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9章 朋友和伙伴

  “那是什么地方?”

  “据本王所知,那应该就是东轩国著名的镇国寺!”慕容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南宫雪灵的身旁,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镇国寺?”南宫雪灵喃喃自语。

  “镇国寺已有上百年的历史,是由东轩国的英帝,也就是轩辕的曾祖父下令开山建造的,东轩皇室的重大祭祀活动,都是在这里举行的!”端木卿流看了南宫雪灵一眼,眼带疑惑。这些是关于镇国寺最基本的信息,在四州大陆不算是什么秘密,没有理由会不知道啊?

  “镇国寺的主持,了然大师佛法高深,是一名得道高僧。镇国寺平时也向普通百姓开放,了然大师每个月有固定的讲禅时间,每当这时候来的人都很多,香火很是旺盛!不过……”

  独孤睿渊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不过,镇国寺最出名,也是最神秘的,还是了然大师的那位师兄――了尘!见过他的人屈指可数!”

  南宫雪灵身体微怔,杏眸中闪过一抹流光,望着隐在林木中的镇国寺,有些出神。

  没有人察觉到她的异常,就连轩辕夜寒的没有发现,几人还在继续有关镇国寺的话题。

  “了尘?本王倒是听说过,可惜没有见过!”慕容靖说着,一脸的惋惜。“轩辕,你见过吗?”

  “见过!见过两次!”

  “两次?可以啊!”慕容靖一声惊叹,他们想见一面都难,他居然还见过两次!真是……

  “对,两次!第一次的五岁那年,本王随太后去的。再有就是五年前,中间隔了有十年!”说到这儿,轩辕夜寒目光微顿,眼中划过一丝愤恨和悲痛,速度很快,转眼间消失不见。南宫雪灵要不是一直看着他,恐怕也不会发现。

  愤恨?悲痛?是为了什么呢?

  “如何?是不是年龄很大了?”慕容靖一脸好奇,就算自己看不到,听听别人说也是好的啊!

  “不是!很年轻,大概三十多岁!”说到这里,轩辕夜寒都有些纠结了,淡淡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确定。

  “这么年轻!了然大师都已经六十多岁了,他可是了然大师的师兄啊!怎么会呢?”不止慕容靖讶然了,独孤睿渊和端木卿流同样震惊,很难相信,可轩辕没有理由会骗他们啊!更不可能和他们开玩笑了!

  “你们有机会见到的话,就知道了!”其实,还有一点他没有告诉他们。那就是,十年的时间,了尘大师一点都没有改变,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时的样子!

  独孤千辰在一旁默默的听着,没有插话,直到听到这里,有些讶异的抬头。

  修真者在筑基后,容貌就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了!难道……

  想到这里,独孤千辰伸手拉了拉南宫雪灵的衣角,嘴巴张了张,却是没有说出一个字。

  南宫雪灵看着他的模样,心下一片了然。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平静下来。

  秉着“一切听姐姐”的宗旨,独孤千辰乖乖站在一旁,没有多问。

  不知不觉中,太阳西沉,留下一片落日的余晖

  “时辰不早了,该回了!”

  “是该回去了!”

  “姐,我们明天来看日出吧!听说这里是看日出的好地方呢!”独孤千辰有些兴奋,他可是好久都没在山上看过日出了。

  南宫雪灵没有回答,略显迟疑。说实话,她也很想看呢!

  看出了她的犹豫,轩辕夜寒适时开口到。

  “来来回回有些麻烦,可以在镇国寺住一晚!”

  “诶?”这也未尝不是个好主意呢!

  “好啊!说不定还可以见到了尘呢!”看得出,慕容靖还惦记着这事儿!

  轩辕夜寒没有理会他,目光看向南宫雪灵,看到她点头后,才对着冷夜一挥手,让他先去打点一下。

  冷夜领命退下,运起轻功朝山下的镇国寺掠去。

  迎着落日余晖,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下山了。

  一路上,落月婵看着南宫雪灵的背影,有些欲言又止,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时,清澈空灵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

  “落小姐,有话旦说无妨!”她本来也是不想开口的,奈何背后那道锲而不舍的目光太过灼热了,想忽略都不行。

  “我……”落月婵没想到她会突然出声,瞧见众人把目光都投在自己身上,一向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她,现在却有点结巴了!可是想到自己的那个想法,又努力鼓足勇气,说出来可能还有一丝机会,但如果不说出来,那可能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吧?

