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夺人

  来不及细想,叶嵩殊便点头向柏伊示意,立刻转身向云水前辈单膝跪地行礼,说道,“云前辈,师父说很想你!”

“你师父是谁,想不想我与我何干?”云水转过头向她那“好徒弟”用内力传声说道,“好你个小雪啊!我传你衣钵,你就这样给我找麻烦!看我不收拾你!”白逸雪只好在一旁憋着笑意,当做没听到她的传声一般说了一句唯恐天下不乱的话,“没想到,师父你原来欠了桃花债,现在债主的徒弟找上门来让您去救人呢!”云水的脸变的通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

“云前辈,家师是萧遥!”叶嵩殊轻轻的抛出一句话,却让云水愣在了一旁,看到云水不曾回话,叶嵩殊觉得这次可能能让云水去救那个家伙了,“还请……”话未说完,云水便伸手制止了他要说的话。

“如果你的师父是他,你就更不应该来找我了,也不要说请我看在他的面子上去救人之类的话,柏伊,送客!”云水冷冷的说道。

“云前辈,您和师父之间的误会小辈并不知情,嵩殊也只是借由救人之机向您表达师父的悔意,那夜师父醉酒后曾说‘水儿,失去你,萧遥不逍遥,悔意无绝期。’不论您愿不愿意去救人,我们一定要带走您!”叶嵩殊语气中带了一丝强硬与焦急,“前辈,嵩殊,失礼了!”话音刚落便拿出一把折扇攻向云水,云水飞出银针回击叶嵩殊说道,“屋子空间小,别伤到我宝贝徒弟,不如出去斗斗,也看看他教出的徒弟本事如何!”云水抽出佩剑,剑锋直指叶嵩殊,叶嵩殊脚尖一点避开剑锋飞出室内,两人就在书房外的院落中打斗起来,叶嵩殊对云水招招避让并对其招数进行克制,想要控制住云水而非伤害她,而云水对叶嵩殊,招招直击要害。白逸雪和魅在一旁观战,魅曾想要出手,却被白逸雪拦住了,“你现在在云阁,凡事应听从阁主吩咐,不是吗?”魅听到这句话只好收手,再次向柏伊求情道,“柏伊阁主,求求你,救救门主,门主他真的快不行了!”

白逸雪原本就是白伊,对于医生白伊来说救人就是天职,她虽然想救人,但师父不想救人,她也不想难为了师父,况且原本的白伊也做不到如圣人一般,不论眼前的患者是好人还是坏人,他都要救的地步。再者,若是救了鬼王,鬼王却又要求她不去救安王,岂不是害了安王。思虑过多,让白逸雪也非常纠结,紧皱眉头道,“魅,你在云阁的职责是教导灵耳寒冰针!你现在在云阁而不是暗夜门!”只听啪的一声,叶嵩殊的折扇打开了。

“你终于肯开折扇了!让我看看你的羽针用的如何!”说完,云水的招式更加凌厉,逼得叶嵩殊不得不将羽针飞出,四只羽针排成一字直冲云水飞去,而云水却全然不顾四只羽针会伤到她,直直的将手中的剑扔向叶嵩殊,在大家都以为要两败俱伤的时候,云水的剑却刚好在叶嵩殊面前没了杀气,狠狠的插进了地上,她这看似招招致命的攻击,却从没想过伤害他,而叶嵩殊的羽针却未能停下,眼看就要伤到云水,说时迟那时快,白逸雪的雪缎又及时飞来,击中了四只羽针,让它们也都排队似的插在了一旁的树干上。

“师父,你徒弟拿你黄金订做的雪缎可是上好的银丝啊,蚕丝啊什么的材质做出来的,绝对耐用!”白逸雪转身又对叶嵩殊说,“师父,输没输想必你心里也有数,夺人,可一点都不明智!”

“柏伊阁主,也许我从一开始就并未打云水前辈的主意!”叶嵩殊说完,魅就虚射了几只寒冰针,白逸雪挡针的同时却一时不察被身后的叶嵩殊点了穴,叶嵩殊带着白逸雪就飞去了,魅抱歉的对愣在一边的云水前辈说道,“前辈,我会保证柏伊阁主的安全,并且在门主醒来后就带他回来,还请前辈不要责怪!”说完便也离开了。而一旁的云水却依然是呆愣愣的站着。

第二十三章 夺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