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逃婚

  花轿的队伍很快进入了皇宫,到达了目的地,喜娘走上花轿,帮祁沫盖好红盖头,牵住她的手,柔声安慰道:“公主,你迟早要接受和亲这个事实,想开点。”祁沫无声无息的哭泣了起来,眼泪一点一点往下流。“新娘到!”喜娘小心的牵住她的手,带着她走。旁边喊话的小厮,刚喊:“一拜高堂!”一阵大风吹掉了祁沫的红盖头,大家傻在原地(并没有看到祁沫的脸,只是因为这风傻在原地),这时,空水良辰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着祁沫,逃出了皇宫,他带着她到了一片草地上,把她放在一棵大树下,轻轻的替她擦拭泪珠。她哭泣的模样十分憔悴,与云容淡然的模样十分想似,让空水良辰忍不住心疼。祁沫看着他,不解地问:“你为什么要帮我逃婚?是……因为我长得像那什么容儿吗?”空水良辰并没有否认:“是,我对她执念太深,我……看到你就想起了容儿,那个我爱了八生八世都不想放弃的女子。”祁沫一脸震惊,大声吼道:“你竟然有那么久的记忆!应该是…开心对吧,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渡过那么长时间。”空水良辰闭上了眼睛,说道:“快乐?应该不是吧,毕竟相遇了八生,她爱上的都不是我,我永远都比别人慢了一步。”空水握紧了拳头,有鲜血从手心流出,他发誓道:“此生此世哪怕我丢弃帝王本命,抛弃九朝天子我也要让她属于我,让她快乐幸福,而不是一次又一次的错过!”

在他没有看到的时候祁沫的眼神黯淡了,她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可以依赖的人,可……他既已心有所属,还坚持了几生几世,那么这一辈子他们定是不可能了,应该是说,直到灵魂消散在这天地之间时都不可能了吧……祁沫失望的笑着:“那,现在你是和她在一起了吗?”“我……又慢了一步,她嫁给了秦国的皇帝,秦宸风。后宫,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方,我把她带了出来,却又伤她极深,我……对不起她。”“那她如今人呢?”八卦就得八卦到底!“她躲了起来……”“那你怎么不去找她?”“她如果真的不想见我,我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空水良辰颓丧的靠着树,看了一眼天空,然后使用轻功飞走了,留下了穿着大红婚服的祁沫一个人呆愣在原地。祁沫坐在原地哭了起来,他,帮自己逃婚却又丢下自己,自己该如何是好……

此时,突然祁沫的眼前多了一个俊朗的男子,她抬起头来。他,长得非常普通,但是,那一双邪魅的眼睛,却有一种很大的魅力,吸引着祁沫。男子被震惊了,这个女人,长得好像如今逝去了的皇后云容,除了稚嫩一些。(云容不见后,秦宸风就说她死了)男子问:“逃婚?”“恩……”祁沫呆呆的看着他,点了点头。“为什么?”“不想嫁给一个我见都没有见过的人。”“我也是。”“啊?”祁沫被雷到了。“我也是。”男子冷冷的重复了一遍。说着还顺便拔了一根狗尾巴草叼嘴里。祁沫各种懵,“你也逃婚?”“恩。”“而且也要嫁一个自己素未谋面的人?”“……”男子瞪了她一眼。“啊,不好意思,我说错了,是娶。”“恩。”“你叫什么?”男子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用真名的好,随口编了一个:“苏子言。”“真好听的名字,我叫云沫沫。”祁沫想:还是不要说真名的好,万一知道自己是祁国的公主要抓自己回去就不好了。(云沫沫是祁沫现代时的名字,苏子言至于到底是谁还是你们自己去猜吧,哈哈哈)苏子言酷酷的看了她一眼,问:“饿吗?”(苏子言对祁沫有好感!)“饿!”祁沫早就饿疯了。“跟着我。”苏子言使用了轻功,飞的超级快。祁沫在后面跟的快要累死了,沉重的喜服里浸满了汗水,她一气之下脱了喜服的外套使上十成轻功才勉勉强强不跟丢,很快,她的体力消耗的快没了。前面的苏子言终于想起来还有祁沫这个人,飞一般的跑回来扶住摇摇欲坠的祁沫:“云沫沫。”“干嘛?”“你行吗?”“不行了!你跑的那么快干嘛啊!”“很慢了。”祁沫鄙视苏子言,在心里诅咒他诅咒他。苏子言看着气喘吁吁的祁沫,抛出一句:“我抱你。”然后苏子言以一种比坐过山车还刺激的速度飞往最近的一家酒楼,只留下祁沫的惨叫声“啊!”。

(消逝:累晕在厕所。)

逃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