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风墨仙尊

  偌大的五神殿内,各路人马都在席间互相寒暄招呼,你来我往,一片官方和谐之气。这时,门外传话人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宏亮而具有穿透力,不紧不慢:“神尊到!魔君到!皇上到!妖王到!酆帝到!”

众人一听便瞬间安静并各自归位,全体起立微微弯腰,恭敬的迎接六界至尊的到来。整个队列隆重壮观,两个神兵打头,后面紧跟着四个神女,排成方形队列,中间是六界至尊,每一个后面也都跟了两个人,最后依旧四神女二神兵。中间,神尊手握权杖,着一身金色华服庄严进殿;魔君身形魁梧,眼里透着凌厉之光,邪魅的黑唇显得神秘,进殿便对众人诡魅一笑,让人有说不出的感觉,没有庄严神圣的感觉却仍然不容丝毫侵犯;而后进殿的是人间帝王,一副英气,豪迈洒脱却又不失风度,华丽龙袍显出他不俗的贵气,不输其他几位分毫;然后是妖王,一袭墨绿长袍,长袍上花纹以银丝金线绣成,最重要的是其聚妖界万物之气,自有一股墨绿清香不失雅气。加上妖王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倒也还算有灵气,并不违和;最后是酆都大帝,红眼红衣红发,却并不让人害怕,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端庄大气不失风度,一身艳红倒显得他颇为俊美。

待五神上座,传话人便接着对众人喊到:“坐~”声线拖得很长,“时辰到,开宴!”随后众人落座,清音雅乐便响了起来。

乐灵犀在一旁一睹了至尊们的风采,觉得这辈子都值了,他们真是担得起六界至尊的称号,就他们这一走就堪比视觉盛宴,就连她那个不堪的妖王父亲她也不得不佩服几分。可是她怎么数都只有五个,传说中的仙尊呢?想着奇怪便转头打算问云素,结果看到云素一脸哀怨:“云素,你怎么了?”

“风墨仙尊居然没有来,这!这不合道理啊!”云素更是觉得奇怪,连面前的美食都没心情品尝了。

“会不会是有事不来了?”乐灵犀微微有些懊恼,她其实很想见见这位尊上。

“不会吧。不来的话仙界那边就会有人发话说明原由了,我们再等等再等等。”

显然,不止两个姑娘奇怪为什么风墨仙尊缺席了。整个宴席间的人也都相视用眼神询问沟通,当然都是见多识广的大人物,一会儿便也不追究根源了,各自忙着各自的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上头坐着的五位都没有发问,哪轮得到他们操心。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后,仍然不见仙尊到来,神尊便终于向仙界方向问出了众人的疑问:“在座有哪位仙家知道贵界风墨仙尊没有到席的原因吗?”

仙界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威望仅此于风墨仙尊的东华上仙回了话:“回神尊,风墨并没有说不参加本次宴席,且即使不出席也会提前告知到位。可能临时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大家不必担心,据我刚才观微,他已在路上。”

“恩。”神尊微微点头不再过问。

云素一听仙尊还是要来的,顿时又激动起来,她又可以好好饱饱眼福了。乐灵犀心里更是充满了期待,早就在根据上座五尊的模样无限脑补这个仙尊的风采了,突然想起点什么,便转头问云素:“云素,刚才他们进殿的时候一人后面都跟了两个人,现在那些个人依然可以坐在他们旁边,都是什么来历啊?”

“那个啊,一般一界之首都是政务繁忙事务繁多的,一个人忙不过来就需要有人辅佐帮助,称其为‘辅音’;另外一个称为‘侍子’,就是负责尊上者生活起居的,这样六界至尊才能够安心统率本界。你可别小看了辅音和侍子,他们的地位很高,不仅受人尊敬说话管用,而且尊上者不在时他们都能做主,毕竟其主就荣嘛。当然辅音比侍子要略高一等,不过两个差不多啦,随便哪一界有新尊上位要选辅音侍子或是有尊想要换辅音侍子,那一界都会有大量的人挤破头的参加竞选,希望能被看中挑选上,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我说我爹爹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吧,还有些夸张。爹爹上头除了妖王就还有他的辅音和侍子。”

“真是讲究。”乐灵犀惊叹,这一段时间她真的知道了很多以前从没听说过的事情,“可妖王旁边只有一个人啊。”

“妖王的辅音就是她的姐姐呀,前不久寿限到了已经陨灭。妖王懒散,一直没有选新的辅音,可你不知道妖界多少人在等着妖王什么时候想起这事开始竞选呢。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都有。”

“这种事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在妖界就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真是觉得自己白活了这十六年了。”

“别这么说,你这不是知道了嘛,你往后日子还长着呢。”云素安慰道,突然想起重要的没说,“噢,不过风墨仙尊到现在为止既没有辅音也没有侍子。”

“为什么?”

