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送药初识

  继位大典之日。清晨,司徒祤早早等在乐灵犀房门口。

“小犀牛早。”乐灵犀刚打开房门就听到一个有磁性的好听的声音。

“司徒早啊。”她强挤出一个微笑说道。这几天她的压力真的太大了,继位大典比试在即,她实在没办法从心底里笑出来。

“我给你做了莲藕清粥,先吃了再说吧。”说着便拉过乐灵犀要带她去吃东西。

乐灵犀看着前面散发着一身温暖的司徒祤,突然停下脚步。

“犀牛?”司徒祤转过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司徒,这些天谢谢你。你和云素都一直陪着我,你每天还对我照顾的那么周到。我真的。。。”她以前觉得司徒祤总是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可他总是一直暖着她,世事再冷她也不觉得冷了。和他相处这几天,她感到很轻松。她现在觉得他真的很好,就像他的大哥哥一样,他说什么她都无条件相信。

“小犀牛,跟我讲什么谢谢呢?别想那么多了,我会一直在的。走吧,再晚该来不及了。”司徒祤会意而笑,让人如沐春风。

妖王殿前的宽阔广场的两旁已摆好五尊之座,大概离座位后面有一丈远的距离处,已站满了妖界众人和听到风声赶来看热闹的其余五界之人。

时辰到,五尊到位。乐灵犀带着司徒祤和云素走到殿前,站在高台上看向广场,广场中央,四个统领已并排站好。

“灵犀加油,看你的了。”云素在一旁小声鼓励道。

“小犀牛,去吧。不要太拼了,保全自己最要紧。”司徒祤担忧的说道。

“恩,我会的。”乐灵犀转头看向他们,给了他们一个微笑便转身飞下了大殿的高台。

现场一片寂静,待乐灵犀落地,一个统领讽刺的拱手笑道:“大王别来无恙啊。”

“少废话,开始吧。你们谁先上?”乐灵犀瞥他一眼。

“当然是在下。”该统领继续发话。

“来吧。”乐灵犀说着便念决召出剑来。

“哦?这把可是妖界最好的剑,大王这两天才开始用的吧?当心驾驭不了。”该总领继续讽刺道。

乐灵犀懒得听他带刺的话,提剑便向他掠了过去。只见那人身形往右一闪便轻松躲过了乐灵犀的招式,趁她不及转身之际便挥剑攻了上去。乐灵犀仓促转身以剑相抵,被推出了几十米远,该总领丝毫不手软,不等她反应便又继续想她刺过去,乐灵犀仓皇躲避,手臂却还是被划了一剑,血瞬时染红了她的袖子。三招已过,乐灵犀招招处在劣势,情况不乐观。她顾不得什么疼痛,不待正了身形就反手提剑刺了过去,那统领一时疏忽,没想到她会突然反攻,左腹便中了一剑,疼的身子一抽搐就倒在了地上。

“你个臭丫头,你居然使诈!我不和你打了!”说着便招来人搀扶起他,捂着左腹退到了一旁。现场顿时熙熙攘攘一片议论声。

高台上,云素和司徒祤窃窃私语。

“不是吧,这么容易?我看他平时挺厉害啊。”云素看着没过到十招便已投了降的统领惊奇道。

“一切皆有可能,他们觉得小犀牛修为浅薄,自然会掉以轻心,我料到他们会轻敌,才教小犀牛比试时见缝插针,来他个猝不及防。”司徒祤娓娓道来,这些还是在他掌握之中的。

“那也不至于中一剑就投降了吧,真没用。”云素在一旁不屑道。

“这些奸佞小人擅长的是偷奸耍滑,说是带兵经历过大战的统领,实际都是受不得伤吃不的苦的败类。”司徒祤眼中闪着恨意与不甘,再看向已经受了伤的乐灵犀,他目光又软了不少,他心疼她的皮肉之苦,更心疼她小小身躯要背负这么多。

广场中央乐灵犀握剑独立风中,字字铿锵的喊道:“下一个是谁?”气势虽大可她心里终究是虚的,她知道她只是险胜一局,就这一局她便已有些吃不消了,下一个便不会像这个这样轻敌。

