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西月太子——关厥

  “殿下,殿下,您怎么样了?”一声急切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看着陆染染还是这样威胁着自家太子爷,当下就拔剑指着陆染染怒吼道:“大胆刁民,你可知我家殿下是西月国的太子,你竟然敢挟持太子,你不要命了!”

陆染染被这震耳欲聋的吼声吓得差点没崴着脚,不过更令她惊讶的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

太子?? ?怎么她没接到消息?

陆染染讶异的看着关厥,挑了挑眉,自然的把抵在他脖子上的玉钗收了回来。

转头扫了那个黑衣人一眼道:“你瞎吼什么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姑娘劫持他?你看看他,细皮嫩肉,哪点像是被挟持的样子?”

陆染染毫不客气的把关厥拉到自己的身前,指了指他的身子,义正言辞的反驳道。

关厥愣了一下,剑眉微挑,眸中带笑,她确定细皮嫩肉是用来形容他的?意思是说,他还得感谢她没有伤害他是吗?

白烁“……”

当他瞎了是吗?

陆染染看到身前的黑衣人不说话了,立刻就撇着嘴,一本正经的样子打量着不知礼数的暗卫:“还有,你一个粗野的大男人,以后遇到本姑娘这样如花似玉,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要懂得怜香惜玉,知道吗?”

四周的侍卫嘴角一阵抽搐……

没有一人敢发出声音,却又极力的忍着笑。

从来没见过如此厚脸皮之人。

关厥愣了一下,如花似玉倒是真的,这手无缚鸡之力从何说起?她居然把堂堂太子比喻成细皮嫩肉?

胆子倒是不小啊,越来越有意思了。

“砸拦了本宫马车,又拿玉钗威胁本宫,你觉得你还走得了吗?”声线轻缓,语调温和,似三月春风拂过脸颊。

陆染染见西月太子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转头虎着脸看关厥一眼,威胁道:“太子,为难女人是容易蛋疼的,蛋疼狠了就会碎,碎了就没有后代!”微微顿了顿,笑的一脸灿烂道“所以为了您的子孙后代着想,您最好别为难我!”

  这话一出,即便是英明睿冷静智狠辣的关厥,嘴角也禁不住微抽了两下。

这是一个女人能说出的话么?大庭广众之下,毫不避讳的说‘蛋疼’二字?

威胁他?不仅砸坏了他的马车,现下还敢杨言让他不要为难她?

呵,这胆子大得有点意思啊!

关厥剑眉微挑,抬眸看了她一眼,心里开始严重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这种话,她竟讲得如此顺口?

白烁先是嘴角一抽,这还是女人吗?先不说她说出的话有多惊世骇俗,就单凭她敢威胁太子这一条罪,就够她死几百次了。

几个侍卫当即强忍着菊花抽搐之感上前欲擒拿之!

陆染染见四周的侍卫正意欲上前,呃……完蛋了,早知道就不说这句话了,作死的节奏啊。

小女子能屈能伸,于是,她当机立断,赶在侍卫上来之前,飞快的走到关厥的面前,干笑几声,笑容可掬的故作亲热道:“呵呵!太子,我给您分析一下,你看啊,杀掉我这么一个无名小卒,害你被官府通缉,那多不划算?你说是不是?”

陆染染面带微笑,说话的过程中,陆染染都是面容带笑,一直笑就对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呵呵!……”儒雅清润的笑声,轻微的笑意在眼眸中缓缓荡漾开来。

暗处的暗卫,两腿一软,差点没从空中掉了下来。

喂喂喂,有没有搞错,他黑影大爷可是轻功天下第一的高高手,居然会腿软?说出去,那些爱慕他的姑娘,不得伤心死啊。

不过,主子居然笑的那么畅快,还发出了声音,这可是比身在高位的那个驾崩都稀奇啊。

关厥抬眸打量起面前的女人,这女人真有趣。

想他堂堂一国太子,会怕区区官府吗?

那么有趣的女人死了倒是可惜,他不反感她的靠近,居然不反感,又何须她必须死。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结。

随后,关厥转眸扫了四周侍卫一眼:“退下吧。”

白烁抬头望了望自己主子,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下去。

陆染染眉毛一挑,看样子是打算放她走了吧?没想到西月太子那么好说话。

关厥一双狭长魅眸扫着瘫倒在地的女人,唇角勾起一丝似有似无的笑,“你对本宫的身份,好像并不惊讶?”

她知道他是太子时,并没有露出害怕或者爱慕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平常人一样。

以往,只要是女人看到他,无不是痴迷看着他,希望可以当太子妃。

看她的气质就知道她不是普通人,至少在他看来,她是特别的。

这女人,他要了!

“有规定本姑娘必须要惊讶吗?”陆染染无语的说道。

从知道他是太子时,她就知道他来东陵是干什么的了。

无非是东陵国皇帝大寿,正好又赶上五年一度的‘花月节’

各国朝贺,其它国的王爷太子们都前来恭贺,顺便与东陵国联姻。

“规定自是没有。”

陆染染丝毫不关心关厥的心里在想什么,继续说:“看在你刚才帮了姑娘的份上,东陵国的女人,你要是看上谁了,给本姑娘说一声,本姑娘帮你拉红线,保证一拉一个准。”

笑话,放眼四国那个敢不给她面子啊?就单凭‘北岩山庄’四个字,就可以横走四国。

“哦,是吗?”关厥温雅的声音回答道。

看来她不像是普通官家的小姐,看她一身的气质,不难断定她何人。

想必她就是这几日璟都皇城在传的‘天下第一美人’吧。

天下第一美人倒是当之无愧。

“在这东陵国之中,还没有本姑娘办不成的事,不过这牵线搭桥的费用可就……”有点贵了。

关厥双眸含笑的看着面前笑得灿烂的女人,东陵国的女子都那么有趣吗?

“银子自是好说。”说着,关厥缓缓从自己的金丝腰带上拿出了一块白玉佩,“这个只是定金,要是姑娘真的能如我所愿,娶到我心爱的女人,到时候,西月国的金银财宝,任你挑选。”

陆染染爪子一握,爽朗道:“成交!”

陆染染把得来的玉佩放包包里,看着玉佩价格不菲啊,这种买卖只要不是傻子都会做的。

做完一系列的动作后,朝西月太子道:“静候佳音吧!”说完头也不回的朝街上处走去。

关厥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并没有开口叫住她,甚至连她的名字,都没有问一句。

因为他知道,不久以后,他们一定还会再见。

陆染染离开了之后,关厥的暗卫白烁才跟上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太子,说:“太子爷,您

怎么可以把那块玉佩送给那位姑娘,那可是将来您太子妃的信物啊?”

关厥眼神一凌,让人一看感觉到莫名的冷意。

关厥薄唇紧抿,回头,漠然道:“白烁,回驿馆!”

“是,属下遵命。”

—————题外话———————

第一次写书,希望大家喜欢。

第三十一章:西月太子——关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