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章.真相

  我已经清楚我对尹秀依的好感向上升级,但每当我确信这份感情时,孙蕊的影子就会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感到很矛盾。

  楼下街道在傍晚的时候总是那么热闹,道路两边形形色色的小吃,烧烤,海鲜小炒等等,有很多店把桌子放到了外边,出现在这里的大多数是学生,让这条白天看不到什么人的街上晚上成了一个小夜市,我在人群中走动着,脑中浮现着昨天一直到刚才和尹秀依的每一幕,我承认我喜欢上了她,但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是一种感觉。

  我走上了天桥,而此时孙蕊也从天桥的另一端刚走上来,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和孙蕊从刚刚发现对方的时候就一直对视着,直到天桥的正中央我们走到背对背,孙蕊先是停下了脚步。

  “叶然。”孙蕊先是开了口,也迫使我停下了脚步。

  “恩,怎么?”当听到孙蕊再次和我讲话的时候我的心瞬间觉得一颤,这声音,还是那样的熟悉。

  “你,最近过得还好么?”孙蕊接着转过身来对着我说,我的心突然万般疼痛,我没有说话,选择了沉默。

  “这么多天没联系,我挺想你的。”孙蕊接着说着。

  “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想我,是么?”我有些激动的说。

  “对不起,无论你怎么想,但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对你都是认真的,只是你给不了我想要的。”

  “呵呵,钱么?为了钱就可以放下自己的尊严,去做这种事吗?”说到这里我有些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了。

  “是的,就是为了钱。尊严?尊严算得了什么?我不像你们,家里有疼爱自己的父母,每个月会有家里寄来的钱,而我只有一位已经没有赚钱能力的姥姥在乎我了。”孙蕊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眼睛直直看着前方对我说。

  “钱这东西,就算是轻易得到了,也会轻易浪费掉,相比之下,努力赚的钱才更珍贵。”我转过了身子,对着孙蕊说。

  “别和我讲道理了,道理我都懂。”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有些受不了了,心里又气愤又难过,索性还是不要管了,我又转了过去,继续向天桥的另一端走着。

  “别走,有什么话都在今天说完吧。”孙蕊的一只手突然抓住我说道,而我也停下了脚步。

  “我怀了他的孩子,原本打算这样就能在一起了,可我没想到,他有家了,而且一家三口是那样的幸福,原来我什么都不是。”孙蕊的语气也渐渐有了哭腔,而此时孙蕊所说的每个字都像针一样扎进我的心里,我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眼前一黑,孙蕊急忙的扶住了我。

  “别碰我!曾经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甚至想到了和你的以后,可是呢,在我眼里宝贵的奋斗理想没想到在你眼里却一文不值。你有你的目标,至少现在我不会反对了,但是你想过当别人奋斗的成果摆在你面前时你配拥有这些么?生活是两个人共同完成的,凭什么世事都推给男人?一个成功男人奋斗的成果凭什么可以让你一个半路出现的女人享受?你这样的女人除了会生孩子以外还有当女人的意义了吗?”我有些激动了,左手用力一挥甩开了孙蕊,这一下可能我用力过大,使孙蕊倒在了地上,而我此时发现我做的有些过分,便连忙扶起了孙蕊。孙蕊此时表情痛苦,双手捂住了肚子,脸色苍白。

  “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停的问着,连声音都变了,也不顾此时周围众多的围观与议论纷纷。

  “叶然,我的肚子好疼,快扶我起来。”此时的孙蕊也已是泪流满面,一字一字吞吞吐吐的说着。

  “你别讲话了,我带你去医院。”说完便蹲下来准备抱起孙蕊。

  “你放开我,我不用你管。”孙蕊一边拍打着我的肩膀一边挣扎的说着。

  “你特么给我闭嘴,我不管你谁还会管你。”我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把孙蕊抱了起来,向着天桥下跑去,打了一辆出租车车直奔医院。

  “你这是怎么搞的?年纪轻轻的怎么这般不小心。。。。。。好了,我现在做检查,你先出去一下。”一位四十多岁的医生一边批评着我一边准备着给孙蕊做着检查。

  此时的我行尸走肉一般的走出了诊室门口,随后瘫倒在椅子上剧烈的喘息着,我真的不知道我此时的心还能不能用疼来形容,拳头不停的打在了医院走廊的墙上,或许这样才能让我能感觉到我还活在现实中。

