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6章 过去1

  洛閪哲淡薄的神情染上了一丝坚定,落落,这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不管,你是以前的萧璃落还是现在的……念落。

思绪越飘越远,念落那空灵清脆的声音还在他的耳边回响……

“喂!小子!你没事儿躺在这里干嘛?装死啊!去去去!装死可别在我面前装!洛閪哲在心里抓狂,什么叫小子啊!他比她大好么?

“哼!别以为你弄了这么多红色不知名的液体当血我就会救你!”当时的念落很傲娇。

“喂!你不会真死了吧!别吓我啊!”

当年,重伤的他迷迷糊糊的听见念落在他的耳边叽叽喳喳的说着让他咬牙切齿的话,若不是他重伤在身,一定会把她抓起来好好揍一顿!

真是个狠心的女人!

“不过,看你白白嫩嫩的挺漂亮的,是带回去给我家旺财当狗粮的好东西!”

那年,她刀子嘴豆腐心,随便找个借口把他带回了她的小屋。

那地方,真是不敢相像,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没人照顾,就睡在用茅草铺起来的地方,对于现在新世纪的人类来说,真是连狗都不如!

她总是白天出去,到饭点带几个馒头包子回来,有时好一点也能带几包零食回来,嘴硬的说自己已经吃饱了不想吃了给他吃,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就在墙角拿着他吃过的剩余的残渣吃。

她白天出去回来时总带一身疤,一身血迹和冰冷空洞的眼神。

他依稀记得有一次她回来时,门外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你个小贱种!还敢跑到贵族学校里来!你活的不耐烦啦!”

接着又传来一个小女孩抽泣的声音:“妈!她,她今天不但跑到我们学校来,她,她还想把她那脏手碰到我身上!把我的公主裙都给弄脏了!!”

那陌生女人嫌弃的声音又传来:“这小贱种居然敢碰你的衣服!看我不打死她!”

鞭打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那时,他好恨自己,好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好狠自己只能躺在稻草铺上一动不动的等她施舍,他恨透了自己这个样子!!

很多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她那么受人嫌弃,那么好的一个小女孩,为什么就要受世人的打骂!看着念落无助可怜的眼神,他好心疼,好心疼……

那天,念落开门进来的时候,他一怔,他看到的不是她懦弱可怜的模样,而是仇恨冰冷的眼神,犹如冰川上的雪,冰冷无情。

那一身血迹,更衬的她瘦弱渺小,他看见她死死握进的拳头,倔强的眼神,他为之一振……

那间杂草房,客人只有一个,是念落的弟弟叶子郝,他并不知道屋里有一个人,他总是偷偷带点好吃的给念落,而念落却给了他。

念落小时候,并不可爱,更不漂亮,身上总是穿着打了补丁的衣服,衣服已经黑的不成样子了,有时也会拿到河边去洗一洗,她的身体还是根豆芽菜,脸上黑黝黝的,有很多新伤旧伤,结了疤的也有,整张脸很难看出她的面目,同龄的小孩都叫她丑八怪,他常常看见她孤独的照着捡来的那面碎镜,他知道,她很孤独,很落寞……

第26章 过去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