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7章 存在感低

  四海一居,清雅居。

  轩辕夜寒坐在沙发上,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正拿着一个盛满酒的高脚杯,细细的品尝着,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狭长的凤眸深邃幽冷,令人不寒而栗。在外人看来,他正在想着什么问题,可是从他机械的往嘴里送酒的动作,可以看出,他早已神游在外了!

  “啧啧……”一个身穿玄色衣袍,面容俊美的年轻男子在包间中四处打量,不时发出感叹,“轩辕,不是我说,这金卡和银卡的区别还真大!早知道你有这什么劳什子金卡的,我就该早点来找你要了!虽说二楼的包间也不错,可是却没有这三楼的精致,像沙发啊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在二楼那是完全没见着!也不知道这四海一居的东家是谁,我还真想好好认识一下!那个……”

  “闭嘴!”男子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轩辕夜寒的一声冷喝打断,他下面的话被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男子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轩辕夜寒,然后又看了一眼站在对方身后的冷天,眼中的意思很明显:我说错什么了吗?

  冷天无语的撇了他一眼,他怎么知道!自从南宫小姐出现之后,王爷的心情就总是难以捉摸,甚至是有点变幻无常了!说不定是嫌弃你话多呢!

  不得不说,冷天你真相了!

  轩辕夜寒本来正想着南宫雪灵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却被对方出声打断了,本来不悦的心情在听到他想要认识四海一居的东家时,达到了顶点。

  上次雪儿在飘香楼拿出那么多的金卡时,他就有所猜测,怀疑这四海一居是雪儿的。再加上以前没有注意到的包间里的这些东西,一切联系起来,可能就八九不离十了!不过,他不会主动去询问,雪儿不是说过吗?秘密是得自己去挖掘的!

  见冷天一副嫌弃自己的样子,男子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朝冷天撇了撇嘴,随即一撩衣袍,也坐到了沙发上,学着轩辕夜寒的样子,也拿起一个高脚杯,给自己倒了杯酒。倒完后,还拿着酒瓶细细观摩着。

  “还别说啊!这四海一居到处都是特别东西,连装酒的罐子都是这么的与众不同!居然还是透明的!”

  也不怪他会感到奇怪,古代的酒坛体积大不说,而且只有将封口去掉才能看到里面。哪里像现在他看到的瓶子是透明的呢?

  轩辕夜寒只是用余光瞥了他一眼,随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

  “王爷!”门外传来冷风的声音,“独孤太子,端木太子等人到了!”

  门应声而开,第一个进来的是端木卿流,其次是独孤睿渊,而独孤千辰无精打采的走在最后面。

  等所有人都进来完了,冷天才和冷风一起退下,将门关好。

  一进包间,独孤千辰对着已经就坐的几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直奔着床而去,整个人趴在上面,一动也不动,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一丝拖沓,看得慕容靖和那玄衣男子目瞪口呆,半天缓不过神来!

  端木卿流则是感到有些好笑,平时那么活泼的一个人,怎么变得这么没有精神呢?不会是生病了吧?询问中带有担忧的目光看向独孤睿渊。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端木卿流对独孤千辰的性子也大概了解了。虽然和独孤睿渊几人一样,都是皇室中人,可是他没有那么幸运,能有一个与自己齐心的兄弟。所以他也真心把独孤千辰当作弟弟看待,现在看到他这个样子,心有担忧也是在所难免!

  接收到端木卿流的眼神,独孤睿渊只是摇了摇头,对着他做了一个嘴型――“南宫雪灵”!端木卿流顿时了解了,哑然失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小辰,过来坐!”独孤睿渊略显低沉的声音响起,威严却又不失对弟弟的疼爱。

  “哦!”纵使不愿,独孤千辰还是起身,走到独孤睿渊旁边沙发的空位坐下。

  “不就才走了几天吗?至于这么没精神吗?”坐在另一边单人沙发上的慕容靖慵懒的说道。

  独孤千辰送了他一记白眼,“什么叫才几天?姐姐都走了快半个月了!”越往后说越委屈,不是说很快就回来的吗?都这么久了,还不回来!

  慕容靖张张嘴,刚想说什么,突然感到旁边冷嗖嗖的,回头一看,却发现轩辕夜寒正面色冰寒的看着自己。心中有些疑惑,他哪里又惹到了这尊煞神了?

  殊不知,他刚才的那句话不仅惹怒了独孤千辰,还惹到了轩辕夜寒。

  自那日南宫雪灵离开已经快半个月了,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回来,天知道他有多么的急躁,又有多么的不安,不是怕她不守信用一去不回,而是担心她会因为一些突发情况,不得已离开!毕竟,雪儿的身份,他一无所知。就连和她关系亲密的独孤千辰都如此的担心,更何况是他呢?

  “你和慕容的故事谈完了?”独孤睿渊的出声打断了轩辕夜寒的思绪,也将慕容靖从冰天雪地中解救了出来。

  “就他那口才,几天时间就没了!”说着,独孤千辰还颇为鄙视的看了慕容靖一眼。

  “嘿,什么叫我那口才?我口才怎么了?”慕容靖听了很是不服气,“辰小子,你给我说清楚喽!”

  独孤千辰不开口,傲娇的冷哼一声,将头撇向一边,不去看他,却在看到坐在单人沙发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的男子时,愣了一下。

  “他是谁?什么时候进来的?”独孤千辰的视线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问道。

  听他这么一问,众人的视线集体落在了那男子身上。

  其实在刚进门的时候,端木卿流三人就注意到多了一个陌生人,只不过当时只顾着独孤千辰低落的情绪,把人撂在了一边,现在经他这么一问,才想起来。

  要是那玄衣男子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不知会不会吐血三升,然后晕过去。他这么一个大活人坐在这儿都能被忽略掉,难道是他太没存在感了吗?

  可惜,他完全不知道!

  “白新水!”轩辕夜寒用三个字简洁明了的介绍了一下。

  白新水,也就是玄衣男子本来正兴趣盎然的看着独孤千辰和慕容靖斗嘴,谁知,独孤千辰偏过头后竟然注意到了他,居然还问他是什么时候来的!难道他进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吗?

  老实说,独孤千辰进门的时候还真没有注意到他,他一心想着南宫雪灵什么时候回来,根本没有注意到其他地方。在加上白新水坐着的单人沙发背对着门口,左边的长沙发上坐着轩辕夜寒和端木卿流,右边则是独孤睿渊和独孤千辰。

  独孤千辰进门就直奔向床,后来又和慕容靖说话,能注意到其他人才怪呢!

  白新水有些尴尬,但还是朝众人一拱手,“白某有礼了!”说完,还朝轩辕夜寒瞪了瞪眼。这么多年的情谊,就用如此简单的三个字来介绍他,还是兄弟吗?

  “没听过!”独孤千辰一脸的呆萌,这个名字还真是有些奇怪。

  白新水听到这句话,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这小子是专门来打击他的吗?

  见他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坐在对面的慕容靖向他投去同情的目光。习惯就好,想当初他也是这样被摧残的呢!

第37章 存在感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