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两毒难解

  白逸雪飞快的赶回云阁,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云水见到这样不修边幅的白逸雪还是第一次,她在一旁笑道,“怕是要出师喽!”。跟着白逸雪回了房,只见白逸雪配了驭龙毒出来,并把这毒用在了兔子身上,“小雪,你这是做什么?”

“啊!师父你怎么在我房里?吓了我一跳,我用兔子做实验啊!这毒下在兔子身上,若能解了我也就是成功了,若不能解,也不至于害了一条人命,最多伤了只兔子,而且,这毒稍稍改良一下,还可以利用,用在牲畜身上,可以让他们听我话去办事!”白逸雪兴奋的说道,“也许我找到彻底根除驭龙毒的办法了,就是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云水也是一喜,“快说来听听!”只见白逸雪边说便做,“先把中毒的兔子放进热水里药浴!先将吸毒的药草放入水桶药浴一个时辰后,将所有毒素通过皮肤吸出,这便解了大部分的驭龙毒,再将我与魍研究的驭龙毒解药半成品放入热水里进行第二轮药浴,解了皮肤上所残余的驭龙毒,大概一个时辰后也许毒素就全部清干净了!”

云水却在一旁冷静的分析,“此方法好是好,可是这吸毒的药草怎么保证能把驭龙毒吸出来,再者,这驭龙毒半成品解药是怎么回事?还有,小雪,你在诊脉时是不是忘了什么,他体内的胎毒乃和驭龙毒相互克制,若是没有了驭龙毒他的胎毒也会迅速毒发!”

“什么!”白逸雪震惊了一下,随后又失落的说道,“是了,我忘记了,我没有诊出他的胎毒是什么,可是我也没有诊断出这两毒相互克制的脉象!”白逸雪皱紧眉头看着云水,“师父,我……”

云水安抚着白逸雪坐下说道,“这不怪你,想必当时操控驭龙毒的人对他进行操控了,而他并不想听从那人的安排,于是一直用内功压制,最后那人加深了驭龙毒,导致胎毒处于下风,这也便使你察觉不出这两种毒是相互抗衡的了。起初我为他治疗时曾想若是加深这驭龙毒解掉胎毒便好了,而后我却发现这胎毒并不会让驭龙毒解了,只能克制罢了,并不会因为驭龙毒的加深就彻底消失,一旦驭龙毒减弱,这胎毒就会占领上风,让人癫狂。这胎毒是忘我毒,说来也是奇怪,这毒在东兴国不常见,但是在南襄国却很常见,而且这毒原本就是普通的极易解的毒,只是不知为何变成胎毒后毒性竟比之前更为强烈,甚至变成了无解,忘我忘我就是忘掉自己,直至变成没有记忆的疯子。”

“说到底,只要找到一种可以代替驭龙毒的药来制衡忘我毒不就好了!”白逸雪一脸轻松的说道。而云水却不以为然,“驭龙毒都已经如此难解,又上哪里去找替代它的药呢?”只见白逸雪早已走出了房门,“小玉,备马!”

鬼门之内,叶嵩殊站在石桌旁,“听说你又跑出去了!还冒充了我,怎么才见好点,就开始浪了?你的毒可没解掉呢!”

“那个客栈被卖出去了,里面的东西对我很重要!”墨辰静静地喝着茶说道,“这毒本也就解不掉,能控制就够了!或者等事情都完成,直接变成疯子也好。”

魑急匆匆赶来,“门主,云阁阁主柏伊来了!”墨辰顿了一下回道,“嗯,让他来这里吧!”墨辰轻轻的拿起石桌上的鬼面具戴上。

“在下柏伊,不知鬼门门主最近可好?”白逸雪淡淡的说道,“我有法子解你身上的毒,可是这需要你做选择!”

“哦?不知是什么法子?”墨辰静静的说道,“做选择,看来方法不止一个!”

“是的。我有两个方法,这第一个方法是解了你的驭龙毒,胎毒发作,让你变成没有记忆的疯子;第二个方法是,解了你的驭龙毒,趁胎毒发作之前,给你下我特制的驭龙毒,让我的驭龙毒和你体内的胎毒相互制衡,直到我找到解你胎毒的办法后,先将你的胎毒解掉再解掉我特制的驭龙毒。”白逸雪仔细的说道。

第二十九章 两毒难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