“我来。”第二个统领说着便走到了中央,站在了乐灵犀对面。

两人摆好架势便动起手来。这个统领招式凌厉,不出他们所料,果然招招致命,动作快如疾风,打得乐灵犀只能勉强胡乱以剑招架,步步退避。转眼间数十招已过,乐灵犀身上早已无数剑痕,她大汗漓淋的喘着气,竭力架接其招式。想着司徒祤教她的那些出其不意的招式,在脑海里迅速回想以哪一个对抗最为合适,努力看清其剑招寻找着其中空隙。终于,她等到一个合适机会,趁那人举剑落下之际,乐灵犀一个翻身躲过剑势,飞身而上,双手结印向下打去。该统领本要飞起追上去,却不料被乐灵犀突如其来一个掌印打了下去。乐灵犀趁机俯身朝下,举剑向那人挥出一道剑光,那人来不及反应,狼狈转身险险躲过。再回头,乐灵犀就以剑向下,从空中向他俯冲下来,躲是来不及了,便只能运足气硬接了这一招。这一剑乐灵犀用足了全身功力,剑气强大,又是居高临下,威力猛增。刚与该统领的剑相撞便打出朵朵剑花,两股强力碰到一起,只见一团强光乍现发出巨响,两人便都被弹了开去。乐灵犀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喉咙一甜,便感觉到口里有腥味,她强忍着不适,生生咽下这一口鲜血不让人觉出她受了重伤,强撑着站了起来。另一旁的统领便是一口老血吐出,在地上蠕动了许久,才缓缓站起。乐灵犀看他还要继续打,便赶紧摆好了架势,丝毫不服输。过了这上百招他一样被她打出了内伤,谁怕谁还不一定呢。那个统领大吼一声便向她冲了过来,乐灵犀抬剑一挡勉强挡了过去,险些就要站不稳。她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每挥一剑每打出一道剑光都在大量消耗她本就不多的内力和真气。那统领见她重心已不稳,趁她分神之际,抬剑便向她刺过来,正中乐灵犀腰际。乐灵犀只觉得脑袋一懵,感受到的便是剧烈的疼痛,痛得她大汗直流。那人得逞一笑准备拔出剑来,却见乐灵犀强忍剧痛手握住他剑的剑身制住了他要拔剑的动作,另一只手结印聚气用尽全力向他心口打去。只见那统领面色一紧,大口鲜血喷出,放开了还插在乐灵犀腰间的剑便向地上倒去。乐灵犀这一掌用了全力,直直打断了那个统领的心脉,其必死无疑。

看着渐渐化作灰烟飘走的统领,乐灵犀虚弱的笑开。全场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看着这个还坚强站立在中央的小姑娘,摇摇晃晃娇小的身躯另人心疼。乐灵犀没有放开那把还插在她身上的剑,握在剑身上的手已被划出深深的剑痕,血顺着剑身直滴到地上。

“啊!”撕裂般的惨叫声在场上回荡,她拔出了长剑!剑拔出的瞬间疼得她身体抽搐不断,再支撑不住跪坐在地上,鲜血泉涌般流出。

“小犀牛!”

“灵犀!”

“大王!”

司徒祤,云素和云总领见状都惊叫出声。现场许多人都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座上五尊皆惊异,就连安风墨都微皱了一下眉头。司徒祤飞身而下,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乐灵犀身旁,一把抱住她弱小的身躯。

“小犀牛,你干嘛那么拼,这种苦肉计你也使得出来!”司徒祤满脸心疼,笑容全失。

“司徒,我没事的。后面还有两个人呢!”乐灵犀已虚弱无力,却还惦记着比试。

“你就别想那个比试了,来,我先给你疗伤!”司徒祤有些恼,她自己已经这样了,还满心想着比试!

“司徒公子不合适吧,这比试还没结束便要急着给她疗伤!”剩下的两个统领显然被乐灵犀的拼命打法吓到,却看她身受重伤,如果打下去他们会有很大的机会,自然要阻止司徒祤为她疗伤。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灵犀已经这样了怎么和你们打?这样公平么?!”一旁云素大声说道。这群没有人性的东西,一个个都是那么令人恶心!

