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受伤闹剧

  “然儿,别怕,女医马上就来了,别怕。来人,女医呢?叫她们快滚过来。”夜苏墨一边温声安慰着受伤的玉安然,一边咆哮的叫着门外的女医。

女医很快进来,手忙脚乱地打着水,褪下她的衣裳。

玉安然有些虚弱的按住正在帮她脱衣的侍女的手,对着夜苏墨哈口气,道:“你出去。”

夜苏墨一愣,继而垂眸,失落地走了出去,即使受了伤,她还是这么防备着他。

玉安然倒不是怕他看,只是他在这里,这些女医根本无法安心地为她包扎,比如正在给她脱衣的这位,手抖得跟筛糠似的。

她闭上眼,忍着疼,心里想着不知道剑上面有没有投毒,他,太狠了。

女医在没有外界的干扰下,总算是为她上好药,包扎好,然后穿上睡裙。

“娘娘好生歇息,臣等告退。”为首的一个女医收拾好医箱带着众女医退了下去,想必是去向他交代去了。玉安然也懒得管,累急的睡下,今天又是磕到又是剑伤的,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睡一觉了。

门外传来琐碎的说话声和哭泣声,玉安然叹气,一定是彩织这丫头又在哭了,平时就把她当菩萨供着,如今受了伤,更是心疼的不得了了。

门外大概是女医在嘱咐周仁引要她这段时日该注意什么,忌什么口,周仁引一一记下,然后便没了声音,连彩织的抽泣声都没了。

昏昏沉沉间,门被轻轻推开。

玉安然强迫自己睁开眼睛,耳朵敏感的听到来人正在向她一步一步靠近。

“放过他吧,就这一次!”玉安然说。

没头没脑的话,却让夜苏墨瞬间就知道是什么。

他没有似往日一般去她身边安慰她,怜惜她,而是站在她床前,有些悲戚地问:“从那刺客一出现,你就知道是谁,对不对?”

“是。”玉安然答,言语有些无奈。

“你知道是他,所以才为我挡剑,你以为他的人不会伤你是吗?”夜苏墨有些愤怒,这个女人的心,怎么那么硬,那么冷,怎么捂都捂不热,怎么可以对他这么残忍,怎么会……让自己受伤。

玉安然突然笑了,微微的翻身扯到了伤口,但万幸不太疼,没出血。

夜苏墨,你终究是介意他,介意我的,对吗?

所以才会把我想得那么不堪,将我的动机想得那么高傲,那么自信,那么有恃无恐,那么……肮脏。

她笑的悲惨,白刷刷的脸色没有一点红润,宛若夜鬼一般:“是,都是,你说得对,我就是知道是他,我就是知道是他才敢为你挡剑,我以为他会对我似往日一般疼惜,不舍伤我半分,可我还是高估了我自己,现在看见我这样子躺在床上,你该高兴。他会来找我,是他的人伤了我,他一定会来,你何不就设好圈套等着他,坐收渔翁之利?”

“然儿……”其实刚才的话一出口,夜苏墨便想扇自己一巴掌,明明是气愤她不顾危险为自己挡剑,怎么就变成了争风吃醋的闹剧,而这女人,居然还逆着他的意说了一大堆让他更加愤恨的话。

她的那些年,是那个男人陪着的,一想到这,他就恨不得现在就将那男人剁了。

他压下心中的酸涩与苦痛,轻声告诉她:“我不会追究,但只有这一次,若有下一次……”说到这,夜苏墨又苦笑地摇摇头,若有下一次,他必然不会放过他,可若她求情,他又该怎么做呢!

玉安然别过脸,不搭理他,暂时,生病期间,不想搭理这男人。

夜苏墨无奈地转过身,说了一些注意身体的话,便大步往前走了。

直到耳边传来开门关门和越走越远的脚步声,玉安然才气愤地将脑后的枕头砸向窗外,然后……扯裂了伤口,龇牙咧嘴地捂着左肩啊啊地叫着。

彩织听到惨叫声忙冲进来,用着软软诺诺的哭腔声叫了她两句,看见她捂着肩膀,大叫着:“女医!”便哒哒哒地跑出去。

玉安然想,就算有一天不被误伤暗算死,也迟早会被夜苏墨气死。

继续哀嚎。

第十二章受伤闹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