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银耳莲子汤

  当玉安然带着彩织来到清心殿时,正是日头刚好。

宫娥太监一路跪下叩拜,谁也没想到,一向久居深宫,从不露面的皇后娘娘今天会来到皇上书房,这大概也是第一次在这里,见到皇后。

周仁引匆忙地走出来,迎接了她,“皇后娘娘怎么今日到清心殿来了?”周仁引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楞在当场。

“怎么,是周公公不欢迎,还是皇上不想见本宫?”她笑着,眉梢轻挑。

周仁引立马笑着打哈哈:“怎么会,皇后娘娘来这里,奴才可是高兴地合不拢嘴呢,皇上肯定也是高兴的。”他弓着腰讨好。彩织站在一旁牵着她的手不时提醒她小心台阶。

六阶,她在心底默默记下,六六大顺的意思吗?

彩织牵着她走到门口,周仁引拦住二人:“娘娘,请容奴才通报一声,娘娘再进去。”这是规矩,皇后也得依着规矩来。

玉安然笑着点点头,心里暗叹,诶,原来皇后也不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啊!

不一会儿,玉安然便听见“吱呀”一声开门音,她刚迈开脚,却因门槛一拌,差点摔倒,来人直接接住她。一手拥着她的腰,一手扶着她的手臂,完全替代了彩织的位子。

鼻尖的龙涎香甚浓,闻得玉安然都想打喷嚏了,她稍稍离远些,道“多谢皇上!”

夜苏墨依然掺着她往里走,将她安置在一处软座上,然后给了周仁引和彩织一个颜色,二人即懂。彩织将手上的银耳莲子汤放置在桌上,便悄悄退了出去。

他松开她,坐在离她较远的座位上:“皇后来清心殿何事?”

玉安然抿唇,看这疏远度,想必气的不轻,她轻说:“汤!”

夜苏墨正忙着对付袁钿,有些分心思,一时没听清她说什么,便问:“皇后说什么?”

玉安然有些微微脸红,第一次讨好人,没经验,咳了咳,又轻声说:“来送汤!”

夜苏墨这下是听清楚了,转头看向彩织端进来的银耳莲子汤有些微愣,她这是给自己送汤来了。

莫大的欣喜冲击着他,让他一时说不出话,或许他这一刻的感动,便是他为她抵抗所有风雨的动力。“皇上怎么了?”她见他半天没说话,以为是没看见,她暗想,难道是彩织忘记将汤端进来了?

夜苏墨平息了起伏的气息,看着她红扑扑的脸,突然生起了一阵趣意,勾着唇笑:“没什么,只是皇后刚才说什么了?朕又没听见。”

第一次就算你没听见,第二次总该专心听了,玉安然心底也无故升起一阵不知名的情绪,这是在存心逗弄自己吗?她轻笑:“既然皇上公务繁忙,那臣妾就不打扰了,臣妾先行告退!”说完,便站起身要走。

夜苏墨也知道她看出来了,便手一伸,拦住她:“好了,我是开玩笑的,然儿不生气了。”又是这种语气,玉安然垂眸,每次他叫她然儿的时候,她都会下意识地躲避,或许是自小便在荆棘密布的皇宫生活,对于明争暗斗,冷嘲热讽她倒是习惯了,现在有个人对她这么温柔,这么友善,她反而觉得更害怕,更恐怖。

糖衣炮弹,甜言蜜语是世上最伤人的话。

夜苏墨将她扶到桌前慢慢坐下,然后看着她,乐呵呵地将整碗汤喝下。

玉安然听见他放下碗筷的声音,好奇的问:“你就不怕我下毒?”

夜苏墨一怔,继而又笑:“你会吗?”

“如果作为西漓的公主想,南屿国主驾崩倒是一件好事!”意思是他的死,对她来说有万分好处。

她也是气愤的,气他对何人都戒心重重,独独对她毫无防备。作为一代君王,怎能这样将性命轻易地交给一个女子?

夜苏墨看着她的眼睛,即使他知道她看不见他,却还是知道他的心:“对西漓公主来说是一件好事,对玉安然来说,却不是。”

玉安然皱眉:“为什么?”

因为我答应过你娘亲,只要还有一口气,必然护你周全。夜苏墨暗自腹诽,嘴上却只字片语未透,这些话,只适合他烂在肚子里。

他岔开话题:“现在离晚膳还有一段时间,我先处理奏折,你在这里待一下我送你回去。”

玉安然暗想,其实我自己也可以回去的。但皇上都开口了,她也不好拒绝吧?

心安理得的留下了,却遇到最尴尬的难题,她看不见。

下棋?棋子是黑是白都不知道……

看书?书是正是反也不知道……

坐着喝茶?那也不能喝一下午啊……

于是乎,只能睡觉了。

“你这有软榻吗?我想睡觉。”这几日小七没来,平日被他闹得晚上睡不着,本来他不在应该睡得很好的,结果却是更加睡不着,整日顶着重重的脑袋晒太阳。

夜苏墨放下奏折,牵着她走到床边坐下:“这是我平日歇息的床,你先睡一下,到时候了我叫你?”

玉安然轻轻嗯了一声,不好意思的闭上眼睛。他为她掖好被角,看了她一会儿便轻轻地退了出去。

朦胧中,玉安然觉得这被子上的味道好熟悉好熟悉,熟悉到……她知道是谁,却想不起,只能慢慢睡去,慢慢安心。

第十章银耳莲子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