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八十三章 残酷的事实

  一片空旷,唯有火光。燥热和高压从各个方向冲击过来。脚下很不稳,几乎没有力的支持,在这里,身体感觉要被撕裂了一般。

  但是,叶幽在此毫发无损。

  “呵呵,齐仙境变成了这副鬼样子……”叶幽不禁笑道,“呵,哈哈……”

  叶幽的笑声很是诡异,如果有别人在这儿,定会觉得头皮发麻。

  “哼,地面还有什么用?”叶幽双手一抓,顿时“地面”像山崩一样碎裂,渐渐压向“天”。

  “天又有什么用?”叶幽又向上一抓,“天”和“地”越来越近渐渐聚拢,叶幽被掩埋其中。

  疯了,叶幽疯了。

  “我又有什么用……”

  又有一大片混乱的记忆冲入叶幽头脑中,似乎有火光,似乎有冰花……

  ――――――――――――――――――――――――――――――――――――

  “感觉怎么样?”

  听不太清楚,好像是人的声音。冰冰凉的声音,却能使人暂时安下心来。

  “你是谁?”

  “你失忆了?”对方的语气仍然冷淡,却带有一丝惊讶。

  “没有,我只是问你是谁。”叶幽没有张嘴,只是凭魔力发出声音,“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神灵,不可能只会医术……”

  “你哥送你过来的。”对方说道。

  “骗人,我哥已经死了。”

  “是吗……”对方沉默了。

  “你到底是谁?是翼那边的,还是中立的?”

  “我是你这边的。”

  “不,我这边的,只有我自己罢了……”

  叶幽渐渐睁开了眼睛。屋内的阳光好刺眼,叶幽又眯起了眼睛。

  “我哥是个炼器师,一切神器都出自他之手。他的工作室,是一片金属之地。那么纯的金属,再加上魔力之源,还有他自身的魔力就和碱的神水、律月的宝石洞一样,但那里已经随着我哥的消失而消失了。从我黑白行出世起,他就看中了阿波罗灵石所散发的明金气息,这正好有助于消除他的职业病,又可以辅助他,使他能够动用除了炼器以外的能力。于是他接近我,想方设法让我活下去,好供给他魔力。”叶幽冷漠地说道,“阿勒忒亚是毗斯缇斯的牵线木偶,毗斯缇斯死了之后,她也无法摆脱他。毗斯缇斯是个‘生意人’,根本没有情欲。他和翼飞尧做生意,就注定了他的悲剧。而阿勒忒亚却太天真了。她信了翼飞尧,于是来找我,来杀我。诚尽管无辜,但她和阿勒忒亚毕竟是一个人,就像叶幽和我一样。”

  “所以你是黑白行?”

  “我是阿波罗。你,又是谁?”叶幽不善地看向涉。

  “我是涉,但不是他本人。”

  叶幽平静得很,仿佛涉所说的她早已知晓了一般。

  “涉是两万年前带律月靠近魔力之源的人,是把超长的生命以及无边的魔力赋予律月的那个人,是律月(玄馨)的丈夫。他接近完美,但他却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只因为他希望得到一个平等的世界。他没有给律月造人的能力,所以我没有出现在两万年前。”

  “世界不可能平等,而且他很愚蠢,把最不平等的东西给了他的女人。”叶幽淡淡道。

  “你或许是对的。律月分裂后,直到玄馨得到了Black Rose的一盏灯,才有能够造出与他相似的人的能力。”

  “于是她造了你,你就是‘玄馨的儿子’。”

  “所以说,我不过是一个人的复制品。”涉无奈道。

  “律月的爱人并不是你。”叶幽若无其事地说。

  “你说的也没错。”

  叶幽站起身来,自己出了涉的紫色空间。很快,涉也跟着出来。

  “你去哪儿?”涉问道。

  “那和你没有关系,你可以继续和律月保持中立。”叶幽淡淡地说道,渐渐向远处走去。

第一百八十三章 残酷的事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