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白黑织,落!

  “黑白,你来了。”

白黑织那样忧愁而严肃的语气,让叶幽听着很不习惯。同时,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其实我本不想这么早开始的,可是寿劫灵的猖狂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白黑织勉强地笑了笑,越来越靠近,叶幽也愈发愈觉得压抑。“那么,你死吧,阿波罗的力量给我。”

果然是这样……不过叶幽也不禁暗暗吃惊,白黑织竟然没有在她昏迷的那几个月中杀了她。

“为什么我们偏要死一个呢?”叶幽假装随意地问。

“黑白,你不要再装傻了。”白黑织毫无情绪地说道。“你们都出去。”这句是对着其他神灵们说的。

神灵们顺从地都离开了,而且迅速。

“黑白,按老规矩,掰手腕吧。”白黑织手作了一个向上抓的动作,大厅中央便立起一台桌子,参差尖锐的装饰,像冰一样的棱锥,散发着寒冷的白雾。

黑白织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叶幽此时很是惊讶,却也没多想什么,走向白黑织的对面。

胳膊碰到桌子的瞬间,叶幽只觉有些僵硬,桌子的寒气瞬间来到了叶幽身上。但这只是小影响,不碍事的。

两只右手接触的一瞬间,叶幽就感觉到一阵强压,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叶幽立即开启怪力模式――御风是迷之怪力,虽然不是主要能力,但却能粘贴过来,虽然完全减弱了功效。

黑白织并无意打持久战,立即释放出来一股强烈的御气之功,诡异的气流让叶幽感觉肌肤有些扭曲,筋似乎要被扭断。叶幽的确惊讶,作为一个杂质的杂质,惊然会如此强大。完全挡不住――这是叶幽想到的。而就在这时,突然另一股力传来,不同的,炽烈而烧灼,让叶幽心中一惊,同时奇怪的是,叶幽的手分毫没有被烧伤,只是感觉痛苦罢了。而这股力,正在帮她。

这股力似乎并没有一帮到底的意思,仅仅只是让叶幽和白黑织僵持不下。白黑织貌似并没有发觉那股力是外力,是叶幽作弊,而仍然十分严肃。

几乎是突然地,白黑织作出了一个嘲讽的笑,然后叶幽只觉得一股剧痛从手上传来。

“磴――”一个不自然的声音响起。

血色映入眼睛,在高温的烧灼下有些不自然地产生一层雾。叶幽的掌中,不知何时刺入一根银色大理石般的锥子,穿透了,很明显是从白黑织那里产生的。

“磴――”

又一声,又一根锥子。

“黑白,你可别告诉我,你的能力没有完全回来……”白黑织的声音响起了。叶幽几乎听不见,或者不想听见,她的声音变回了那种戏谑而魔性的感觉。

“那可不够用……但是,我可不能等了哟。”

“磴――”

第三根锥子。

叶幽的发色渐渐变回了白金色,瞳色不知道,叶幽已经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哦?这样,我收回之前那句话,这些够用了。”白黑织的笑容更浓郁了,貌似妖怪就要吃到唐僧肉了一般。

“有没有听说,开心得太早,也会死得快?”

叶幽的声音响起――不知是不是叶幽的了,毕竟很多人都是这个声音,行,织,还有天宫尚的青梅竹马。

赤色的雾太浓重,白黑织看不见叶幽的瞳色,当然叶幽闭着眼睛,也不会被看到――白金色,包括瞳孔,都是白金色,不仔细看,会以为那只有巩膜,很是渗人。

红雾不断,一阵赤金色的“风”向四处压去,原来是一大波赤金色的针。叶幽听不到那金属碰撞的声音,或者完全不管。突然,叶幽和白黑织几乎是同时站起身来,叶幽的左手中,是一根白金色的长矛,而白黑织的左手中,是一根银白色的长矛。

这时的睁眼和闭眼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了,闭眼反而比较卫生,于是白黑织也这么做了。

两支矛在血光里都变成赤色,相互碰撞,相互释放能量。强压已经将圣殿粉碎,混乱的不知是哪里来的碎石也相互碰撞。

看不清叶幽和白黑织是怎样右手相握而左手战斗的。时上时下,而在墙边飞檐走壁。

“我想你已经输了。”稍许,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血雾散去,只见一个血色的人呆呆地站在地上,她前面飘浮着一个血色的球,像阿波罗灵石的大小。

“白黑……”

血人一挥手,血色全都消失。白金色的长发,这才能仔细看出,最后赢了的,是叶幽。

“啊――”叶幽大叫一声,周围的废墟都有些晃动。

嗖嗖――

也正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飞来,奔向宙斯灵石。

“都给我走开!”叶幽一把抓过宙斯灵石(一个大球,貌似不好抓),把它收回腕饰。叶幽脚下,一股十分诡异的巨力向下压去,就像要打地洞。

圣殿的那一角瞬间崩塌叶幽站的这一部分。脚下一空,就要掉下去的时候,上面那个冲来的身影抓住了叶幽的手。冰冷的感觉立即钻入叶幽的伤口,和刚才的炽烈截然相反。

“是你……”看见那张脸,叶幽才冷静了一些。不知为什么,刚才叶幽会那么激动。

“灵石交出来,我让你活下来。”

回复叶幽的,只是一句冰冷而无情的话,叶幽感觉很是不可思议。

“你说什么……”叶幽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灵石交出来,我让你活下来。”那个沙哑的声音仍然不带感情地重复了一遍。

第一百三十一章 白黑织,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