“这就是他令六界都敬仰佩服的地方之一了,能力强大。他处理事务从不需人辅助帮忙,常常就能事半功倍,偶尔就东华上仙帮个忙出个主意什么的。压力虽大事务虽多,他也都能一个人担起这个责任,众仙齐聚大会的时候大家都会劝他选辅音侍子,可他都回绝了。只要是风墨仙尊决定了的事就没有人能够改变,他性情孤高清冷,连辅音都不需要,自然也不需要人照顾他生活起居。”云素说着眼里都全是佩服。

“那他就这样一个人吗?多孤单啊?怎么不成个家呢?”

“哈哈哈,成家?灵犀你真的是很天真,等你见过他你就不会认为他需要成家了。风墨仙尊戒情摒弃贪嗔痴念潜心修仙,在六界都是出了名的清高,虽说六界都有双修,也不禁恋,但仙尊是绝不可能会对谁动心思的,再漂亮的仙女在他面前他都不会多看一眼。所以我之前才会说那些倾慕他的人也就只敢远观,并不敢再有多余的非分之想。”

“原来是这样啊。诶?你说有些尊上的辅音侍子是女的,他们会不会日久生情啊。”乐灵犀突发奇想想到了这个。

正在喝梦魂酒的云素显些被她弄得呛到,放下杯子,“这在六界都是不可以的,这是**禁恋。先不说六界都讲求门当户对,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一般都会被阻止,即使两人坚定在一起了也不被众人所看好。辅音侍子论身份倒是能和至尊相配,可辅音侍子按六界理来说是比自己的尊上者要低一辈的,所以这是禁恋,被发现会遭天雷地火的极刑。”

“啊?那么严重啊,好吧。”乐灵犀决定不学着云素八卦了,她还是好好品尝美食要紧。

又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乐声停止,门外声音突然想起:“仙尊到!”

众人应声起立微微弯腰迎接最后一位尊上。只见天边一袭白衣的仙人正踏风缓缓降落在大殿前,带着一阵清爽醉倒众人。衣袂飘飞,黑发如瀑随风飘起又倾撒而下,衬得他月白色的素衣更显圣洁,衣角袖袍上水蓝色的绣纹淡雅华贵,他身后神界金灿灿的背景也在他的风姿下变得黯然失色,只有他完美融入金色光景,周身透着素白光晕向众人缓步走来。安风墨手持白色佩剑,剑下流苏随他步伐摇曳,精致五官宛若天人,目光深邃犹如星辰,精明镇定里透着一丝和缓,优雅淡漠里透着清爽冰霜寒气,步步生花,淡然自若。似流光月华,如水天明镜。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里却又透着怜悯终生的慈悲,不谙世事的深邃瞳孔里却又透着经历世间百态的沉稳和淡漠。

走到上座,先和其余五尊礼貌相视,便转身面对台下众人,开口声音如玉碎:“仙界有急事临时处理,耽误了宴会时辰望海涵。”说完便优雅一摆衣袍后尾翩然落座,丝毫不给众人回应的机会。

乐灵犀在一旁看呆了,世上竟有这样的人吗?之前的五尊如何能与风墨仙尊相提并论,亲眼一见才知道云素描述的丝毫不夸张甚至远远没有讲述到位,连她之前所想象的都比不上眼前人真实的存在。这样的仙资风采,这样的优雅淡漠,任何语言的描述在他面前都会显得苍白无力。就像从画中走出来一样,可又有什么画能够装得下他的绝美素净。这样的人。不怒自威,怎会不让六界众人叹服敬畏。如万年寒冰孤高清冷,比神祗更庄严圣洁,令人心生向往和尊仰却多看一眼都觉得是亵渎。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强大气场却偏偏让乐灵犀觉得安稳,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过如此安心熟悉的感觉,仿佛只要有安风墨在,就算下一刻就天崩地裂六界覆灭她也不畏惧丝毫。

云素一脸花痴的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此时乐声已再度响起。她看向一旁仍在发呆沉思的乐灵犀,轻笑出声,“看傻了吧,我就说六界没有一个女子不拜倒在风墨仙尊衣角下,哈哈。”

乐灵犀回过神来,她却是无言以对,她承认她拜倒在风墨仙尊脚下了。之后的宴席上,乐灵犀一直偷偷的看着上座的风墨仙尊,观察他的一举一动,拿筷夹菜优雅,端碗吃饭优雅,两指捻住酒杯抬头喝酒优雅,他的一切都那么完美。

