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十四

  中午时候,我们一行人又聚集在饭堂,可烈德却不在,他今天请假了。从国外回来没几天,他就变得怪怪的,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无声无息。   

“都到齐了吧?好,梓森,你告诉我烈德是干嘛去了,整个人都这么down。梓羽,我劝你最好不要給梓森做什么暗示,我要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雅雅一坐下,扫视我们一眼后,立刻就摆出了领导人的架势。梓森见梓羽没有反应,叹了口气,说:“算了吧,你们不会想听的。到时倒霉的还是我。”“kao,要你说你就说,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沫雪实在是忍不住。“好吧。你们都知道宙斯。”“等等,你说的是烈德那只金毛寻回犬?!”我吃惊地问道。梓羽和梓森都点点头,“是啊,我就说你们不会想听的。”“晴,你先别打岔,梓森,继续。”雅雅阻止了我。“宙斯其实是烈德之前养的两只金毛生下来的,宙斯只有两周岁多一点点而已。宙斯的父母可以说是真正陪着烈德长大的。烈德的爸妈和我们爸妈一样,都很忙,但他不像我们,。我们几人的家都很靠近,无论怎么样,都算是有人陪着,不会是单独的一个人。”细细回想,好像我们几人从有记忆开始就混在一起玩,没怎么分开过。本来以为初中会分开,结果还是在一起。烈德还是在国外,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也确实可怜。   

“为了烈,他们带回一对金毛,就是宙斯的父母,烈德也有了陪伴,不再是一个人。然后,公主,就是宙斯的母亲,就有宙斯。烈德当时知道公主怀孕后非常高兴,他很期待小狗们的降临,甚至都开始給小狗们取名字了。但你们一定会奇怪,为什么最后只剩下宙斯吧?”我们配合地点点头。“当时公主难产,宙斯能生存下来就已经是不错了。”梓羽接过话。“公主因为这次难产元气大伤,终于在宙斯几个月大的时候病倒了。没过多久,它就去世了。那时候烈2天没讲话,抱着宙斯和宙斯的父亲王子,呆呆地坐了一整天,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宙斯和王子也很伤心。再过了几个月,王子也病倒了,烈德当时很害怕,怕它也会离开,但最后,他还是离开了。烈德又抱着宙斯在发呆,他开始每天都守着宙斯,生怕它也生病。幸好宙斯很健康,烈德才逐渐好了起来。所以烈德很宝贝宙斯,因为这是公主和王子留給他最后的礼物。”   

梓森点头:“嗯嗯。烈德最近的反常,应该就是因为公主和王子,他几天前就已经从我家接回了宙斯。”“原来是这样。”雅雅点点头。“好了,说了这么久我都快饿死了,先吃饭好吗?女王陛下。”梓森摸着肚子,一副要饿晕的表情。沫雪白了他一眼,“就知道吃,对烈德的事一点帮助都没有。”雅雅摆摆手,梓森立刻开吃,“我怎么…就知道…吃了,我…不能…帮烈德,难道你能吗?”梓森大口大口地吃饭,“别忘了,你们一看见狗,就要退避N…N…N尺的。”被梓森说到痛处,我们都沉默了,饭桌上一片安静,梓羽依然在优雅地用餐,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五十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