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八十二章 圯桥三进履,行者误戴金箍儿

    却说那悟空别了师父,一筋斗云,径转东洋大海。按住云头,分开水道,径至水晶宫前。早惊动龙王出来迎接,接至宫里坐下,礼毕、龙王道:“近闻得大圣难满,失贺!想必是重整仙山,复归古洞矣。”

悟空道:“俺也有此心性,只是又做了和尚了。”

龙王道:“做甚和尚?”

行者道:“亏了南海菩萨劝善,教俺正果,随东土和尚,上西方拜佛,皈依沙门,又唤为行者了。”

  龙王道:“这等真是可贺!可贺!这才叫做改邪归正,惩创善心。既如此,怎么不西去,复东回何也?”

行者笑道:“是那和尚不识人性。有几个毛贼剪径,老孙将他们打死,那和尚就绪绪叨叨,说了俺若干个不是,你想老孙,可是受得闷气的?是俺撇了他,欲回本山,故此先来望你一望,讨杯茶吃。”

龙王笑道:“承降!承降!”

  当时便有龙子龙孙捧香茶来献。

  茶毕,行者回头一看,见后壁上挂著一幅圯桥进履的画儿。行者道:“这是甚么景致?”

龙王道:“大圣在先,此事在后,故你不认得。这叫做圯桥三进履。”行者道:“怎的是三进履?”

  龙王道:“此仙乃是黄石公,此子乃是汉世张良。石公坐在圯桥上,忽然失履于桥下,遂唤张良取来。此子即忙取来,跪献于前。如此三度,张良略无一毫倨傲怠慢之心,石公遂爱他勤谨,夜授天书,着他扶汉。后果然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太平后,弃职归山,从赤松子游,悟成仙道。大圣,你若不保唐僧,不尽勤劳,不受教诲,到底是个妖仙,休想得成正果。”

悟空闻言,沉吟半晌不语。龙王道:“大圣自当裁处,不可图自在,误了前程。”

悟空道:“莫多话,老孙还去保他便了。”

龙王欣喜道:“既如此,不敢久留,请大圣早发慈悲,莫要疏久了你师父。”行者见他催促请行,急耸身,出离海藏,驾着云,别了龙王。正走,却遇着南海菩萨。

菩萨道:“孙悟空,你怎么不受教诲,不保唐僧,来此处何干?”

慌得个行者在云端里施礼道:“向蒙菩萨善言,果有唐朝僧到,揭了压帖,救了老孙,跟他做了徒弟。他却怪俺凶顽,老孙方才闪了他一闪,如今就去保他也。”

菩萨道:“赶早去,莫错过了念头。”言毕各回。

  这行者,须臾间看见唐僧在路旁闷坐。他上前道:“师父!怎么不走路?还在此做甚?”

三藏抬头道:“你往哪里去来?叫我行又不敢行,动又不敢动,只管在此等你。”

“俺去东洋大海老龙王家讨茶吃吃。”

三藏道:“徒弟啊,出家人不要说谎。你离了我,没多一个时辰,就说到龙王家吃茶?”

  “不瞒师父说,老孙会驾筋斗云,一个筋斗有十万八千里路,故此得即去即来。”

三藏道:“我略略的言语重了些儿,你就怪我,使个性子丢了我去。像你这有本事的,讨得茶吃;像我这去不得的,只管在此忍饿,你也过意不去呀!”

行者闻言道:“师父,你若饿了,我便去与你化些斋吃。”

“不用化斋。我那包袱里,还有些干粮,是刘太保母亲送的,你去拿钵盂寻些水来,等我吃些儿走路罢。”

行者去解开包袱,在那包裹中间见有几个粗面烧饼,拿出来递与师父。又见那光艳艳的一领绵布直裰,一顶嵌金花帽,行者道:“这衣帽是东土带来的?”

三藏就顺口儿答应道:“是我小时穿戴的。这帽子若戴了,不用教经,就会念经;这衣服若穿了,不用演礼,就会行礼。”

行者嬉笑道:“好师父,把与老孙穿戴了罢。”

“只怕长短不一,你若穿得,就穿了罢。”

行者遂脱下旧白布直裰,将绵布直裰穿上,也就是比量着身体裁的一般,把帽儿戴上。三藏见他戴上帽子,就不吃干粮,却默默的念那紧箍咒一遍。行者叫道:“头痛!头痛!”那师父不住的又念了几遍,把个行者痛得打滚,抓破了嵌金的花帽。

  三藏又恐怕扯断金箍,住了口不念。不念时,他就不痛了。伸手去头上摸摸,似一条金线儿模样,紧紧的勒在上面,取不下,揪不断,已此生了根了。他就耳里取出针儿来,插入箍里,往外乱捎。三藏又恐怕他捎断了,口中又念起来,他依旧生痛,痛得竖蜻蜓,翻筋斗,耳红面赤,眼胀身麻。那师父见他这等,又不忍不舍,复住了口,他的头又不痛了。行者道:“我这头,原来是师父咒我的。”

三藏道:“我念得是紧箍经,何曾咒你?”

  “你再念念看。”

三藏真个又念,行者真个又痛,只教:“莫念!莫念!念动老孙就痛了!这是怎么说?”

三藏道:“你今番可听我教诲了?”

“听教了!”

“你再可无礼了?”

行者道:“不敢了!”他口里虽然答应,心上还怀不善,把那针儿幌一幌,碗来粗细,望唐僧就欲下手,慌得长老口中又念了两三遍,这猴子跌倒在地,丢了铁棒,不能举手,只教:“师父!我晓得了!再莫念!再莫念!”

三藏道:“你怎么欺心,就敢打我?”

行者道:“我不曾敢打,我问师父,你这法儿是谁教你的?”

三藏道:“是适间一个老母传授我的。”行者大怒道:“不消讲了!这个老母,坐定是那个观世音!她怎么那等害俺!等老孙上南海打他去!”

  “此法既是她授与我,她必然先晓得了。你若寻她,她念起来,你却不是死了?”

行者见说得有理,真个不敢动身,只得回心,跪下哀告道:“师父!这是她奈何我的法儿,教我随你西去。我也不去惹她,你也莫当常言,只管念诵。我愿保你,再无退悔之意了。”

三藏道:“既如此,伏侍我上马去也。”那行者才死心塌地,抖擞精神,束一束绵布直裰,扣背马匹,收拾行李,奔西而进。

随后,又有观音亲自出手。为唐三藏安排了一条白龙化作白龙马载他西行,更有八戒、沙僧二人分别拜入唐三藏门下。一行四人一马,直往西天灵山而去。

第一百八十二章 圯桥三进履,行者误戴金箍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