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倾国之颜

  “我带你出去走走,好不好?”夜苏墨扶着玉安然站在凉亭内,轻轻的为她拉好厚重的披风。

玉安然充耳不闻,依旧静静的闭着眼吹着凉风。

夜苏墨轻叹一声,握着她的手捏了捏:“你的风寒刚好,不要吹风了,回玉然宫吧!”

玉安然睁开眼,轻弯起了唇角,连眼睛都笑了:“这风吹的舒服。”

“日后再吹,现在已经入秋了,会凉。”说着,拉着她便往回走。

走了几步,玉安然突然顿住脚步,轻扯了扯他的衣袖,夜苏墨转过身:“怎么了?”

“夜苏墨,下雪的时候你带我去江南吧。”自那日后她不再叫他皇上,直呼其名。虽然多有不敬,但,她喜欢。

“为何要下雪的时候?”他笑,他还不知道,她居然还会喜欢雪。不是在第一年来的时候命人将她所过的地方都要打扫干净,不许留有残雪吗?

“雪好看。”她笑答,幼时见到雪的记忆犹存,她还记得大雪纷飞的样子,记得与娘亲一起堆的雪人,记得那时欢乐的样子。

夜苏墨也知道这是她还能看见时的记忆,心里一阵刺痛,手指轻抚上她的脸庞,玉安然习惯性的朝一边偏了偏,夜苏墨笑得温柔,柔和的声音似乎要融化了她的心:“下雪之日我便带你出宫。”

玉安然整日盼着下雪,整日盯着窗外,连夜锦莲何时进了屋都不知道。

夜公主看着自家嫂嫂明明看不见还盯着窗外,颇是疑惑,蹑手蹑脚地走到她身边,想看看窗外究竟有什么,谁知一直沉默的玉安然突然开口:“公主怎么有闲心到我这里来了?”

夜锦莲不可思议的看了看玉安然,又拿手在她眼前挥了挥,疑惑的问:“皇嫂,你怎么知道是我?”

玉安然摇摇头,笑道:“你身上的香味,大老远都闻得见。”

夜锦莲闻言,低头在自己身上嗅了嗅,而后抬头,讪讪开口:“是皇兄赏的香薰,不是我自己的。”坚决否认是为了见某人。

小女儿家的心思,玉安然也不好戳破,只能迎合着她的意思连连点头。

“皇嫂,你在想什么啊,想得那么出神?”扶着她坐到原木桌前,伸手倒了一杯清茶递到她手上,玉安然低头喝水,暗想,这公主也不是看着那么大大咧咧的。

“没什么,今天允南王怎么没跟着你来?”玉安然发誓,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夜公主反应那么大。

“皇嫂,我告诉你,际允哥哥真是个坏蛋,上次他骗我说他府上好多侍妾。我就想啊,既然侍妾多,那应该不介意多几个吧,就让下人多要了几个回来,谁知道他居然说我是麻烦精。”公主愤愤地拍桌子:“我不是看那个什么怡红院是个姑娘多的地方嘛,帮他要了几个姑娘回来,谁知道他居然这么对本公主,气死我了。”

玉安然汗颜,这公主大抵是被夜苏墨保护的太好了,什么都不懂,她无奈的撑着头问:“那你给他带回去几个?”

公主玉袖一挥,毫不在意的说道:“十个。”

玉安然低头失笑,十个,公主真是当允男王好魄力,十个青楼女子,可是一般人能撑得住的?况且那允南王的心思,怕也只有夜锦莲一人不知,到底是年纪小,情爱之事还要多历练。

夜锦莲看着玉安然的笑颜失神,撑着头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她:“皇嫂你笑起来真好看”

玉安然一愣,随后反问道:“是吗?”

夜锦莲身子坐的笔直,十分真诚地答:“当然了,本公主可不是说谎,皇嫂,若是你能看见,不知该多高兴你的面貌生的这么好。”

玉安然敛眉,眸中闪过不可一见的无奈,“是吗?有多好看?”

夜锦莲嘟着嘴,想了半天说:“说不出来,不过按太傅所说,应当是倾国之颜,无双之色。”

玉安然会心一笑,这公主,当真有趣,居然将夫子所教之言用在她身上。

夜家的人果然个个聪明。

第二十章倾国之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