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聚集

  飘香楼位于天锦城最为繁华的地带,以其独特的装修风格和各种五花八门的美食而闻名于四国。

  生意火爆,日进斗金的飘香楼自然容易引起同行的嫉恨。但凡是来飘香楼找事的,最终都被扔了出去。

  其中也有一些闹事的纨绔子弟,但第二天就被其父亲押过来请罪。有些人甚至暗中去查过飘香楼,可是中间总是有股神秘的力量在阻挠。久而久之,众人都畏惧飘香楼背后的势力,也没有人敢在里面闹事!

  按照飘香楼的钱财和背后的势力,在四国的任何地方都能开个分店。可令人不解的是,自飘香楼在天锦城开店十多年来,貌似就没有再开一个的打算!

  众人都在猜测飘香楼幕后之人到底是何打算!可他们又如何知道,这一切都只因为一个人的无心之言罢了!

  飘香楼一共有四层,一楼是大厅,二楼是包厢,以梅兰竹菊、莲松等命名,三楼是提供住宿的房间,同样以梅兰竹菊为主系,而四楼在众人眼中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因为他们从没见人上去过。

  大厅的楼梯直通三楼,在三分之一处,左右分别分出一道楼梯通往二楼。但就是没有看到有通往四楼的楼梯,这也使众人对飘香楼更加好奇了!

  此时的二楼“松”包厢中正坐着几个衣着华丽,容貌出众的男子。

  “这飘香楼还真是与众不同啊!”一名身穿红衣的男子打量着包厢,面容胜雪,狭长而妖冶的桃花眼闪着兴味,瞳孔漆黑,菱唇似血,一头墨发仅用一根红色发带系着,松松散散的批在脑后,几缕发丝垂下来安静地贴在男子脸上。一袭大红的袍子,袖口用狐裘滚边,美丽中透着几分魅惑。袍子微微敞开,可以看到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细腻的皮肤。手中正拿着一把折扇把玩着,脸上挂着放荡不羁的笑,活脱脱一妖孽!

  “很有心思!”旁边的白衣男子看着包厢中的那幅画出声道。不同于红衣美男,男子面容温润俊美,带着淡淡的浅笑,可灿若星辰的眸子透着淡漠疏离,墨发三千用一根白玉发簪固定。

  俗话说,见字如见人。同样的道理,从一幅画中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作风。

  墙上虽然只有一幅“雪压青松”,但却画出了松在积雪的压迫下,那依旧挺拔的身姿和傲骨。再加上旁边的两句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诗句虽简单,却正好衬景。真是妙啊!他都想立刻见见这幅画的主人了,可惜啊!

  红衣妖孽,也就是慕容靖见身旁的人一直盯着一幅画,不禁开口打趣。

  “我说卿流啊,一幅画有什么好看的?如果你想要,本王送你百八十幅!”

  端木卿流收回目光,看着慕容靖,缓缓开口,“你不懂!”

  说完,伸出修长的手执起茶杯,细细地品着。

  听了端木卿流的话,慕容靖妖娆一笑,“鉴赏这些东西本王不如你,可若说是看美人,本王可就比你在行了!”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整个人更加的妖孽了!

  “收起你那副媚样!”独孤睿渊坐在一旁品着茶,听到慕容靖的话,撇了他一眼。瞧着那比女人还明艳的笑容,忍不住开口喝道。

  俊美刚毅的脸庞棱角分明,一双剑眉浓烈而狂野,深邃的鹰眼冷厉犀利,鼻梁高挺,薄唇紧抿。身着一袭深紫色衣袍,头戴紫金玉冠,面无表情的脸在看向慕容靖时,带着一丝明显的嫌弃!

  看着独孤睿渊不加掩饰的嫌弃,慕容靖炸毛了!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是不是嫉妒本王比你受欢迎啊!”

  说着,将手中的折扇打开,冲独孤睿渊挑衅一笑,说不尽的魅惑!

  “哼!”独孤睿渊冷哼一声,不予理会。

  看到对方的表情,慕容靖无趣的收回折扇,转移话题。和一个木头较什么劲儿啊!

  “话说,独孤啊!这次怎么没有看到你那神叨叨的弟弟啊?”以前每次聚在一起,他那个弟弟总是在一旁念叨个不停。这次怎么没看见呢?

  “去玩了!”

  独孤千辰,西楚国辰王,独孤睿渊的同胞弟弟,年十七岁。从小机灵聪慧,但却贪玩好动,不看中权势,为人单纯天真。也正因为如此,兄弟二人才没有疏远,在独孤睿渊的保护下长大。不然以他从小表现的天赋,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慕容,你不也有个同胞弟弟吗?”端木卿流在一旁开口道。

  “他啊!我本王也有一年没见到他了!”慕容靖的眼神有些飘远,那个臭小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下次看见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一顿,敢不回来看本王!

  不得不说,慕容靖傲娇了!

  慕容靖的同胞弟弟名叫慕容轩,今年也是十七岁,爱好医术,不喜被束缚。自小被药王谷谷主收为徒弟,很少会回皇宫,可与自家哥哥感情并没有因此变淡,兄弟俩感情很好。

  四人中只有端木卿流没有感情好的兄弟姐妹,毕竟身为太子,加上能力出众,自然成为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轩辕夜寒自进门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要不是他那强大的气场,恐怕都会觉得没有这么一个人!

  视线一直停在桌角的一幅图案上,眼睛一眨不眨的,如同一尊雕像。

  这朵花……

  手不禁抚上怀中丝帕的位置,这两朵花的形状一模一样!这中间有什么联系吗?是巧合?还是……

  慕容靖终于将目光转向了在旁边发呆的轩辕夜寒,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那幅图案。只是一朵没见过的花,有什么好看的!

  “轩辕,这幅画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他的问话,其他两人也看了过来。

  “这种花,本宫从未见过!”饶是见多识广的端木卿流,在看到这幅画时,也不禁皱了皱眉。

  独孤睿渊附和着点头,他也没见过。

  “没什么,好奇!”轩辕夜寒收回视线,冷冷开口。

  慕容靖也没指望他说什么,很快又将话题转到另一件事上。

  “轩辕,最近你的动作有点大啊!找人找得,都快把整个大陆给翻过来了!说说,你找的是谁,我们可以帮帮你啊!”妖孽的脸上满是八卦和好奇。

  三人齐刷刷地看着轩辕夜寒,他们都得到了消息,知道他在找一个女人。一个女人?这使他们更加好奇了!

  谁不知道东轩国寒王厌恶女色啊!更传言他是断袖,害得有一段时间,他们人人自危,就怕他会看上自己了!现在听说他在找一个女人,放心的同时,还很好奇!哪个女人这么不幸,被这个大冰山看上了啊?

  轩辕夜寒对着慕容靖,一个冰刀子甩了过去。薄唇紧抿,没有开口。潜意识里,他不希望告诉他们有关雪儿的事情。

  可有些事情,你越是不说,别人就越是好奇,就越是想要去探究!

第6章 聚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