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终于

  夜幕降临。

“大人,探子来报,二人纷纷坠入悬崖,暂无任何消息。”一黑衣人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低着头回复着。

黑夜中,袁钿负着手,宽厚的袖子下隐藏着因为兴奋而握起的双手。

“告诉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务必将人给我带回来。”“是。”说完,男子站起身,低着头退了出去。

袁钿得意地露出笑容,一只手捏了捏自己的一撇小胡须。这天下,就快易主了。

同是夜色之中,星空之下,玉安然抱着手臂坐在离夜苏墨三尺远的位置瑟瑟发抖。

明明火堆就在面前,明明可以取暖的他就在身边,可她偏偏闹了别扭。她不是没经历过流血的时候,只是还承受不住他受伤的压力。况且,是因为她。夜苏墨也知道她在闹别扭,一时想哄好她也没那么容易,只好自找话题套近乎。“然儿,你身上怎么会带药的?”

玉安然抱着手臂,将下颌搁在臂弯上闭目养神,听到他说话,她才慢悠悠的睁开眼睛。

“幼时经常受伤,又不敢叫太医,只能自己忍着。后来瑾……三皇兄知道了,就时常搜寻一些珍贵药物给我随身带着,十几年习惯了,也会随身带些。”再忆起往事,避免不了感叹,但至少不会再伤心了。她脱离了那个国家那个旧地那个人,本以为会很难过,后来才发现,那只不过是她心里的依赖而已。离开了那些,她依旧活的很好,现在也知道有更好的人,在她眼前,在她身边。

连悬崖都会奋不顾身陪她一起跳的,除了这个男人。没有谁了。

夜苏墨低下头,掩盖住眼中的情绪,虽然知道她看不见,但他还是不想她感受到他的无奈与失落。

这么多年,她还是会不经意提及他。这么多年,她还是会不顾他的感受。这么多年,他还是会醋,还是会恨得牙痒痒。

这么多年……是啊,几年时间抵不过十几年呐!夜苏墨沮丧的垂下头,狠狠地吐了一口气。

本来打算多和他说说话的玉安然,突然感到不远处的人没了声音,有些担心。难道是伤口裂了,疼的说不出话?

“夜苏墨。”她试探地叫了叫,无人应答。

她又唤了几声,依旧无人作答。她慌乱地站起来,手摸着凹凸不平的墙壁向前摸索着。

手伸向一处,便被紧紧握住,一个用力,玉安然便跌坐在了地上,头也闯进了一个宽阔的胸膛。

那人胸膛上下起伏着,慵懒而低沉的声音慢慢响在她耳边。“就这样别动,我想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随后,便不顾还未做声的人的回应,将下巴靠在她的头上,找了一个合适的姿势缓缓睡去。

玉安然看在他是个伤患的份上,便不计较那么多了,手指微动,慢慢地攀上他精瘦的腰,确定他没有因为不舒服而醒来后,她才大胆往他怀里钻了钻,手臂抱的更紧了些,但还是小心的避开了他的伤口。

其实,她也不想抱的这么紧的,只是……她冷啊!

初冬的季节本来就寒风大作,这洞口又没个东西挡着,冷风便不客气的一股一股向她袭来,吹得她手都冰凉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颤抖,夜苏墨将披风往上拉了一些盖住她,双手环保住她,宽大的袖子盖在她脸上,为她挡住所有凉意。

玉安然想,这人到底是睡了呢还是没睡呢?夜苏墨闭着眼,偷偷地弯起了唇角。其实,何须在意从前。现在,她是他的,便好。二人相拥而眠,温暖至极。

大雪飘了一夜,寒风阵阵,到了天明,竟也出了丝丝日照,有了些许暖意。

玉安然张开双眼,揉揉还未完全清醒的眼睛,干干涩涩的,很不舒服。

她一动,腰间的手臂便惯性地揽紧了几分,玉安然推推他,毫无反应。

“夜苏墨,起来了。”她低唤一声,本以为夜苏墨会放开她,可没想到他毫无反应。

她的手沿着他的胸膛一直往上,摸到额头,烫的吓人。

难怪昨日半夜她稍有意识时觉得暖热至极,本以为是二人相拥而眠的结果,却没想到他从那时就开始发烧了。

她焦急地叫了叫她,无人应答,她的叫喊声里藏着颤抖,生怕他就这样死去。可是越是这种时候她越不能倒下,夜苏墨的命和她的命,都只能靠她。

她晃了他许久,终不见他作答,最终,她的恐惧爆发,眼眸里的泪水似洪水决堤,顷刻翻涌。

她哭着喊着,叫他的名字,想拉他起来,却没有力气,她是怕的,很怕。

一双滚烫的手轻轻擦拭掉她的眼泪,玉安然怔住,愣愣的一直任眼泪直流。“我还没死。”夜苏墨喑哑的声音响起,喉间干渴难受,疼得要命,脑袋昏昏的,不知何处。完全都是被这丫头摇醒的。

听到他的声音,玉安然才回过神哽咽地问了一句:“没事吗?”

夜苏墨摇摇头:“没事,别哭了。”

惊觉刚才的自己情绪太过激烈,完全是小媳妇刚进门就成了寡妇的凄惨模样。她用衣袖擦干眼泪,漠不关心冷着一张脸说:“没事就走吧,找找出路。”好像刚才经历了生离死别的悲痛样子从未发生。

夜苏墨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变脸了,急忙地拉住她,玉安然挣扎着想要脱开他的钳制,奈何敌不过,便任由他抓着她的手腕。

夜苏墨盯着她刚哭花的脸凝视许久,最后才抑制着心尖的疼痛,将那些话问出口。

“然儿,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我每次在感觉自己离你很近的时候 ,你又适时的挣开我们的距离。为什么在你以为我出事的时候你才展现你的脆弱,为什么所有美好的事该发生的时候你却残忍的离开我,距我千里。为什么?”

接连不断的为什么问的玉安然心痛,她扭过头,看向她不知道的地方,双眸已被泪水侵占。

“夜苏墨,我看不见。”

“你所想要的女人对你的夸赞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长得什么样,可能以后看见了,第一个人如果不是你,我也会以为那是你。”

“我不知道你的周围有谁,亲人,朋友,宫女太监甚至是杀手或者是探子。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做戏给别人看,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的江山在委曲求全。”

“许多人对我说过你对我很好,可是我不知道,我连你最基本的情况都不知道。我不想做那样一个深宫女人,为了每天的争宠而不择手段。我更不想成为你的负担和压力,让你为了我在朝堂之上和那些帮助你的人唇枪舌战。”

“夜苏墨,我就是这么傻,怕付出了真心却一场空,怕你突然有一天不要我,怕你会嫌弃我是个瞎子而将我弃如弊履,我怕……”

玉安然哭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夜苏墨一把将她拉入怀中,紧紧抱着。

他不知道,原来这女人有这么多心思,这么多担心,这么怕。

他从来不知道。玉安然依旧哭着,眼泪浸湿了他的衣裳,一声声啜泣,一声声告知。我爱你,隐藏的如此卑微,只是怕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这么多年的心意,她终于说出口。

第三十一章终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