  许久后,医生走了出来,“你进去吧,小姑娘有话对你说。”我随后走了进去,看见脸色苍白的孙蕊正在打吊瓶,我的心又开始了一阵剧烈的疼,本打算问清楚的事又咽到了肚子里去。

  “叶然,你知道我一直不让你碰我的原因么?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怀孕了,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恶心,但是我很爱你,我舍不得你,你曾说过我是你的初恋,而我却没能珍惜你,想着去逛夜市冷的时候你会把外套给我披上的样子,想着你陪我看电影时的情景,想着你带我去避风塘,想着你带我去太阳岛的情景,这些是我最宝贵的,我想和你过着幸福的每一天,我也想过用着那个人的钱把孩子打掉,但是我不甘心,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只是一个一文不值的第三者,我真是个疯子,我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同时却在伤害那个最珍惜我的人,我都做了些什么啊。。。。。。。。对了,我的卡里有钱,打掉这个孩子应该够了。”

  “你什么都别说了,你那时是和我在一起的,要怪就怪我没能及时发现,你的钱你留着吧,刚才我已经把钱交完了。”我转过身和孙蕊说着,没让她看到我此时的满是泪水的脸,和刚才打在墙上此时正在流血的拳头。

  “别傻了,你怎么能怪你自己,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我卡里的钱够了,在我的包里,一会你拿去取,密码是你的生日,我还给你。”孙蕊指着放在身旁的包一边对我说。

  “你只管躺着就好,一会老老实实的,挺过了这一会一切还会原来的样子。”我的另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孙蕊的手。

  “只可惜再也回不去了,你今天说得话我记住了,下周我就要离开学校,靠自己的努力去生活了。”

  孙蕊的话使我猛然转过身,而我的手机此时也响了起来。“叶然,你吃过晚饭了么?”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尹秀依的声音。“嗯,吃过了。”我有气无力的回答着。

  “叶然,你怎么了?怎么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呢。”

  “好了,没事挂了吧,我有事忙着呢,先不说了。”我直接把电话挂断,放进了兜里。

  “是你们系里后去的那个女生吧?”

  “你大学上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走?”我没理会她的问题,而追问着。

  “我不想再出现你的生活中,我已经没有资格了。那个女孩叫尹秀依吧,我见过那个女孩几次,感觉她挺好的,你要好好爱她。”孙蕊一字一字慢慢的说着,眼泪一直没有间断过。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我去叫医生,你等下。”在我刚准备出门的时候医生已经走了进来,推着孙蕊的床便向着手术室的方向行去,我跟着轮床一直握着孙蕊的手。

  “叶然,我害怕。”孙蕊的手也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指甲也陷入我的肉里面。

  “勇敢点,乖!”我用着这句我说着曾经常对孙蕊说的话,随后抚摸了孙蕊的额头一下,孙蕊此时也露出了微笑。

  ‘嘭’手术室的大门被关上了,而我也开始了短暂而又漫长的等待。回忆这东西,一旦你理它,它就会我止境的发展下去,我再次从头到尾的回想着我和孙蕊的点点滴滴,幸福是甜的,可回忆是苦的。

  许久之后手术室的门打开,护士推着轮床又回到了刚才的病房,我也紧跟其后,孙蕊的脸色苍白,不停的喊着我的名字。

  “不怕,不怕,我在呢,我在呢。”我一声一声的回应着。

  “会不会住院?我不想住院,现在就出院好么?”孙蕊一句一句重复着祈求着我。

  “你先好好躺着,听话,一会听医生怎么说。”

  我把孙蕊安置好病房以后便向那位医生的诊室走去。在诊室听到的首先是一套具有形式化的思想教育,我没有放在心上,而是与医生商量可否不住院。当然可以,可刚见我给孙蕊的手术与药都用了最好的,于是这位医生的语气中句句流漏着再开些调养药品为了安全起见等等一系列极力想挽留我的话语。我可以等,但是孙蕊在这地方呆久了毕竟不是一件好事。开药就开药,去了药局开了一堆的调养药,随后回到了孙蕊的病房。

