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攀峰

  一名太监跌跌撞撞的跑进太后的慈宁宫,慌忙之中连礼都忘记了,这不由得让太后一阵恼怒,什么大事情能让他连拜见天后都忘记了?但是这个太监接下来说的话,顿时吓到了太后:“启禀太后!今日皇后娘娘与陛下前去狩猎时遇到山贼袭击,随行婢女刘婵不幸惨死。陛下安好,而皇后娘娘她……她被利器刺中,刺中的位置不是要害,但是那利器上带有魔教秘制的噬魂散,皇后娘娘运气好,只沾到一点点,并没有直接中毒身亡。但却陷入了昏迷之中。”“什么!?噬魂散!那可是比断肠散、七步倒这些毒药还要毒的东西啊!你快点带我去看看容儿!”太后不顾端庄礼节,直接飞奔向停在慈宁宫殿门前的马车:“快点!快点!再快一点啊!快去皇上的寝宫!若是晚了,你们的脑袋就不保了!”马车飞奔向秦宸风的寝宫

  秦宸风寝宫内殿……

  秦宸风紧紧抓住云容得手:“若我不救回你,我就殉情,和你做一对鬼鸳鸯!”若是云容知道了,必定会破口大骂:“你想做鬼鸳鸯找别人去,劳资还要多活几年呢!”太后慌张错乱的跑了进来,秦宸风无奈,只好放开抓紧云容的手,恭恭敬敬的行个礼:“儿臣参见母后。”“风儿你快快起来,容儿是怎么了?”“回母后,容儿她……身中噬魂散,现在昏迷了。”“这……是真的吗?”“是。”太后听到这个回答后,整个人摊倒在床沿上,头上的饰品散落了一地,她有些手足无措,完全没有了当日高高在上的太后模样。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的往下掉:“容儿……哀……哀家没了你该怎么……”此时此刻的她不再是一国之母太后,只是个心疼媳妇的婆婆罢了。“母后,您先别哭了,总有办法的,不是吗?”听到有办法可以挽回云容的性命这句话时,太后立马不哭了,兴奋地说:“对啊,风儿你一定要救回容儿!”“嗯!”秦辰风收拾好包袱,背起云容一个轻功飞往雪峰。

  此时的雪峰北风呼啸,凉飕飕的。秦辰风背着云容,吃力的往上攀爬,陡滑的岩壁,让他三番五次差点跌落。在这种情况下,要使用轻功而且还背着云容,风险十分大。不巧的是,此刻又下起了雨夹雪,雪和雨不停的拍打在秦辰风和云容的身上,这危险又开始加大。雨的作用让岩壁更加的滑,随着秦辰风越爬越高,岩壁越来越滑,雨和雪也越来越大,他的四肢变的僵硬,身体开始不停的颤抖,氧气也越来越稀薄。秦辰风快要绝望了,但是他带着要救活云容的希望,坚持下来了。此时,更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雪崩来了。秦宸风最后一丝希望也被这雪崩浇灭了,他现在只想抱紧云容,守护好她。他抱着云容站在极其滑的斜坡上,看着雪崩的涌来。雪越来越近,声音越来越响,他绝望的笑了笑,看来,我只能和你死一起做一对鬼鸳鸯了。

  雪覆没了他们的身影,带着他们涌向了下面,秦宸风自然是撑不住着大自然的强大力量的,在雪里被冻的头晕目眩,四肢动弹不得,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雪不停的往下冲,秦宸风也是倒了霉了,被冲下去时不幸磕到了头,血就像得到解放般,瞬间从他的伤口中流出来,在这冰天雪地的银色世界里,格外的耀眼。秦宸风被那一瞬间的痛感惊醒了过来,手脚一挣扎,不幸的再次划伤,血浸满了雪。从远处看,就像一条血瀑布,惊人的很。秦宸风顾不得疼痛,只记得要护好身边这个娇小柔弱的人儿,他努力的减少大幅度的动作来增加疼痛,拼命的在昏暗的雪里寻找她的身影。雪还在不停的往下涌,由于从上往下极速下滑的……呃,怎么讲。他只觉得背后火辣辣的疼,衣服被摩破了,白嫩的皮肤露了出来并且擦破了皮渗透出了血,现在可不是顾及这些的时候,性命要紧啊。他摸啊摸,终于,抓到了一只冰凉到极点的手,完全没有一丝的温度,心疼云容啊,病了还得受罪。秦宸风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云容拽回自己的怀抱,只是怀抱是血淋淋的。他好得也是个皇上,自救的道理还是懂得一点点的。在快要被这强大的自然力量冲下悬崖之际,他求生的本能措使他一手抱紧云容,一手抓住那纤弱的小树枝,那小树枝估计会十分憎恨他:“你丫的,你自己要挂就挂,干嘛把我拖下悬崖啊!我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啊!”。结果很明显,小树枝“啪!”的一下断了,随着他们两个血淋淋浑身是伤的身影一起坠入了深不见底的悬崖……

  

攀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