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荆棘

  蓦地,郁寻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身处迷雾之中,立即反应过来自己又来到了禁园。正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忽然又发现前方的迷雾仿佛被一层一层拨开,露出来一条荆棘小路来。

路旁的荆棘一见人便疯狂的生长起来,达奚堇背着郁寻下意识的后退,直到背后的迷雾也逐渐散开变出了长满荆棘的小路才骤然停下。

奇怪的是,荆棘生长到一定的范围便停了下来,中间留出的空隙刚好够一人走过去,只是难免可能被荆棘扎伤。

郁寻挣扎了一下,想从达奚堇的背上下来,却不小心令手被身旁骤生的荆棘划了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一滴一滴掉落,落在了荆棘上。

荆棘得到了鲜血的滋润,似乎生长的更加疯狂了,一大片荆棘生长的不留一丝空隙,很快便包围了黎希和郁寻两人。

达奚堇当即将郁寻护在怀里,下一瞬,突然柳暗花明般,路还是原来的那条小路,只是荆棘安分的生长在路旁,又有密网拦着,更本长不到路中间来。

是幻觉吗?郁寻离开达奚堇的怀抱,看着手上仍在滴血的伤口。

达奚堇一眼瞧见了郁寻手上滴血的伤口,立即摁住,伤口却没有止血的趋势。

郁寻拂开他的手:“没用的,一流血就停不下来。”

“难道就任你的血一直流吗?”达奚堇面色平静,却隐隐带有怒气。

“死不了。”郁寻无所谓道,恍惚记起了一些曾经遗忘的事。

她不能受伤的,一旦流血了,便止不住,因此时刻被人看管着,不许打闹戏玩。唯一的一次偷偷溜出了看守人的视线范围,却意外跌了一跤,擦破了皮,她第一次体验到疼痛的感觉。

那一日,血也如现在一样一直流,一直流……

郁寻恍然回神,忽然感到手上温热的触感,一低头,居然看到达奚堇吻在了她的伤口上。

半响,达奚堇才松开她的手,抬起头来,嘴唇上染上了殷红的血色,眸瞳也看起来更加暗沉,少了几分温雅,多了几分邪魅,看起来愈加惑人。

不知道自己不是因为血流够了,还是达奚堇的原因,总之伤口总算是止住了血。

达奚堇笑得邪肆:“我吸了你的血,我们算是立下了生死与共的血契。”

“你在开玩笑。”郁寻神色自若的否定道。

“我在很认真的说。”达奚堇收敛了嘴角的扬起的弧度。

“我知道,你在很认真的与我开玩笑。”郁寻的眼里不自觉的带了抹笑意。错开他,往前走。

“好吧,我的确是在开玩笑。”达奚堇见骗不到她,只好承认了。立即跟了上去。

要立下生死与共的契约,的确不会这么轻易。

“郁寻!”走着走着,忽然听到一道又惊又喜的声音传入耳中。

郁寻寻声四下望去,半天没看到除达奚堇之外的人。

“闭眼。”达奚堇提醒道。

郁寻没理会他,凭直觉向荆棘丛生走去。达奚堇刚想阻止她,却惊喜的发现:郁寻每向荆棘靠近一分,荆棘便向后退一分,直到中间的荆棘完全退去,空出了一条路来。

荆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