  “我……我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

  “我……我能和你交个朋友吗?”

  说出了这句话,落月婵顿时觉得松了口气。呼,总算是说出口了!可说完后,心中又有些忐忑。她会答应的吧?

  “呵呵呵……哈哈哈!”南宫雪灵听到落月婵的那句话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后,就是一声轻笑,可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放肆的大笑。

  轩辕夜寒几人不明所以,怎么突然就笑起来了呢?他们不知道原因,可独孤千辰却知道得一清二楚,当初……

  想到这儿,连带看着落月婵的目光都变得不善。不管这个女人是真心想和姐姐来往,还是想要利用姐姐来接近他们几个,提到这个话题就是一个错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朋友?”空灵的嗓音带着一抹沧桑,似是喃喃自语,似是疑问,又似是自嘲。

  转过身子看着落月婵,清澈的杏眸变得深沉、幽暗,就如同昏暗的夜空中没有一丝的光亮,黑得纯粹,纯粹得令人畏惧。

  “朋友啊!”南宫雪灵发出一声感叹,目光从落月婵的身上移开,投向远处的郁郁葱葱。目光深远,似是在回忆。

  “这个词于我来说,可有可无!”冷,声音很冷,让人如同坠入冰窖。

  “和朋友相比,我更喜欢的是伙伴,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伙伴,生死与共的伙伴!”

  南宫雪灵看着身旁的轩辕夜寒等人,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地说到。

  “朋友也不是没有,但我更喜欢和男人交朋友。对于男人,你了解他的野心,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而女人……”

  说到这里,南宫雪灵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你永远也猜不透她在想什么!为了男人和自己所谓的爱情,可以对自己的朋友拔刀相向,肆意算计;为了荣华富贵,也可以抛弃那所谓的爱人,却又见不得对方得到幸福,总是会想方设法的去搞破坏;至于爱而不得的人,她们唯一想做的,就是毁掉对方!”

  目光重新落在了落月婵身上。

  “古代的女子更是不必说了,一夫多妻,那么多的女人围着一个男人转,那些争宠的胺臜事,自然是不会少的。今天你们可能还是手帕之交,闺中密友,也许下一秒就会因为一个男人而反目成仇,针锋相对了!都说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可说不定是插朋友两刀呢!所以,这样的朋友要来有何用?”

  是啊!要来何用?还不如不要呢!

  “你这样想是不对的!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落月婵听到她这番话,神情激动。不是的!她是真的想和她交好,真心想和她成为朋友,她才不会这么做呢!

  南宫雪灵挑了挑眉,“或许吧!现在这样对我来说就很好了,朋友不在于多,只要真心就好。我不可能拿身边的人的安危作赌注,所以,落小姐,对此,我只能说一句抱歉!”

  说完,利落转身,没有在乎身后的人是怎么想的,径直下山而去。

  轩辕夜寒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很复杂,心被揪着疼,疼得他喘不过气来。

  不是亲身经历过,就是将这世间的人看得很透彻。可对于雪儿,他直觉是倾向于前者,即使他不想承认。

  能将人性看得这么清楚,一定是亲身经历过的!一想到这儿,轩辕夜寒的心就像被人用一把钝刀,一刀一刀的割着,难以呼吸!

  到底是谁伤了雪儿?如果让他知道了,一定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轩辕夜寒眼中划过一抹嗜血残忍的冷冽,紧紧地跟着南宫雪灵,追随着的目光饱含着心疼和缱绻深情。

  看到他们走了,端木卿流几人也跟了上去,没有理会落月婵。刚才南宫雪灵的那番话让他们震惊,同时也是十分的赞同。女人之间不见硝烟的战争,远比男人的战争可怕。身为皇室成员的他们是深有体会,后宫里的那些人不就是这样吗?

  落天朗看着失魂落魄的妹妹,叹了口气,伸手拥住了她的肩膀。

  “妹妹,你没事吧?”虽然知道自家妹妹不是那种人,南宫雪灵那番话也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并不是要针对她,但是看到这样的妹妹,他还是有些担心。

  落月婵抬起小脸,脸上的失魂落魄不在,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哥,我没事!”

  她是不会放弃的!就算这次不行,那就下次,下次不行就下下次!她是自己真心想结交的朋友,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被自己打动的!

第29章 朋友和伙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