“她自己说好的要和我们比试有什么公平不公平之说。现在中途疗伤算怎么回事。”该统领仍然咄咄逼人。

一旁司徒祤也不管他们怎么说,自顾自的给乐灵犀疗伤。反倒是乐灵犀听了这话挣扎着要起来:“司徒,你让我起来,我还可以的,不用你给我疗伤。”

“别动!你可以什么呀,你看你流那么多血再不疗伤你会死的!”司徒祤严肃说道,话语不容拒绝。

“可是。。。”乐灵犀还想说些什么,被那个统领打断。

“哈哈哈哈,原来妖王是如此不守信用之人,违背比赛规则,中途还当着众人的面疗伤。”

“我宣布,中场休息!”不温不火的声音响起,众人皆看向发声的地方。说话的正是五尊之一安风墨。

那个统领显然有些诧异,却还是不甘心的说道:“仙尊这手插的好长啊,我们妖界内部的事也要管管。”

“既要本尊给你们作见证,本尊就有权管。”安风墨眼睛都不抬一下,冰冷出声。端起一旁的茶盏喝了一口茶。

“你,你这样不公平。明明之前说好了的,哪有中途休息疗伤的道理!”统领气急败坏。

“公平?”安风墨说着放下茶盏看向那个统领,把他看得心里一抖,“按此次比试的规矩,你们三个单独轮流和我比试,若你们赢了我便让出这个仙尊之位,如此可公平?”

安风墨此话一出,三个统领神色皆慌,不敢再发一言。

旁边云素心里暗喜:还是仙尊说话管用,一句中场休息谁还敢有异议,还敢反驳的便是这个下场。活该!

乐灵犀疗伤中,听得仙尊为他打抱不平心里温暖如春,立马有了精神和动力。在神界五神殿如此,在妖王大殿前如此。安风墨公正严明,一次又一次的出面替她化解了难题。他虽如万年寒冰,拒人于千里之外,却能一次次的暖她心。虽然她知道安风墨只是对事不对人,可她就是觉得感动。

“灵犀,你安心疗伤,多等一会儿没事的。仙尊已下令中场休息了,调息好再开始。仙尊可是一向不管闲事的,连他都看不下去了,可见大部分气势都已经偏向我们了,很多人都是支持你的,加油!”云素在一旁鼓励道,边说边帮乐灵犀上药止血包扎伤口。

“恩,我感觉比刚才好多了。”乐灵犀脸色苍白如纸,强挤出一个微笑。

半个时辰后,司徒祤收功,疗伤完毕。乐灵犀慢慢站起来,虽头晕眼花,身体还是时不时疼痛着,但比刚才要好了许多。

“小犀牛,你还好吧?还能不能坚持?”司徒祤扶着她问道。

“司徒,我没事,放心吧。你耗费功力为我疗伤也累了,快休息一下吧。”乐灵犀安慰道。

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想着他耗费的那点功力,和她的伤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司徒祤无奈,闭了闭眼对乐灵犀说道:“小犀牛,把提息丸吃了吧。”现在再不吃,她就真的性命堪忧了。

“恩。”乐灵犀说着悄悄服用了提息丸,却还是被一直盯着他的统领看出了端倪。

“大王这是在服用什么提升功力的东西啊,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准备上场对战的统领双手抱在胸前为难道。

“她之前被你们打成重伤,如今已无力再战,你还要苦苦相逼吗?”司徒祤背着手转过身,怒视那个统领。

那个统领被看得有些发毛,转头躲避司徒祤眼神的时候又看到安风墨冰眸直直盯着他,眼里没有任何情绪,却让他打了个冷颤。算了吧,就算那个臭丫头功力大增也是注定打不过他的了,再苦苦相逼别又惹了座上那尊大佛。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统领说着摆开架势向乐灵犀邀战。

