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只有他

  看她彻底睡熟后,夜苏墨才慢慢地抽出自己被压麻了的手臂,他轻揉一揉,俯身为她掖好被角,才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离青房内,他正在地上倒弄着什么,一股刺鼻的香气传来,他径直将刚才晾晒好的衣服推到那熏香旁边,香味渐渐附到衣上。

“主子,这香料……还是少用为妙。”不管有毒无毒,香料用多了始终会对身体产生危害。

“无碍,你继续熏就是。”夜苏墨如是说,他坐在那圆凳上,目光瞥向那正在被熏的衣裳,眉头稍蹙,却又瞥开眼。

这是他唯一掩饰自己的方法,能不让她察觉的办法。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离青才将熏香扑灭,将衣裳取下,刺鼻的香气已经渐渐被布料吸收,只闻得到淡淡的香味。

他递给他,夜苏墨手指微屈,轻飘飘的衣裳落到他手上。他眸色渐深,不知何所思。

玉安然真真是睡了一个好觉,她揉着还未完全睁开的眼睛,虽然知道是一片漆黑,但是她每次睁开,就好像是看见了光亮一样开心。

她笑着揉了揉眼睛,明亮的眼睛扑闪着,忽然一团亮亮的,有些不舒服的东西跑进她的眼睛,她以为是眼睛里进了什么东西,她揉一揉,再睁开,那团光亮还在。

她忽然一跃而起,直直地坐在床上,夜苏墨以为她做梦了,忙上去问她:“怎么了?”

玉安然再眨眨眼睛,光亮越来越弱,她深吸引一口气,重新闭上眼睛,心里默念着数数,然后豁然睁开。

一片漆黑。

玉安然自嘲般地一笑,怎么可能呢?这么多年,这么多药石都治不好,怎么会睡一觉就好了呢?

一定是最近赶路太过奔波了,太累了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她想多了。

压制住心里那份复杂沉重的心情,她才头一歪,又歪在了夜苏墨的肩上。

夜苏墨看她脸色惨白,刚才又魂不守舍的样子,一时不忍打扰,轻轻地将她放回床上,盖好锦被。

看着她的容颜,夜苏墨真是觉得他很幸运,白皙的皮肤,小巧的鼻梁,樱桃小嘴,活脱脱一个俏佳人。心里那份心思渐渐暗涌,他忍着那股冲动,轻轻地低头在她嘴唇上轻啄一下,自觉的退开。不管以前如何,她此刻是在他身边的。

受不了身下的悸动和眼前的不可妄为,他无奈的下床,穿好衣裳,才又要了一桶洗澡水让小二送到离青房里去。

小二赞叹,大早上起床就要沐浴的公子真是爱干净啊。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玉安然才夹着被子,翻了个身。

脸颊绯红,连耳根子都红的能滴血一样。

她手轻轻摸上刚才他吻过地方,暗自腹诽,夜苏墨这个混蛋,居然对她起色心。

刚才一吻后,她便感觉到他的身体滚烫,连握着她肩的手都像烙铁一样烫着她,身体不由自主地朝她贴近,害得她差点没忍住将他从床上踢下去。

玉安然愤愤地踢踢被子,夜苏墨,晚上你就等着和离青他们一起睡吧。

不过……

玉安然又抚上那块被他啃咬过的地方,好像……有点喜欢,这种感觉。

被他圈在怀里,世界里只感受得到他的存在,他的气息,只有他。

他偷偷地笑了,笑魇如花,却又蓦地变了脸色,自己这是在干嘛?发春吗?想……想那个男人吗?

她羞耻地将被子踢开直身坐起,夜苏墨你今晚就睡地上。

第二十八章只有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