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蓝-晚会落幕

  酒店外有着一辆辆豪车,远在别国,这些人奢侈到到处都是豪车。

  除了豪车,酒店外还有一个个花坛,种着玫瑰。八月,本应该是衰败期,这里却因为各种原因,开的妖艳美丽。

  红玫瑰,坚贞不渝的爱,可惜,玫瑰总是带刺的。

  英国总是阴天,此时虽是夜晚,也阴沉沉的,冷冷的。

  叶玹就在酒店外的花坛旁,找了个座椅坐下,拿出黑包里的手机,开始搜寻信息。

  过了一会儿,叶玹觉得背痛,脖子酸,准备放松一下。

  却感觉背后有人,她还没来得及转头过去看是谁,只觉得背后有人在给她捶背,力度适中,舒适怡然。

  叶玹回头看,原来是绅士。

  “杰西。”叶玹喊出了他的名字,之前了解英美的时候看到过这个人的简介,不过没太注意。

  叶玹也只是猜测,直到玄门交了详细资料上来。

  “嗯。怎么不去里面跳舞?”杰西继续给叶玹捶背,目光温柔,力度轻柔。

  “没那兴趣。”跳舞要看舞伴,之前与穆清跳舞,叶玹觉得世界都变了一样,她看见穆清眼中闪烁的神采。

  看见他的笑容,世界都亮了。

  不过……

  叶玹自己起来,扭了扭疼痛的脖子,然后离开。

  杰西其人,绅士的品格,恶魔的执着。

  不巧,出来寻找叶玹的穆清看见了这一幕。

  穆清才知道,叶玹为他舞过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穆清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刻叶玹的真心快乐,叶玹那时像极了一只轻巧的黑色蝴蝶,黑色的连衣裙步步生莲,优雅自然,伴随着小苹果那首轻快的歌,叶玹真的很美,高贵的不可触及。

  如果早点遇见你,是不是能在伤痛来临时给你肩膀,是不是能让你给我留个位置。

  穆清一直都坚信,停下就是输,他从来都不会轻易放弃一丝希望。

  叶玹给他的希望,会是他牢牢抓住的绳子。

  “穆清,去跳舞吧。”与穆清这几天接触多的一个模特说道,她看见穆清秀丽的身姿就立在酒店的门口,一直盯着一个空空的椅子。

  “你自己去吧。”穆清丢下这句话就去找叶玹了,叶玹应该是回住处了,晚会的目的都达到了,叶玹不会再在这里停留。

  她看着穆清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暮色中,她仿佛名侦探柯南里的小兰,看见了新一的离开,再没看到新一的回来。可惜,她不是小兰,穆清也不是柯南。

  穆清心里住着一个美丽优秀的人,这是她模特生涯中看的最透彻的一次。

  叶玹回到房间,正准备关房门,不曾想有一只修长的大腿挤了进来。

  “什么人,保安!”叶玹大叫,同时手中的黑色包包已经甩了出去,毫不留情。

  “是我……”熟悉的声音响起,叶玹愣了愣,随即立马关门。

  穆清被黑色包包打中了头,腿又被叶玹关门压着,真是双管齐下,痛!

  穆清不是随便说痛的人,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目光紧紧追随那抹深蓝色的衣角。

  直到叶玹反应过来穆清的腿还在门缝中,才松了手。

  穆清的脸受到了波及,变得十分红,而大腿,大约是青紫了。叶玹的力量很大。

  “阴魂不散。”叶玹扶了下额头,:“进来吧。”

  “我是客人。”穆清道。

  “不受欢迎的客人。”叶玹冷冷说道,走到茶桌边,倒了一点水。

  “不速之客?不见得。”穆清玩味的看着叶玹。

  穆清也不见外,不在那里傻站着,自觉得走到沙发边坐下,那姿态俨然像个主人。

  “你还真是不客气。”

  “我们不需要客气。”穆清目光温柔,语调悠然动听,可听在叶玹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

  “是啊。”穆清清晰地感觉到叶玹的目光冷了几分。

  “你……”穆清哑口无言。

  “我怎么。”叶玹带着水杯过来。

  “给我的?”穆清指了指叶玹手中的水杯。

  “不是。”叶玹一口喝了杯中所有水,因为喝得太急,呛着了,咳嗽咳得十分剧烈。

  “慢点。”穆清道,一把拉住叶玹往怀里拽,像哄幼儿园小朋友一样拍着叶玹的背。

  “你,咳咳咳!放开我。”叶玹挣扎着要起来,又被穆清拽了下去。

  “别乱动。”叶玹身上有种香味是穆清从来没有闻过的,像一只纯洁的天鹅翩翩起舞带动的大自然的清香。

  叶玹很美,穆清又给叶玹下了个定义,叶玹很香。

  叶玹的耳根子很红,即使透过一层衬衫,她仍能清晰地感觉到穆清结实的肌肉,以及男子特有的阳刚之气。穆清身材很好,这是叶玹最想吐槽的。

  叶玹像只小兽窝在穆清怀里。穆清很贪恋叶玹的味道,就像吸毒一样,他对叶玹上了瘾,戒不掉。

  有些话确实很伤人心,而人心被伤了,就会死。心死,人还能算活的吗?