“小犀牛,提息丸撑不了太长时间。速战速决!”司徒祤对着乐灵犀悄悄说道。

乐灵犀刚服下提息丸便感觉体内气息瞬间充余,内力逐渐膨胀,对司徒祤点了点头便立马转过身挥剑指向统领,“动手吧。”

话音刚落,便见那统领提剑向她冲来。乐灵犀不慌不忙把手中剑抛向空中,掌心聚气双手划一大圆,瞬时间狂风暴起,四周树叶花枝都向她飞来。双手再划一大圆,乐灵犀便将那些绿叶树枝聚起了一大团,掌心向前一推便把那一大团送向统领。该统领也不躲避,挥剑砍向气团,气团便瞬间炸开,满天绿叶飘飞。乐灵犀趁统领应付气团时,已重新接住了落下的剑,向他攻去。统领这边看那气团才刚炸开便见乐灵犀向他飞掠过来,忙向后仰去双脚速蹬遁地而走躲过了一击。

“想速战速决?做梦!”统领邪恶的笑着说道,转身便打出一道掌气,乐灵犀还不及转身背部就中了一掌,一口鲜血喷向空中踉跄倒地。统领立即追上前来要把剑向她插去,乐灵犀不顾疼痛捂着胸口翻身到另一边,躺在地上用足内力双掌拍地她便腾空而起。统领见了飞身追上,两人便又在空中展开了大战,数百招下来,两方皆有伤在身,乐灵犀的伤尤为严重。她一直想速战速决,却被统领拖延消耗,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就完了。乐灵犀这么心想着,索性收起剑,用足内力盘坐于空中,双手合十凝成一道绿色光晕,然后她双臂一张,满地树叶便又腾空而起,被她用灵气聚成一把绿色的大宝剑直向统领飞去。统领一看不能硬接只能躲闪,乐灵犀指挥着绿剑与统领战了几个回合后,已经满头冒着虚汗,险些要从天上坠下去。这一招极其消耗自身内力,也极其消耗对方内力,既然那统领仗着内力真气比她浑厚要消耗她,那她便要反过来,大不了两败俱伤。果然,数十招过后那统领已经气喘吁吁,她便也收了功力迅速降落,再耗下去就真的吃不消了。统领见她落下就又挥剑而上,她假面提剑应付,左手已在悄悄凝结气印,但显然她术法不精不能两头应付,一个分心便感到腹上一紧,统领的剑已直穿过她腹部从背部穿出,乐灵犀不住喘息,心下一怒,左手将已凝结的气印打出,可惜被那统领侧身闪过。

“哈哈哈,还想用苦肉计啊!这回你完了。”统领说着便放开还在插在她身上的剑,一掌打到那剑柄上将乐灵犀打得飞出老远。这一掌雪上加霜,乐灵犀只感觉到剧烈疼痛将她包围,周身都在抽搐,眼睛几乎花得快看不清任何东西,喉咙腥甜不断的往外吐着血。她努力让自己的意识保持清醒,她很清楚自己现在是怎样的,她等不到再对战下一个统领了,被消耗了快半个时辰,提息丸的效应已在逐渐减弱,她的头已微微有些疼痛。必须一箭双雕,提息丸马上要开始起反噬作用了!这么想着,乐灵犀用剑强撑着站起来,大喝一声,内力凝聚掌心,握住腹前剑柄将剑折断,身上一用力,在她身体后面的一截断剑也被逼出,瞬时间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她一身淡黄色衣裳,颜色鲜亮的让人看了触目惊心。此时的乐灵犀已满头大汗满身是血,摇摇晃晃的立在那里却格外令人敬佩和神圣,统领惊讶,她怎么还能够站得起来!却只见乐灵犀使尽浑身解数携剑化作一阵风向那统领飞去,统领急忙招架,可他年纪已大且被消耗大半,勉强避过乐灵犀招式后便向后退去。

“你疯啦,你不要命啦!还在用真气和内力。”统领大吼,这就是个疯子!