宴会过半,众人基本都吃完菜肴开始品尝玉果,饮酒作乐。七仙女起身献舞,身姿曼妙;乐神和着清音雅乐高歌,声音婉转动听;众星君开始摆棋布局;众人皆举杯欢歌,乐得自在;上座六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当然话最少的便是仙尊,他只在别人敬酒碰杯是礼貌回应,魔君平日虽性情孤僻与其余几尊都不和,但借梦魂酒助兴也与他们相处甚欢。一片热闹祥和之态,乐灵犀却也知道各界看似和睦实则暗潮汹涌,心都不合。听云素曾告诉过她,魔界最不好管理,魔君夜无殇野心勃勃一直在寻找机会想要统一六界,有人想一统六界就有人为了自保放弃一些大义,心怀怪胎各自有小算盘的人太多。只是风墨仙尊一直努力统一众人之心,因其颇受众人敬仰,再加上其他五尊的震慑,六界便也还算太平。

酒过三巡,乐灵犀有些微醉,她自知酒量不好便不敢再多喝,连忙喝了几杯一旁解救的冰凝寒露,才感觉好多了。看一旁云素兴头正欢,也不需伺候就想着出去透透气,起身便往神殿外走去。

殿外,微风和煦,凉爽舒畅。心念所致,乐灵犀想好好参观参观这五神殿的外观,便慢慢绕着大殿外圈游走。刚绕到大殿后方便看到殿墙角落里潜伏着一个人,那人黑布遮面,一身简装干净利落,手中拿了一把灵巧的宝剑似乎准备干些什么,转过头发现了正在看他的乐灵犀。随后不等乐灵犀反应便已被那人擒住,“别出声!否则杀了你!”,蒙面人低声说道。乐灵犀心中大叫不好:这人在神界穿成这样定不是什么好人,都怪自己反应太慢还被他擒住了,这下可如何是好。眼下没有别的办法她只能强装镇定和这个蒙面人周旋一番,“你是谁?鬼鬼祟祟在这里做什么?”说着两手便在掌心凝气,打算用云素这些天教她的法术趁机逃生。

蒙面人眼神一变,没想到这小姑娘还有点胆识,假装咳嗽两声掩饰着说道:“我是谁,要做什么都和你没关系。我看你我同属妖界,我也不想滥杀无辜,只要你不把遇到我的事说出去,我就不会为难你。”蒙面人看着乐灵犀一对可爱的妖耳朵玩味一笑。

“万一你做坏事我也不说吗?再,再说了,我凭什么相信你会放我走。”乐灵犀一脸质疑。

蒙面人玩弄意味更加深重,看她没有威胁便放开了她。“现在相信了吧?我可是说话算数的就是不知你说话算不算数。”

脱离了控制,乐灵犀轻舒一口气,整理整理衣物,仰头看着比他高一头的蒙面人说道:“我又没答应你什么,哪里来的算数之说。恩。。。要我算数也可以,你得告诉我你要做什么?”

蒙面人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小姑娘笑意更浓,双手抱在胸前说道:“真想知道?”

“真的啊。”

“恩?”蒙面人故意拖长了声线并凑近乐灵犀故作生气状。

“真,真的啊!就是真的!”乐灵犀显然被吓到了,但还是鼓足勇气。

蒙面人想了想,一摊手:“行,说就说。我偷了神界的灵天剑,打算带回妖界救人,救完人我便归还。”

“这么说,你不是为了做坏事?”

“那是,我可是好人。”

“你骗人!哪有坏人说自己是坏人的,而且你为什么拿剑救人?”

“因为这把剑是好剑啊,可以救人的。它是用上古神石打造的。六界中仙界的剑是最好的,这把剑便是仙界的,至于为什么会在神界我就不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好吧,我答应你,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但是你必须要归还这把剑,如果让我知道你没有,我就把事情告诉神尊。”乐灵犀义正言辞,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从瓶里拿出云素送她的灵蝶在那人身上放了放。“好了,你要是说话不算数我的灵蝶就会找到你的。”

“行行行,我说话算数算数。”蒙面人有些急了,忙着要打发乐灵犀走,他可要没时间了,不能再这么和她耗下去。

“好,那你快走吧,别被发现了。”乐灵犀说完蹦蹦跳跳的往回走去,她觉得她做了一件大好事,开心的不得了。

蒙面人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好笑的自言自语道:“这小女妖可真是,不知道灵蝶跟踪对道行比她高的人没用吗?不过做事还挺周全。”

