,仿佛人间的仙子,可望不可即,熟悉的感觉如此浓烈,加上脚上一双鎏金玲珑鞋不染尘世泥泞,更显的那么——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过来吧!”熟悉的话语,熟悉的语气,一瞬间,黑雾微微有些颤抖,在此之前他有无数念头飘过,是这个巫族的巫女抓了冰雪,不放她出来。甚至最糟糕的是冰雪已经长眠于此,自己也该节哀顺变。

可是,此刻,他做梦都没想到,她还活着,就在自己面前,这叫他为之如何不激动?

似是感觉身后的黑影不曾上前,巫女疑惑间问道:“大巫师,何事?”

巫女身后的黑影依然没动,只是缓缓变化着,微微显出了他那副狼形身躯,一步,又一步,狼爪踏着地面轻声走了过来,虽是灵体,可打眼望去,虚幻的身躯此刻倒有几分真实感。

微微上前间,血狼的眼睛似有深情再现,有些激动的情绪下,尖锐狼牙称托下的狼口艰难的突出一个名字:“冰……雪……”

嗡!似是打开了久远之前的记忆,血狼前方的身躯突然颤动一下,虽只有一瞬间,但看在浪天涯眼中却是落下了泪。

一瞬间,她转过了身,不过望见浪天涯时,她愣住了,久久未见的思念表情此刻僵在了那张俏脸上,半晌,她眼中泪珠浮动,似有千般话语万般情此刻只化为淡淡的一股忧伤:“浪哥,千万年未见,你怎么……”

“不碍事!”淡淡的话语,似是安慰,狰狞的狼头迎上那只温柔的手,一瞬间,两人都落下了泪,有曾经彼此思念的泪水,有千万年来没有一刻不担心她(他)的泪水,有曾经绝望以为她(他)就此离开自己的伤心泪水,更有这期间两人为见一面竟如此艰难的泪水,甚至还有恋人间那依偎的泪水,千万年来一声不变的浪哥,一声不变的冰雪,竟如此动听,仿佛世间最美好的声音一般。

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身影,一瞬间,竟双双泪流满面,仿佛一段经历沧桑,千万年来不曾动摇的恋情。竟如此温暖,她(他)的怀抱竟如此温暖,好似专门捂的这么暖和,就是为了和自己那短暂的拥抱。

“浪哥,这些年你受苦了。”似是为终于能听到她那弱弱的声音高兴,还是触及到心中那种种艰难、曾九死一生的绝望画面,一时的他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痛哭。

“能见到你就好,好!”浪天涯狰狞的狼头缓缓离开了那只温柔的手,不知是灵体这几日吸收的纯灵阴气消耗巨大,还是怎么的。原本看似实体的狼形竟变得虚无,有些飘忽不定,没过多久,又重新化为一团黑雾,那温柔的手再也触及不到。

“浪哥,你放心,凭我如今巫族巫女玲珑的身份,定会为你重造一个不死不灭的身躯。”她原本逐渐暗淡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坚定,那么的不可动摇。

……

第一百七十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