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痛苦

  慕容梓无踏着轻盈的步子,离开了,只要焕煜不离开玄女门,他就一定会回到自己的身边的。

  慕容梓无一离开,云容就松了一口气,呈现一个大字躺在床上。懒洋洋地质问空水良辰:“她为什么叫你焕煜!”“这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空水良辰有些为难,如果说是不忍心让这么美而柔弱的女子受伤,云容一定会生气的,她可能会说:“她柔弱?那我就不柔弱,不需要保护吗?谁的心都是脆弱的,你这样跑去让她在绝望中遇到希望后再次绝望,她会更加痛苦!那么,你这样伤害的就是两个同样很脆弱的人的心。”可是殊不知,云容听到这句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会更加生气:“你就是不想解释。”云容闭上眼睛沉思了片刻后,睁开眼自嘲的笑道:“你为什么要向我解释,我是你的谁啊,我凭什么管那么多呢……”随后翻了个身,把头蒙在被子里,低声哭泣,(鉴定:她已经爱上空水良辰了。)泪水打湿了被子,染上了一朵深色的泪花。空水良辰看着心痛,自己为什么这一世还要来纠缠她……这两个女人,一个是深爱了九世的人,另一个是自己想保护的人,该如何选择?选了云容,慕容梓无会受伤。选了慕容梓无,云容也会受伤。他对那个骨子里就透着柔弱而忧伤的女子,有了深深的保护欲,想看她露出幸福的笑容,而不是那么淡漠无情忧郁的冷笑与面无表情。他犹豫不决的离开了云容的房间。

  抽泣中的云容听到渐行渐远的走路声音慢慢消失,擦干脸上的泪痕,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望着那天空中明亮的月亮发呆,那一轮弯月闪烁着纯粹不可玷污的光芒,周围的星星衬托出了它的美,忧郁而冷漠。这就像是慕容梓无一样,而她像那些看起来渺小的星星一样,衬托着月亮,让人们只看到月亮的美而无视星星,人们不会去在意那些布满星空的星星的消逝,漠视它们的突然不见,反而,月亮一躲起来,人们却会注意到,会去研究。她终究是不会变成那个万众瞩目的月亮,永远只会是那个当作衬托的星星。而空水良辰就如同天空中耀眼无比的太阳,散发着光芒,照亮世界,他是那么的温暖,让冰冷的月亮都为他动心。而她这渺小可有可无的星星,怎么会配得上这么耀眼的太阳呢?月亮,太阳,两个人在一起,才是最完美的吧……毕竟人们都喜欢说日月什么的,而不是日星之类的。

  云容心思重重的入睡了。

  这次,云容并没有睡到太阳当空,在五点之际醒来了(古代时间你们看起来也麻烦,所以换成现代时间。)那朵脆弱晶莹的泪花还没有完全干去,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子在被子上,云容的眼睛是通红的,布满了血丝,哭红了鼻子,脸色是那么憔悴。轻手轻脚的换上整洁的衣服,拿出基本上不会动的胭脂往脸上抹了些,覆盖住哭过的痕迹,挽起了飘逸的长发,看了一眼又放下。走出房门,仔细的端详起梓煜阁内,雕花的檀木桌椅,青花瓷茶杯,紫玉和冰蚕丝做成的琴,玻璃花瓶,冰山雪莲摆放在玻璃做的花瓶里不会太可惜了吗?青花瓷茶杯里的是上好的龙井,旁边还放着一碗散发着清香的桃花羹,细腻的做工,鲜度刚好的桃花。可惜,已经凉了。当云容看到一副对联时,整个人愣住了,对联上写着漂亮飘逸的草书“忘不了你对我的好,它使我痴迷。等不到你的一个眼神,它使我绝望。”她是有多爱空水良辰?他们两个既然两情相悦,那自己就是第三者吗,“离开吧。”一个声音在心里不停的呼唤云容离开。她的头有一瞬间的刺痛,这句话让她想起了纪宇让沫沫杀她时催促的话:“杀了她,你才会被认可!”她很痛苦,为什么这种要自己忍痛的事情总是那么多。她不留一丝痕迹的飞出了玄女门,只留下一个孤独寂寞的背影,玄女门的弟子都大惊,这是何人,如此落寞?真可以比上她们那忧郁成疾的掌门慕容梓无了。天色渐亮,六点。空水良辰梦到了云容死的那一幕,殷红的玫瑰在云容的胸口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可怕。他被惊醒了,头上冒出了许多汗水,连忙穿好衣服,飞向云容的房间,本想去给空水良辰送杯茶的慕容梓无看到他如此惊慌的跑向云容的房间,心有些痛,端着茶愣在原地。空水良辰因为太急,不小心走错房间,奔进了慕容梓无的房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惊慌失措。后知后觉,这是慕容梓无的房间。兴奋了一下,然后才跑进云容的房间,但房间里还是空无一人,云容一向是不会这么早起的,她出什么事情了吗?远处看着的慕容梓无有些高兴,因为,她是这么想的:空水良辰梦到她出了事情,然后惊慌的醒来,着急的跑过来看她,发现她不在房间后,以为自己在云容的房间里,然后匆忙的跑进去看自己在不在云容房间。空水良辰懊恼的瘫坐在墙角,她到底去哪里了?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

  云容站在断情崖上,她绝望的看向下面,烟雾弥漫,深不见底。

  她,该何去何从?

  (消逝:心酸)

痛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