乐灵犀回到五神殿,刚坐下没多久,一神兵就火急火燎冲进了五神殿,单膝跪地像神尊禀告:“神尊,就在刚才,灵天剑被盗。”

此言一出,六界众人皆惊讶:是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在六界众人眼皮底下公然盗剑。不约而同都看向神尊和仙尊,神尊眉头微皱。安风墨的表情却丝毫无变,没有半分波澜。

“立即调遣精兵侦查下落,务必追回灵天剑。”神尊命令道。听到这个消息,比惊讶更多的是尴尬和内疚,灵天剑本是仙界之物,是难得的好剑。礼尚往来乃六界常理。一千年前安风墨偶得一块神界上古神石便亲手造了此剑作为礼物送与神界。神界虽也委派神兵看守却不想还是出了差错,还在六界宴会举行之时丢失。

“神尊,本妖有一言,望神尊采纳。”妖界宴区,一男妖发了话。乐灵犀一看正是那个一个月前伙同其他几个男妖欺负她并杀了妖姑的人,心下厌恶至极。

“噢?说来听听。”神尊说道。

“六界宴会之时,各界都齐聚神界,神界虽严查门禁但人多难免杂乱也总有纰漏疏忽的时候,我建议查查在场各界人物。”话音刚落,反对声四起,能参加六界宴会的不说名声响彻六界却也都还算是各界精英,灵天剑确是天下难得的好剑,但大家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还不至于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自毁名声,况且那剑是安风墨亲手所造,没有谁那么不懂事敢偷了安风墨的剑,这么查算什么,简直空穴来风。男妖看看情势阴谋得逞的阴邪一笑开口道:“大家不必着急,刚才是在下口齿不清。在下只是怀疑殿内一人,因不好明说,所以才出此下策。”

“但说无妨。”神尊答允。

男妖立马把手指向乐灵犀,众人也都齐看向乐灵犀:“这个小妖怪本是我妖界低贱侍女的女儿,后不知用什么方法迷惑了云统领的女儿云素妹妹,让素妹妹认她做了贴身侍女并把她带到了这里。大家都见多识广可她却没见过如此宝物,可能是听云素妹妹说起此剑并探知了藏剑的地方才心生贪念。”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从来没和她说过灵天剑!”云素一听就急了,立马站起来反驳。

“素妹妹,你就不要再替她说话了。你年纪太轻看人不准我们不会怪你的。”

“你凭什么说灵天剑是她偷的?”云素不服气。

“这很简单啊,刚才席间只有她一个人中途出去过,我相信不止我一个人看见过。”

乐灵犀听了这话有些不知所措,剑不是她偷的,可她却知道剑是谁偷的,但她答应了别人就绝不会说。只是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着她,风墨仙尊的星眸也是盯着她的,她要以这样的印象被他记住了么?她该作何解释?

“说,说话要拿出证,证据!你有吗?”乐灵犀强装镇定,努力让自己话语通顺。别人怎么看她她不在乎,可是感受到风墨仙尊的冰凉目光她就不由的慌了起来,她根本不敢微微瞥他一眼。

“所有看到你出去的人都是人证,至于剑嘛,你当然不会藏在身上,谁知不知道你有没有同伙,等下请神尊派人一查便知。”男妖越说越得意起来,他今天坑定她了,一个月前的气终于要出了!

“好了,大家都坐下吧。事情没搞清楚前不能妄下定论,不过这位姑娘也确有可疑之处,需重点查问。”神尊打断了男妖和乐灵犀的对峙。话音刚落立马有神兵一左一右把乐灵犀架到了六尊座台下。云素想要阻拦却已来不及,只能静观其变。

大殿内虽有不少人,却静得能听见针掉落的声音。乐灵犀跪在六尊脚下不知所措,宽阔的大殿,威严的六界至尊,各界精英齐齐而坐,她娇小的身躯不停发抖显得更加渺小。

“姑娘,不用害怕,你告诉我你出去可否见到过什么人?”神尊发问。

乐灵犀闭上眼睛静默片刻,突然睁眼说道:“没有。但我乐灵犀清者自清,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做过的事我也会勇敢担当。”乐灵犀跪在地上盯着安风墨的素白锦鞋坚定回答道,她要坚强,答应了别人的事不能说,自己没做过的事也是问心无愧。在场人被她突然的坚定震慑到,她声音不大却清脆有力,底气十足。就连安风墨眼里也闪过一丝惊讶,但他很快就恢复如初。

乐灵犀此话一出,脸色突变的是妖王。乐灵犀?他亲自取得名字,怎会有错。这么多年他显然是忘了有这么女儿。

第五章 风墨仙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