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6章 夜半送药2

  “谁?”

  书房里的轩辕夜寒突然双眸一凛,深邃的凤眸瞬间晕了一层冰冷的水雾,周身气势大开。

  听到房间里传出的一声冷喝,南宫雪灵收敛心神,一个闪身消失在墙头,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书房里。

  看着突然出现的南宫雪灵,白新水心里震惊,脸上也不受控制的浮现出惊讶,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看了一眼还处于愣神状态的轩辕夜寒,白新水尴尬的干咳一声,然后识趣的出去了,还细心的关好了门。

  南宫雪灵看着明显还没回神的男人,冰冷不在,反而浑身透着一股呆萌。这就是所谓的反萌差吧!还真想看看他脸上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可惜脸上戴着面具。

  南宫雪灵在脑海里想象着,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昙花一现。

  轩辕夜寒原本还沉浸在南宫雪灵突然出现的喜悦中,听到她的笑声才勉强回神。可是看着南宫雪灵的笑容,轩辕夜寒不得不承认,他迷失了!迷失在了她的笑容里!

  这段时间以来的相处里,雪儿虽然也会时不时的露出笑容,可是大多时候都是笑意不达眼底。只有在面对独孤千辰时,那带着宠溺的笑恐怕才是最真实的吧!

  可是,刚才雪儿笑了!是那种很干净纯粹,不含一丝杂质的笑,只是一种单纯的表达自己现在心情的笑!

  真的很美呢!

  想到南宫雪灵是因为自己才笑的,虽然不知道在笑他什么,可是轩辕夜寒觉得很满足。连带着今晚在四海一居的委屈受伤,现在全都消失不见了!

  南宫雪灵径直走到桌前坐下,瞥了一眼还没回神的人,无奈的叫了他一声,“轩辕夜寒!”

  还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轩辕夜寒陡然听到有人叫他,思绪瞬间回拢,眼底闪过一抹戒备。却在看到南宫雪灵时,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窘迫,面具下的脸染上点点红晕。

  “雪儿,你这么晚来,是有什么事找我吗?”轩辕夜寒的目光左飘右移,就是不敢看她。一想到刚才自己看着南宫雪灵走神,轩辕夜寒就觉得很丢脸,也不知道雪儿会不会笑话他?

  说到笑话,轩辕夜寒突然有一个念头。雪儿刚才的笑不会就是在笑话他吧?

  想到这个可能,轩辕夜寒整个人都不好了!

  轩辕夜寒这边正不停的猜测着,而南宫雪灵也一样有些沉默。

  她是等独孤千辰睡着之后才出来的,只是有点担心轩辕夜寒的伤。虽然当时及时的用灵力帮他简单的治疗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完全给他修复好。按理说,有白新水这个药王传人在,医术应该也不错,自己完全没有必要担忧。可是,没有亲自去看一看,心里似乎总是有点放不下。

  但是,现在听到轩辕夜寒这么问,她却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尤其是方才在外面无意中听到冷天的话,让她有了个荒唐的想法:轩辕夜寒差点走火入魔的原因,可能在于她!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一切仿佛都能联系起来了。

  在慕容靖说完让自己做他的靖王妃这句话之后,轩辕夜寒的情绪似乎波动很大,还露出一股强烈的杀气。要不是他自己努力的压制着,自己又及时的察觉到,令他清醒过来,说不定他可能真的会冲上去和慕容靖打一架!

  有了现在的想法,要毫无顾忌的说出自己是因为担心他的伤才来的这句话,她还真有点做不到!

  忽然发现自己待在这儿,心里有些乱,总是会去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思绪有些不清晰。于是,南宫雪灵利落的起身,从袖中掏出一个白玉瓷瓶,然后走到轩辕夜寒面前,递给他,“这个药丸吃一颗既可,然后运功调息,你的伤会很快恢复的!我先回去了!”

  一串话说完,南宫雪灵身形一晃,在轩辕夜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离开了书房,独留轩辕夜寒一人在书房里看着瓷瓶发愣。

  她,就这么走了?

  白新水出来之后并没有离开,看见南宫雪灵从书房飞身而出,有些诧异的挑挑眉。

  这么快就出来了?

  怀着好奇,白新水推门而入,看到的却是轩辕夜寒盯着一个瓷瓶发愣的景象。

  “哟,佳人走得太快,是不是有些不舍啊!瞧你失魂落魄那样儿!”白新水打趣之余,不免有些担忧。

  看来还是低估了南宫雪灵对轩辕的影响!因对方的到来而惊喜失神,也因对方的离去而失落发愣,就连警惕性都降低到如此程度,有人进来都不知道!

