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嫉妒

  终于使她拿起手边静躺的树枝,看也不看就向云容刺去,云容并没有像那些庸俗的女人一样尖叫起来,也没有惊慌失措的扑向站在一旁的秦宸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淡定的反而让刘婵有些惊慌,她手一抖,正巧刺偏了,路过了她的要害,刘婵吓得大喊一声:“不好!竟然偏了!”尽管错过了要害,但是刘婵想要她给自己陪葬,把全身力气集中在手中,尖锐的树枝一晃,云容胸口直冒鲜血,血染红了一片,红的扎眼。现在秦宸风后悔莫及,他为什么不在刘婵之前救下她,秦宸风痛苦的看着倒地的云容,愤怒地咆哮:“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袖手旁观!为什么你不躲开……”眼泪随着他缓缓颤抖的身体从脸颊上滑落,滴在地上不留一丝痕迹。他,心快碎了,秦宸风感觉到自己已经对云容爱的不可收拾了。云容在自己模糊的意识里,唯一想说的就是:“切,刘婵,劳资告诉你,要是在现代,劳资一枪毙了你个贱婢!不就一刀嘛,劳资又不是没被刺过,你太怂了。”若是秦宸风听见了她的话,他必定会去吐血。云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秦宸风只听见她隐隐约约吐出了几个字:“切……刘婵…毙…”他只听清楚了这四个字,不禁揣摩起来,切刘婵?剁成肉酱么?还是毙了她?毙又是怎么毙啊?他的心里浮现了无数个问号,此时此刻他多么希望云容可以醒来把话说清楚啊,哎,但是还是先杀了刘婵再说。可是刘婵惨白的笑了笑,突然莫名其妙的死了,秦宸风感到奇异,这刘禅难道先前服毒了?云容迷迷糊糊的感觉逐渐褪去,换来的是,却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这里什么也看不见,伸手不见五指。她第一次感到惊慌:“这里是哪里?”她原本以为不会有人回应,但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到过来:“孩子,你的灵魂现在在混沌之中,而你的身体还在那个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云容她看遍科幻小说幻想过各种混沌的模样,但是完全出乎意料。混沌在她心里应该是五彩绚丽的,如同美丽的星空一样绚烂夺目。可是,为什么是黑不溜秋的?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你只是暂时昏迷了,灵魂脱离躯体而已。”“啊!那我怎么回去啊?”那个苍老的声音并没有回应云容的问题,说了一句:“孩子,你好好看看吧。”就不见踪影了。云容无助迷茫的趴在原地,看看?看什么?她顿时懵逼了。眼前的黑暗开始慢慢变亮,出现了一道门,云容站起来打开门走了进去。门后边竟然有一条隧道,这条隧道的颜色五彩缤纷,云容看了眼花缭乱感到晕眩。她抬起步子,向隧道的另一端走去,每一步都充满了好奇与希望还有,未知的恐惧。漫长的时间瞬间过去了,云容走到了隧道的尽头,她看见了一扇华丽的门,她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打开这扇门。这扇门后看到的一切,让她整个人颤抖的不成样子,直接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泪水缓缓的浸满她的眼眶,一滴一滴落在肩膀上。

