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尔(耳)必良人

  尹良被她的真诚感动到了,心中竟萌生了些许爱意,“如此便让我来试试你能不能帮她复仇好了!”。

尹良的戏谑激起了灵耳的斗意,出手便发出三枚寒冰针,尹良闪身躲开,但灵耳的听觉实在灵敏步步紧逼紧接着就发出更多的寒冰针,可尹良也不骄不躁的说道,“以灵耳姑娘这样的功力别说复仇,就是保护你家主子都困难啊!等这寒冰针用完了你可如何是好呢?”。

灵耳却笑着说道,“用完?这针都没打到你怎么会用完?”。

尹良眉头微微一促,随后发现每一枚寒冰针上都系了细线如蛛丝一般,未能打到他的针都被灵耳利用蛛丝线收了回去。“灵耳姑娘倒是个节俭睿智之人啊!”。说罢取出腰间的玉箫打碎了击来的寒冰针,“只是姑娘恐不知这寒冰针的克星正是在下!”。随后一曲难听的箫曲辗转开来。

“你这箫曲真是刺耳难听!头疼的很!”,灵耳想捂住耳朵又想发出寒冰针,于是一咬牙飞出几枚针去迅速捂住耳朵,可是她却听见寒冰针碎成渣的声音,却没听见寒冰针碎落时箫声停止,捂住耳朵这箫声依然清晰入脑,“原来你是音律杀人!”。气急的灵耳追着箫声使用起了一些武功,也险险打到尹良。

尹良收起箫声单手回攻着灵耳问道,“你的武功并没有你对王妃说的那么不堪,反而比常人更加扎实,为什么要对王妃撒谎?”。

“我没有对阁主撒谎,我只会这点拳脚武功,武器我都不会用,之后拳脚武功进步也都是拜魅所赐!”,灵耳大喊道。

尹良哈哈一笑,单手擒住灵耳的左手扳到身后,左手用箫抵住灵耳的脖子,“看来古未教人的本领还是挺大的,懂得因材施教循循善诱!”。

灵耳听到这句话突然就放弃了挣扎,原来她对我的羞辱只是个激将法,灵耳突然就哭了“帮我,谢谢她。”。灵耳回想着魅在教她时说的那些狠话,以及让她受了很多皮肉伤的事。回忆中魅趾高气扬的说道,“像你这样的还练什么武功,底子差极了!”。“你现在受伤死了好过之后让你成为阁主的累赘。”。“云絮她不教你武功就是害你,亏你还把她当好姐姐!”。她曾经以为云絮不教她很多武功真的是因为云絮怕她眼睛不好会受伤,其实就算是一般人,练武怎么可能不受伤?

走着走着脚下一滑便要跌倒,幸得尹良搂住了她,“谢谢!”。

“灵耳姑娘客气,你方才貌似是踩住了一颗小珠子,有点像是算珠的模样。”,尹良捡起那枚小算珠说道。

“什么?”灵耳迅速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小算盘,小算盘已然不见,灵耳皱着眉头留着眼泪伤心道,“我的小算盘掉了,恐怕是摔坏了!”。

“抱歉,是在下的错,可能是方才的切磋中在下不慎将姑娘的心爱之物打破了,不知此物值多少银两,在下悉数赔给姑娘。”,尹良急忙问道。

“你也说是心爱之物了,怎么能用金钱衡量?”灵耳叹了口气说道,“罢了,我眼睛不好,麻烦你帮我把它捡起来,我修好就是了。”。

尹良捡起摔坏的小算盘打量道,“此物很是精巧。姑娘也说眼睛不太好了,不如就让我来帮你修好,也算是我为我的失误进行一个弥补,还望姑娘给个赎罪的机会!”。

“赎罪?你哪里有罪啊?切磋难免碰坏些东西,不过我的确不太能修好它,那就麻烦你了。”灵耳低着头说道,“谢谢你的指点。”。

尹良看着她低着头似有些娇羞不要意思之状,“尹良只不过是吹了首曲子给姑娘听罢了,是姑娘聪慧。”。

“曲子很难听!”灵耳说道。

“在下知道,只是好听的曲子会在适合的时候给心爱之人奉上!”,尹良看她又坐在书案旁打起算盘便笑着说道,“灵耳姑娘很敬业,云阁的账房也很难找,不知道在下还能不能找到回出去的路,时候不早在下先告辞了。”。

“你不是问了岚姗她们才找过来的吗?需要带你离开吗?”,灵耳轻问了一句,但总感觉有逐客的意味。但尹良只是笑而不语的离开了。灵耳察觉到他的气息消失了叹了一句,“看来自己能找出去。”。可她总是时不时放下笔感受一下周围的气息,直到一个时辰过去了又低语了一句,“看来已经出去了。”。

在云阁院落里来回转圈的尹良心里暗叹道,“早知道还是让灵耳姑娘带路了,找了一个时辰都还没找到出去的路,云阁的账房究竟是设了什么阵法啊,进得去出不来啊!”。

(此处作者有话说:谁让你故作清高了,活该! “谁故作清高了,我那是心疼铃儿!”人家叫灵耳,不叫铃儿。 “一样,而且我们家铃儿就像铃兰一般可爱,当然叫铃儿了,谐音多好听!” 我表示无力吐槽。)

第五十五章 尔(耳)必良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