  如果刚才闯进来的是想要他命的人,就凭他的状态,早就成刀下亡魂了!

  看来,这次轩辕是完全陷进去了!

  轩辕夜寒不知道白新水此时的想法,也不理会他脸上隐隐的担心。手一收,将白玉瓷瓶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对于轩辕夜寒那明显嫌弃的语气,白新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嫌弃?那我走!

  想着走,行动和思维却是相反的!

  白新水上前几步,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放到桌上,“喏,这个给你。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居然差点走火入魔!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

  “我知道!”轩辕夜寒直接打断白新水后面的话,他自己的身体自己心中有数!

  “你!”一听这话,白新水对着他又是狠狠一瞪眼,嘴巴张了张,却是没有说出来。

  衣袖一甩,白新水气鼓鼓的坐下,“算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废话我就不多说了!”

  端起桌上的茶杯,赌气似的狠灌一口,抬手,用衣袖随意的擦了擦不小心流出的茶水。抬首看着轩辕夜寒,目光颇为无奈,还带有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在。

  每次都说自己心里有数,让别人不用担心。可是,结果呢?

  一想到他每次的情况,白新水就忍不住生气,偏偏正主还丝毫不在意,跟个没事人一样!倒显得他在瞎操心了!可结果是,他又不能放着人不管!

  谁叫他认了个这么不听话的病人当兄弟呢?

  白新水不禁扶额叹息,这世道怎么就变了,大夫还管不住生病的人了!看来他得好好反省一下了,当初怎么就看上轩辕夜寒了呢?还得想办法制住他,不然以他现在的情况,还没等找到办法的那天,这小命就被收走了!

  等等!制住他?

  白新水猛地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轩辕夜寒,脑海中的那道身影逐渐变得清晰。能制住轩辕的人,不就有个现成的吗?

  南宫雪灵啊!

  就是不知道……

  轩辕夜寒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微蹙剑眉。

  “还有事?”

  白新水对上那双宛如汇聚了万千利刃寒芒的凤眸,没出息的吞了口口水。

  “呃,那个……我就是有个问题想问一下。”白新水犹犹豫豫的开口,这个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问。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个不停,脑中竭力思索着。

  正努力思考着的时候,白新水脑袋突的灵光一闪,“你刚才手里拿着的瓷瓶,里面装的什么?”

  轩辕夜寒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解,“疗伤的药!”

  疗伤的药?

  “刚刚南宫雪灵给你的?快给我看看!”白新水难以按捺心里的好奇,朝轩辕夜寒伸出手,催促道。

  看着他的动作,轩辕夜寒目光一凛,眼神冰冷的可怕,“她不会!”声音寒冷彻骨。

  白新水目光微闪,“防人之心不可无!她看起来神神秘秘的,谁知道她是什么底细,万一是来故意接近你的呢!”

  回应白新水的是轩辕夜寒挥出的一道劲风,白新水迅速的闪到一边,身后的一把椅子瞬间成了一堆碎屑。

  白新水有些后怕的回头看了一眼,“你来真的!”刚才幸好他闪的快,不然,他不死也重伤!

  “没有下次!”轩辕夜寒也知道刚才有些失控,出手重了些。可是,他不后悔!任何人都不能怀疑他心里最在乎的人,即便那个人是他的生死至交!

  “如果没事,你回去休息吧!”

  “最后再问一句,那个……”白新水顶着能头上能杀死人的目光,不怕死的开口,“南宫雪灵会医术?”

  轩辕夜寒盯着他看了半晌,就在白新水想夺门而逃的时候,低沉冷冽的嗓音传来,“她是慕容轩的姐姐!”

  “果然不出我所料!”白新水低低呢喃。

  慕容轩在医术上的天赋很高,一些连师傅他老人家都不能解决的疑难杂症,他却能清楚的说出解决的方子,还会利用丹炉炼制丹药。师傅也曾问过是从哪里学来的,他却只说是姐姐传授,其余的闭口不言。

  在四海一居的时候,听到轩辕瑾说在慕容轩的房里见过南宫雪灵的画像,当时他便有所猜测,没想到,还真让他猜着了!

  “好了,我回去睡觉了!轩辕,你也早点休息!”

  “嗯!”

  出了书房,白新水脸上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浑身散发着愉悦的气息。

  以后有人能制住他了!

  还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的轩辕夜寒带着南宫雪灵给的小瓷瓶,动作迅速的回到房间里。然后从瓷瓶中倒出一粒丹药,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盘腿坐回,运功调息!

第46章 夜半送药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