  此时孙蕊已经坐了起来,“叶然,我们走吧,我想回我姥姥家,我没事。”

  我点了点头。每当看电视总会有微创的人流在广告上说怎么怎么好,开始了么?已经结束了,这类广告词,可是孙蕊走路还是有些吃力,看来广告还是信不得。到了医院门口,直接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孙蕊的姥姥家行去。

  我扶着孙蕊在小区院里里缓缓地走着,走到了门口时孙蕊停下的脚步,示意到了。

  “能认识到你,真的很开心,不过我们就此分开吧,希望以后都不会再见面了。”孙蕊一边说一手也在同时推开了我。

  “留在这吧,我们还像当初一样,咱俩一边上学,一边好好经营复印社,空闲时间我们还可以做兼职,这样我们也足够生活,只求你别走了。”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但我只是不想让孙蕊离开,她偶尔很白痴,外面的生活她能承受得了么?

  “说够了没有,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不需要了,再见,叶然。”说完孙蕊走进楼道里重重的把单元门锁上。

  我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一下,只觉得整个世界似乎一下变得暗淡了很多,四周的人仿佛都消失了似的,无论是声音还是影像全部都被隔绝了。

  又过了许久,我沉重叹了气,便走出了小区。此时我的世界终于变成了一个人的世界,我内心此时已经到了无法形容的落寞,有些迷茫的在大街上走着。我想如果当时我追上楼去,或许我和孙蕊还有一丝希望的,但我总是想着假如我们真的重新在一起了还能回到最初的那种感觉么?我承认我在感情这一方有些自私,无法接受孙蕊怀孕的事实,就像夹在我们之间的一个无规律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我不想再多看此时的伤口一眼,相信它总有一天会结疤,虽然那时疤痕不会消失,但至少它不会再疼了,我拿出了钱包,里面夹着我和孙蕊一起在中央大街照的大头贴,那幸福的笑容让我又是一阵心痛,当时那充满幸福的笑容此刻仿佛化成了讥讽的笑容,前一阵子我们还对视着的笑今后无法再重现了。这么掏心掏肺的对一个人,最后换来的是不需要,谢谢你的冷漠,让我看清自己在你心里是如此的不堪,我都不知道,那么要强的人会为了一个人低头迁就到如此地步。随后抽出了我俩一起照的那张大头贴,撕成了无数碎片,任它们随风飘散。

  有的事,不是我想,就能做到,有的东西,不是我要,就能得到的,有的人,不是我留,就能留得住的。

  当我走回学校已经很晚了,校园里的路灯在黑暗里微弱的拉开一小部分光明,走了几步,一阵光明,再走几部,随后又是黑暗。戴上耳机听着歌,仿佛全世界都变得安静了,月亮暗淡的只能看到细微的轮廓,自己心里的那对影子,转瞬成乌有,让人撕心裂肺的疼,还真是月有阴晴圆缺啊。回到了宿舍,宿舍里黑黑的没有开灯,只有袁灏一个人不知在给哪个女生打着电话,粗鲁的声音也变得格外细腻,让我感到格外的不爽。直到我走近了踹他一脚他才发现此时我已经进屋有一会了。

  我爬上了我的铺,随后拿出手机,便给尹秀依回个电话。

  “喂!”我似乎想说些什么,可刚说了一个字却又欲言又止,等待着尹秀依来跟我说些什么。

  “你干什么去了?”尹秀依语气冷冷的在电话的另一端说着。

  “刚才有点事,现在在宿舍躺着了。”

  “你走后不久我给梁奎去了一个电话,梁奎说你没在宿舍,我就给你打过去问问你,你倒是好,没说两句直接给我挂了,现在没事了。”

  “哦,在我那里还习惯吧,如果热了就开空调,遥控器在我的枕头下。”

  “不用你担心好么,我已经找到了,要是等着你告诉我可能那时候我都已经等毕业了。”虽然尹秀依的话有些气人,但是想想那丫头的样子,心里还是暖暖的。我一时被尹秀依弄得说不出话来。

  “好了,我看电视了,你早点休息吧。”

  “恩。”我也没有什么心情和尹秀依多聊些什么,说完便挂掉了电话,身心疲惫的我连衣服都没有脱就已经感觉上下眼皮都不受控制了。

第13章.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