  另一边的秦宸风,整个人仿佛被抽走了灵魂一样,像个瓷娃娃一样安逸的抱着云容,血迹,刘禅的尸体,什么都没有处理。护卫军很快感到了,新来的小兵看到了这场血腥的画面,有些胆怯。首领也有些胆怯,但不是因为血腥,是因为,昏迷的是皇后云容,失魂的是皇上秦宸风,死的是太后当作亲生女人一样疼爱的婢女刘禅。他哪个都得罪不起啊,这三尊大佛出了什么大事啊,刘禅还好,可这两尊大佛,要是出大事了,这天下就乱了。“皇上……这里……”秦宸风这才回过神来:“你们收拾掉刘禅的尸体,就和母后说,我们在狩猎途中遇到劫匪,她被劫匪一击毙命。”“是”首领接到指令后立马吩咐下人清理尸体与血迹,忙活开了。秦宸风一个公主抱,把云容带回了自己的寝宫,吩咐下人把太医院所有御医都请来。一群御医看见秦宸风来了,就立马行礼:“参见皇上!”“平身!快来看看容儿她怎么了。”秦宸风的语气焦急让御医倒吸了一口凉气,生怕一句不好,他就为了云容让自己的脑袋掉地。一个经历的资深的太医走上前,挽起云容的袖子,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上,把了把脉,紧皱了下眉头就对秦宸风说:“皇上,皇后娘娘她……”“有什么事情快说!别磨磨蹭蹭的!”“皇后娘娘她的脉象十分薄弱,敢问皇上,这胸口的伤是被何利器所伤?”“树枝。”“什么!树枝?这树枝可容老臣一看?”“士兵!把伤了容儿的树枝带上来!”一名士兵递上一枝沾满血迹并且极其锋利的树枝给太医,太医接过来看了看,面色比秦宸风的还要难看上三分:“皇上,此树枝非彼树枝。”“那是何物?”秦宸风不禁好奇,怎么树枝还有区别?“此树枝纵然普通,但是上面残留下的一点点的汁液不可小视,上面的汁液乃“见血封喉”的汁液,人一旦触碰,必死无疑!”“那容儿她……”“这种汁液的毒性具强,连断肠散、鹤顶红和七步倒还有砒霜在它面前都十分逊色,皇后娘娘……”“她到底怎么了!?”秦宸风快急疯了,怪不得当时刘禅刺了容儿后就莫名其妙的死了。“恕老臣直言,皇后娘娘她必死无疑。”“难道没有救得方法了吗?”秦宸风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方法是有,但是……”“但是什么啊!”秦宸风已经快发飙了,这个老家伙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不急死人会死啊!“但是几乎没有人成功。”“那也不是还有希望吗,怎么可以放弃。”“这方法十分危险,您要做好死的准备。”“只要能救容儿,什么危险我都可以去!”“您要去珠穆朗玛峰峰顶釆到冰山雪莲,然后在去请出归隐于深山之中的华佗神医来为皇后娘娘开刀逼毒,珠穆朗玛峰海拔有8000多米(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海拔这个词,还有珠穆朗玛峰有八千多米高的事情,只要我乐意,他连手机都可以知道。),能爬上去已是不易,更何况找到这百年难得一遇的冰山雪莲。皇上,请您三思而后行啊,皇后娘娘仙逝了,您还可以再立一个,而您若是遇险了,而且还没有子嗣。这皇位江山社稷,千千万万的百姓,一个个爱慕您的妃子,德高望重的太后娘娘该如何是好?所以,请您三思而后行啊!”听到容儿死了无所谓这句话,秦宸风当场龙颜大怒:“怎么说话的!什么叫皇后死了可以再立?朕的皇后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容儿!还有,容儿性命危在旦夕,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若容儿走了,朕该怎么办!什么江山社稷什么百姓什么妃子,朕通通不想管,朕只想要就回朕的容儿!”(至于秦宸风为何性情变化如此之大,单纯是因为我乐意)太医见秦宸风如此怒火,还是想要再次劝说,让他放弃,结果秦宸风直接把奴婢端着的茶水端起,扑在太医的脸上怒吼一声:“滚!通通给我滚,朕想静静。”太医们连忙连滚带爬的逃走了,真是伴君如伴虎。秦宸风现在的心乱如麻,他轻轻的抚上云容的脸,语气极其温柔的对昏迷中的云容说:“”容儿,我对不起你……我一定要找到冰山雪莲,我不能没有你啊……”云容好像听到了什么,她妖冶的睫毛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并不是云容听见了他的话,只是她在混沌幻境中看到的景象让她的身体也开始轻微的颤抖。

  (唔……梧桐,你个坑友的家伙!)

  (怪你,交友不慎,赶作业ing)

嫉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