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被要挟

  苏木槿走进成玉园,明明这里四季如春,因为这里有个变态的主人,明明就是处在地狱深处的他们,满手血腥的他们,凭什么拥有这样的温暖,温暖对于他们这样的下手而言,就是一种可望不可即的,对他们而言这里个像是个能折磨人心灵的地狱,他却偏偏喜欢温暖,在他的每个住处都是这样的,一年四季恒温,但是即使这里这么的温暖,苏木槿在走进这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兜兜转转,她还是回到了这里,难道这就是她的宿命吗?苏木槿凭着自己的记忆走到了会客大厅,一进去就看到那人的爪牙柳庆,这个人你不了解他的,还以为他是什么贵族公子,还以为他是毫无威慑力的,但是了解他的人绝对的视他为魔鬼,就连苏木槿面对他的时候都不得不小心谨慎,此人脸上每天都挂着迷人的笑容,再加上他那绝美的面孔,几乎就没有多少女人能逃得开他的诱惑,但是这些女人中绝对不会包括她苏木槿。柳庆开口道“嗨,好久不见,小。。。槿。。。。坐下一起喝一杯怎么样?”脸上还是挂着那该死的笑容。苏木槿看着桌上的酒,坐下,不动声色的笑道“柳庆,我们还没熟到你可以叫我‘小槿’吧,也没熟到我可以毫无防备的和你喝酒。你们抓走木轻究竟想做什么?”说道木轻,苏木槿恨恨的盯着柳庆,说道。柳庆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但是苏木槿不会傻到真的以为他是在高兴,因为柳庆这个人就是越生气脸上的笑容会越深,现在只能表明他再生气,“我们都已经在电话里告诉你了,不是抓,是请,不信你看,然后指着大厅里的多媒体投影出,手中按了按钮一下,就出现了一副少女正在开心的吃着自己眼前的食物。”一瞬间苏木槿就站了起来。但是“嗒”的一声,画面黑了,苏木槿更加不安起来,从刚才的画面来看,苏木轻还没被他们抓来,但是绝对是有人在监视她,如果他们提出的条件她没玩成,那么,木轻绝对会有危险,这帮人还有什么是不会做的。既然想不到他们会要求自己做什么,那就直接开门见山,苏木槿看着他道“你们要我做什么?”柳庆嘴角微弯“木槿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直接,这么多年了,一点儿也没变,主人说了,只要你完成一件事,只要你完成了,那你妹妹自然就安全了。”“什么事?”“他要你把皇甫绝带到他的面前来,如果实在不行,就直接杀了,然后再把他的手上的戒指交到主人手里,你的任务也算完成,两个选择,随你选,我们要的只是最后的结局。”“皇甫绝?你们会不会太高看我了,你觉得他是我这种人能接近的吗?还妄想杀他?呵呵呵,可笑。”柳庆听着她嘲讽的语言,但是却不怒反笑“木槿,可不是我高看你,是主人亲自下达的命令,他觉得你能完成,那就一定能完成,如果你完成不了,那你就只有一条路。”“呵,一条路?死吗?既然当初我都没死,你们觉得现在我还会死吗?”苏木槿说的是当年她脱离这黑暗的地狱的事,她是这么多年第一个活着脱离这里的的人,还成功的活了这么多年。”柳庆轻笑出声“你以为你成功脱离了吗?那现在你怎么又回来了呢?当初要不是主人拦着我们,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你就别再自我感觉良好了。你也为你有多大本事,”“既然你们认为我没本事。干嘛又要拿我妹妹要挟我。”“哼,那是因为主人相信你可以完成任务,才把你找来的,你不是前段时间刚好见过皇甫绝吗?还和他一起回家了,这可是不常见的,据我们所了解的,皇甫绝还没带过女人会家呢。你是第一个,后来我们的人发现,皇甫绝时不时的就出现在皇城,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突然柳庆的头贴近苏木槿的左耳道“你说他在等谁呢?”这句话他说的极具诱惑力,出于本能,苏木槿讨厌这个人的靠近,也是出于杀手的本能嗅到了危险,在他说完这句的话的瞬间,苏木槿就出手像他挥去,但是被柳庆险险的躲过,此时柳庆的眼里也充满了杀气,几乎马上就要还手,但是就在此时,旋梯上端传来一道声音“柳庆,你做什么,放肆。”听到这声音,柳庆愤愤的收住自己的拳,“主人,是柳庆的错。”

而苏木槿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一怔,思绪飘远。。。。。

被要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