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蓝-愿你们天堂安好

  墓园显得很肃穆,天还没黑,这里的灯却亮了起来。若没有灯,这里便会有阴寒之气,让人不寒而栗。

这座墓园有几个人在守着,这里很安静,守墓人是有故事的,这里的每一个墓碑,都铭刻着故事,这片土地也流淌着故事。这是个充满故事的地方。

它们演唱者故事,只是我们无法聆听。

叶玹一踏进墓园,一行清泪无法抑制,流淌而下。

她轻车熟路的走到一座墓地面前,这座墓是双墓并存。就是沉睡了两个人在这里。这一座墓后,还有百多个墓。都是叶家的人。

墓碑上铭刻着叶玺,王玉曦二人的名字。材质用的印度红,象征着高贵,辉煌的事业,华丽,火红的年华。叶玹没有选择珍珠白,她的父母与众不同,无比高贵。这印度红的墓碑在这墓园里,十分夺目。 这就是她父母的墓。

“母亲,父亲,我来了。”

叶玹跪下,点起香烛,烧起纸钱。

“母亲,父亲。今天我干了件坏事,可是我不后悔。我会来陪你们的,但是在捉住凶手以后。”

纸钱烧的很旺,火光映在叶玹脸上,也映在穆清脸上。通红。

“今年蓝雨发展的很好,父亲你的心血在我手上,总归没有被挥霍。蓝雨又来了几个新员工,他们很好,很认真。也很聪明。”

纸钱烧着,有着灰轻柔得很,就往天上跑。

“我好想你们,想爷爷奶奶,想大伯二伯,想你们所有人。一个人真的很累,需要自己坚强的承受。”

叶玹泪水一滴一滴落下,远方的白云被染红,残阳如血,晃晃悠悠,想要落下。

“你们过得好吗?我过得也很好,就是心里很孤单。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因为我还要凶手血债血偿。”

墓园里刮起了一阵风,吹得火苗晃动不止,灰烬漫飞。

她的眼神凌厉,就像一把嗜血的刀,只差沾染鲜血,完全释放凶煞之气。

穆清见不得她这样,越是这样,他越觉得心疼。一个应该生活在象牙塔的少女,却背负血海深仇,不能放松一刻,甚至夜不能寐,闭上眼全是血腥画面。

穆清单膝蹲下,伸出手,抱住了叶玹。

叶玹挣脱开来,瞪了穆清一眼。穆清看得出来,叶玹的眼神很危险,很锋利。

“母亲,王叔叔这些年来很努力的在赎罪,不知道您是否原谅了他。我反正无法释怀。即使他是我舅舅。母亲,你还记得你最爱的蓝铃花吗?它今年开的很艳,蓝铃花餐厅的芸姨在蓝雨的帮助下,生意也越来越好。

魅影的魅叔叔当初待我们很好,其实他表里不一。不过没关系,现在明白还不晚。

曾经待我们很好的人,在您走以后,都过河拆桥。不过没关系,今天他们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

没有你们在,我的所作所为你们都不能看见。我应该庆幸,还是应该苦笑?

母亲,我变得越来越残忍了。为了复仇,我干了太多见不得光的事。不过,那些拥有兵权的人,也不敢动我一丝一毫。

这些年,玄门发展的越来越好,都快像一个缩小的蓝雨了。

前几个月,我们蓝雨和英美资源集团合作了。世界也不敢忽视我们蓝雨。我们的蓝雨越来越强大了。

蓝雨已经引领了中国的各种企业,独领风骚。当然,魅影也不甘示弱。不知道什么时候,蓝雨能发展到引领世界企业。不过我会努力的!只是,我想让你们看到。

你们在天堂吃的好吗?那里有母亲您最爱的蓝铃花吗?父亲,您不会再那么忙碌了吧。多陪陪母亲吧。

父亲啊,我都快忘了您的容颜了。但我始终记得当初您的亲切慈爱。同学们都说我好幸福,拥有这样的父亲母亲,拥有这样一个和谐的大家庭。”

叶玹的泪水像止不住的水阀,她的眼眶已经肿了起来,她的声音有些喑哑。她的膝盖已经开始麻木,她也不说什么,就那么跪在那里,那石板本是冰冷,如今已经暖和了。

“叶董,我是您女儿一名秘书,我保证,在我存在的日子里,我会好好照顾玹儿。我用生命起誓!”穆清说道,寥寥几句,却让人心头一暖。

叶玹没有说他什么,只是,在她脸颊的泪痕中,流过的泪水中,有一颗像珍珠一样的泪珠,是为了穆清而流。不是伤心,而是感动。

“家人们,愿你们在天堂安好。”