  静寂无言,只听得见各自的心跳在没有规则的律动着。

  直到玄门来报,晚会上发生大事,叶玹才被穆清放过。

  “门主。”玄门人很聪明,两个人都是玄门门主,一个是执有玉牌的门主,一个是玄门本身的门主。只喊门主二字,哪边也不会得罪。

  “什么事。”叶玹道,穆清此时坐在沙发上,什么也不说,看着叶玹处理。

  “晚会上菁菁姑娘被人下了药,我们查出是影堂的人。”

  菁菁是拍卖师,商业上的勾当应该司空见惯,怎么会中招?

  “具体。”叶玹凝眉道。

  “邪宇雯和菁菁都被下了药,且发生了关系。药是放在他们酒中的,那个上酒的服务员不知情,调酒师已经逃了。晚会十分乱……他们是在大家的目光之下行男女之事的。大赛总负责人杰西先生正在处理这件事。邪宇雯是蓝雨的人,杰西先生正在找您。”

  哦?这么简单的伎俩,菁菁也能中招?杰西是总负责人?邪宇雯怎么也掺和进来了!那家伙不是聪明得很吗?怎么也会中招?

  叶玹满脸不解。

  “先下去吧,让秘书告诉杰西,我们稍后就到。”穆清开口道。

  “是。”

  “怎么回事!”玄门人一走,叶玹就开口问道,目光冰冷。居然扯到蓝雨身上了,想必这事就不简单了。叶玹本来选择相信邪宇雯,就算蓝雨股份被占了近四分之一,邪宇雯刚巧被绑架,她也没打算怀疑他的。

  “那不是邪宇雯。”穆清直接让叶玹明白到了关键。是的!邪宇雯虽然有很多巧合,但邪宇雯也不一定是卧底。有可能是敌人抛出的诱饵。

  不过,谁能和邪宇雯那么像?这个世界可不像小说,还有人皮面具什么的,即使是整容,也不可能那么像。特别是那妖艳的气质,这世上没多少人能装的出来。

  “谁?”叶玹问的突兀。

  “邪末。”穆清却回答的十分完美。他知道叶玹问的什么。

  “邪末?”

  “嗯,蓝梓公司的CEO,与邪宇雯是双胞胎兄弟。”

  “他和邪宇雯不是一个阵营?忠心于哪个势力?”

  “如果血缘在商场有用,那么邪宇雯就不是蓝雨的人。”可惜,谁都知道商场比战场更残酷,没人会在乎血缘,除非血缘能带来巨大利益。

  “走吧,你还得去演场戏。”穆清拉着叶玹的手走去,叶玹却一把挣脱开来。

  “别逾矩。”叶玹带着警告的语气说道。

  晚会自是觥斛交错,可这时却乱成了一锅粥。

  “这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大胆。害不害臊!”可此人的目光一直盯着那缠绵的二人。

  “别看了,污了你的眼。”有的母亲蒙住了她们女儿的眼睛,自己却看得目不暇接,同时猜测是哪方势力的人。

  “这……”未嫁人的姑娘们羞红了脸。

  “世风日下啊!”有名望的老人们感慨道,却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有心机的老油条们都在等着主事人发话,晚会此时像集市一样嘈杂万分。

  记者们忙的不亦乐乎,心中感慨不枉此行。

  杰西刚进来便看到了这一幕。绅士般的他也顾不得自己的气质,此时青筋暴起。他冲上前去,大力分开了二人,用外套遮住了菁菁的春光,拦腰将菁菁抱了起来。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他是总负责人,也都知道他待人温和,彬彬有礼。但此时他的目光却像刀子一样,毫不留情的丢了过来,让人毛骨悚然。

  “看了不该看的,总会付出代价的!”杰西冷冷说道。拨开人群,带着菁菁离去。

  当杰西把菁菁安置好,就立马赶回了酒店。这件事,他一定会让人付出代价的!

  叶玹和穆清已经到了。

  “你们蓝雨给个说法吧!!!”杰西蓝色的眼球布满了血丝,看上去十分骇人。

  “没什么说法,都被下了药。”叶玹道,她的气场像女王一样,一点不弱于杰西。

  “可这个人毁了我妹妹的一生!!!”杰西几乎嘶吼着说道。自从出生以来,他只为两个人失态过。一个人是小樱花,另一个就是这个傻得可怜的妹妹。

  “怎么不说毁了他的一生。”叶玹指了指脸色潮红的‘邪宇雯’。‘邪宇雯’药效还没过,还在扶他的保安身上蹭,极度妖娆,风情万种。看在叶玹心里却有点恶心。

  叶玹本来想说‘毁了蓝雨员工’,可这个人并不是,也不配!

  “他不重要,我妹妹贞洁都被毁了!”

  不重要!呵!这就是上位者的想法,不在乎的人就贴上‘不重要’的标签。

  “别说这些了,让晚会落幕,封锁消息,再让他们自己去查,多费口舌只会越来越难办。”穆清在叶玹耳边说道,然后去主持晚会落幕。

  “封锁消息,你知道什么更重要。你要想让你妹妹的名声毁于一旦,我也奉陪到底。我们蓝雨损失的不过是一个不中用的员工,你损失的……”叶玹的话让杰西渐渐冷静下来。

  “把这个人带着,我们走。”杰西对保安说道。

  至此,晚会落幕。

  不过,很多事情接踵而来了……

蓝-晚会落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