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四行(一)

  金红色的眼睛的阿波罗混在一群普通学生中。阿波罗穿的是男生秋季校服,在这初秋里还真有些怪。阿波罗如此穿的理由只是因为,这符合她的穿衣标准。打铃了,下课了,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往餐厅走,阿波罗则在收拾东西。

“阿波罗,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餐厅吧,就当陪我好了。”狄安娜探过头来,说道。

“不去。”阿波罗淡淡地只说了两个字。

阿波罗是全校唯一的走读生,平时中午都是回“家”去的。(空间配的记忆就是如此。)

“去吧,学校的饭也不是很差啦。”

“不去。”阿波罗还是拒绝了。收拾好东西,把书本装在一个简单的袋子(像买衣服买鞋赠的装着用的袋子。)里,就起身出去了。没注意,狄安娜神不知鬼不觉地抽出了一个厚厚的本子,上面写着阿波罗的名字。狄安娜清楚,今天中午一定需要这个像小说书一样大小的本子。

走到校门口,阿波罗随手翻了翻袋,发现那个本子不在袋子里。阿波罗记得带了啊!这样一想,那一定是狄安娜的恶作剧了。

阿波罗于是往回走,到楼梯时发现那个本子正像随手一丢地放在台阶上。阿波罗正要捡起来,只听一声咳嗽声。

“咳!同学,乱丢垃圾可不好。”

阿波罗莫名其妙地抬起头来,只见一个微微有些胖的妇女抱着胸,盯着阿波罗。

“这才不是垃圾,只是……我的本子半路掉了,回来捡罢了。”阿波罗说着收起本子,转身要走。

“站住。这几分钟这本子有多孤独你不知道吗?你是如何不小心能把它从你的高领袋子里抖出来?”

神经病。阿波罗想到,毫不理会妇女,已经走下了楼梯。

走在回“家”的路上。路应该没走错,可是总走不到家,不仅如此,周围本该有的一切房屋都不见了,只是能看到空空的大街以及花坛和两边的护林带。

阿波罗已经意识到不对了。回头看学校的方向,那教学楼以及办公楼、宿舍楼都不见了。(这里环境像乡下,学校的四层建筑是这里最高的了。)只有不尽的公路。天气很热,已经是下火的时候了。

突然,阿波罗看到在远处的十字路口处似乎站着一个人,阿波罗赶紧跑去。靠近了,阿波罗有些失望了,这人正是刚才找茬的妇女老师。

阿波罗还是靠近过去,毕竟有个人也比没人好。

“老师,这是怎么回事?”阿波罗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看中你了。”妇女严肃地说道。

阿波罗很不解。看中?

“老师,年龄不适合吧……”

“想什么呢!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喏,沿着前面那条每隔几十米就会有一支杜鹃的路走,每经过一朵,就把它摘下来,当你摘到第二十六朵时,你就会看到一个有人家的地方,你会看到四行人家,前两行各有七个,后两行各六个,写有字母的木板,那里有线索。对了,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个女生也过去了,你会和她会和。祝你成功。”

阿波罗认真地听了,突然,她发现了一个恐怖的现象:这位妇女没有影子!

阿波罗正要说什么,妇女渐渐消失了,眼前本来都一样的花坛中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条高杆,上顶有一朵颜色极淡几乎要透明了的杜鹃花。这花在花坛中显得很高,没有叶子。阿波罗不愿等下去了,走上前掐下第一支杜鹃花。刚摘下,这支杜鹃就飞速枯萎,很快就变成了褐色。阿波罗有些不安,但还是加快脚步,向前走去,很快摘下第二朵杜鹃花。

接着,三朵,四朵,五朵……二十五,二十六!

第二十六朵花刚摘下来,也同样立即枯萎,然后,阿波罗手中的二十六朵枯萎的花突然亮起来,合到一起,变成了一个樱色、白色渐渐过渡的盖很小的几年前流行的老式手机。同时,右侧多出一条路来,向右边的路看去,那里果真有四行房子,坐北朝南。不知怎么回事,当阿波罗走近这片区域时,感觉太阳似乎更耀眼了些,光线更强烈了些,也就导致更晒、更热了些。

阿波罗眯起了眼。翻开手机盖,用手遮了遮阳光,勉强可以看出,这手机仅有一个打电话的功能,甚至连设置都没有。电话簿里只有一个,那就是“妈妈”。

不知道这个“妈妈”是谁。或许是那个妇女,但阿波罗总感觉,这个“妈妈”不简单。

合上手机,阿波罗先朝最远的,也就是最北边的那一排房子走去。

阿波罗又发现怪异的事了。最近的一行,也就是第四行房子周围突然下起雨来,雨很大,大到阿波罗身上瞬间湿透。而靠近第三行,太阳又毒得要命,阿波罗的衣服又渐渐晒干了。走近第二行,天气变得正常了,但走近最后第一行,天突然暗起来了,像晚上一样。

“这里每到一个区域,周围环境给人的感觉就会变化,就像在我看来,从你刚到到现在一直是夜晚,而你却经历了四种情况。”一个声音突然传来,阿波罗一惊,转头一看,说话的人,竟是之前恶作剧的狄安娜。

第六十六章 四行(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