出墓园的时候,一只只洁白的鸽子在墓园上空徘徊,久久不散

“下班了,你回去吧。”叶玹道,上了车,不看穆清一眼,驾车扬长而去。透过车镜,她看见穆清静静立在那里,眼睛一直盯着墓园墓碑的方向,沉默不语。

“愿你天堂安好。”回头,叶玹的车已经往月上小区的方向驶去,穆清启唇,吐露这几个字。他周围的忧伤肆意。

白云谦逊地站在天之一隅,晨光给它带上霞彩。

清新的空气在郊外肆掠,却吝啬的不肯踏足城市。

青翠欲滴的树木在城市里生长,只不过穿上了一件灰蒙蒙的衣服。

一个小报刊亭在马路边,一个蹒跚的老人打开了这报刊亭。伴着门开的声音,来了一个,两个,来了一个又一个人。

有的人来买小说,有的来买食谱,有的来买杂志。

夏天的早上,天气很冷,有的人还戴着围巾,到了中午又要脱衣。

来来往往的人,还有的带着早餐。

“蓝雨财务部部长遭枪杀!”一阵惊呼,使得周围的人目光直勾勾的射了过来。

“蓝雨死人了!”路过的人都不可置信。蓝雨这几年来很少有命案,几乎没有。

“蓝雨财务部部长邪宇雯遭枪杀”的消息一时间占据各方头条。

“这是怎么回事!”叶玹怒声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使得蓝雨高层一个个低头不语,生怕触及霉头。

“穆清!穆清在哪里?”叶玹像一只暴怒的狮子,没一人吭声。

“你们……”叶玹也是气急了,邪宇雯本来是怀疑对象之一,如今却被枪杀。可笑的是,这么大个事件,没一个人知道详情。连穆清也不知道在哪里。

“叶董,底下……”蓝雨保安长急忙忙跑来,打断了叶玹的指责。

“他们来了?”叶玹按了按太阳穴,那群记者又来了。若是平时,自然多来,这种时候,实在是神烦!!!又有谁在背后推波助澜?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你们抵住。”

“叶董,他们人太多了!”保安长皱着眉头道。

“没事,会有人帮你们。”

“叶董,我们蓝雨的股票开始暴跌了!而且……我们的股票有近四分之一被魅影集团买下了!”在那边,一名负责股票与网络的人,转过轮椅,汇报道。

“没事,查清楚买我们股票的人。”叶玹只能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尽管她现在很想杀人!

穆清那个家伙,跑到哪里去了!

与此同时。

“你们是谁?”穆清眼睛被蒙着,他被捆绑着,动弹不得。地上很湿,而且恶臭不已,穆清的西装变得污秽不堪。

“嘿嘿,你不认识的人。”那为首的人也是很谨慎,即使穆清被蒙着双眼,也带着面具。说话的声音也是刻意改变了的。

穆清此时心里已经明了,这群混蛋,不知道会对蓝雨做什么!

“不要妄想逃跑,不然免不了皮肉之苦。你放心,我们会让你出去的。嘿嘿。”一阵邪笑,颤音使得这里有了回音,显得空荡阴森。

“对了,蓝雨的董事长可是个大美人~”那拖着的音调,让穆清很想打人。可是他不能轻举妄动,他的手机也被搜了,全身被搜刮了干净。幸好穆清不喜欢把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带着。

这个侮辱叶玹的人,他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

这里的恶臭与肮脏真的让人受不了!

绿意盎然,过去的伤口已经结疤,只是不会再生长。绿芽儿只会在别的地方重头再来。

一袭红衣,翩翩而至。

“主人,为什么这么早行动。您吩咐的都办好了。”他汇报道。

“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这可是那贱人自己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这一次,中国只会有一个大牌。世界上,也只会有一个中国知名品牌驰骋商业界。下去吧,慢慢来,我们时间多的是。看那群蝼蚁致死的表情,真是太棒了!”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

红衣如同来时,翩翩而去。眼神里满是无奈。世间最可怕的人,就是满腹仇恨的人,他们会蜇伏,等到给你致命一击,再仰天大笑。把仇恨与怒火加倍倾泻。

红衣一去,随着关门声,他的脸上不复光彩,像是失了魂魄。

即使世界都是我的,那又如何?

他又变得狰狞,即使如此,明知换不回想要的,也要继续下去。这就是人,有了仇恨,就不再像个正常人,失去理智。这种人,就像秀才遇到兵,满腹经纶也是枉然。

人生苦短,他们却把时间用来复仇。该说悲哀,还是该同情。

蓝-愿你们天堂安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