乐灵犀丝毫不听他言语,把他逼到另一个统领旁边挥剑便刺,连着两个人一起打。旁边这个统领一怒,还想一箭双雕,好啊,我成全你!于是局势突变,一打二的战局惨烈万分。乐灵犀眼看已支撑不住,便索性苦肉计演到底,再受了另外那统领一剑,这一次剑穿过她右肩,她再也站不住直接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的看着慢慢向他走近的两个人,她真的想就此闭上眼睛解脱这一切,她真的再没有多余的力气起来了。转头间看到一旁座上的白衣仙人,正对上他盯着她的眼神,眼底冰凉一片依然毫无波澜却又闪过一丝异样。乐灵犀忙闭眼,神识顿时清醒了一半,风墨仙尊都在帮她了,她有什么理由让众人失望!眯起眼看到两人已一人一边站在她身前,好,机会来了。乐灵犀眉头一皱,用尽全身力气腾空而起,然后翻身向下,手中剑直指向下,从一个统领的头顶插了进去。随后她停也不停的一侧身飞向另一个统领,掌心结印调动最后的真气和内力凝结于掌心向他头顶一掌拍去。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两个统领看她不行了,本来已经有所松懈,却不料她会来这一出,根本都来不及反应就倒地身亡。乐灵犀做完这一连串动作便也一起倒地,看着湛蓝天空苍白一笑,渐渐失去了意识。

“小犀牛!”司徒祤见状立即冲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乐灵犀渡了些许真气。他刚才见她中剑倒下便想上前阻止,但想到她如此拼命只为了今天又不忍让她前功尽弃。如今她赢了!

“云总领,把最好的妖医给我找了来!剩下的大局你来主持。”

“我跟你一起去!”云素喊道。

司徒祤说完一把抱起乐灵犀便往妖王寝殿飞去,云素紧跟而去,留下云总领收拾场面。

云总领看着乐灵犀的情况甚为堪忧,不过她总算是赢了这场比试,没有白付出。

“看今日情形继位大典只能择日举行,实在抱歉。还请五尊见谅,若定了继位的日期,妖界会再向各尊发送邀请。另外,今日谢五尊为我妖界妖王作证。”

“无妨,妖王年纪轻轻由此魄气实在令人佩服。”神尊道。

“是啊,妖王来日必成大器。在此先预祝各妖界友人了。”酆帝赞道。

“谢神尊酆帝赞赏,在下必转告大王。现下时日不早了,还请各尊早些上路。妖界事务还繁多,恕在下不能远送了。”云总领拱手道。

众人皆慢慢散去,最后唯独剩下安风墨仍坐在宝座上。

“仙尊还有何事?”云总领走到安风墨身旁弯腰道。

“我留下两日,等你们大王醒了我有事和她商议。”安风墨淡然开口。

“那自然是好,我马上安排人带仙尊前往妖王偏殿小住。”云总领一听忙招呼起来。

安风墨一言不发,跟着几个妖界侍女走向偏殿。

三日后,乐灵犀从昏迷中醒来,只觉得头疼欲裂,烈火焚身,难过到极致。

“小犀牛!你终于醒了,你整整昏睡了三日了。”司徒祤一进门就看见乐灵犀已经醒来,欣喜万分,忙放下手中的药碗走到乐灵犀床边。

“司徒,我好难过。”乐灵犀有气无力的说道。

“唉,没办法,这是提息丸反噬的结果,你今天算好的了。你不知道你那天有多吓人!失血过多,过渡耗损真气和内力,气血虚空。五脏皆受损,还有这几剑伤口都极深,伤到了内里。我和云素还有妖医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你救过来。”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乐灵犀揉着头说道。

“自己都这样了还说这些!你不也是为了整个妖界嘛。噢,对,喝了这个药吧,能减轻提息丸对你的反噬作用。”司徒祤说着便去端药过来要喂乐灵犀喝。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乐灵犀说着颤抖着双手接过碗来。

司徒祤看着他很是担忧:“还是我来吧,你看你抖得那么厉害。”

“没事没事,一点点而已,只是没有力气。这个反噬要多久才能过?我好难过。”乐灵犀忙转移话题。

“四五日吧,你还得再撑个一两日呢。”司徒祤看着乐灵犀头上密布的细汗和苍白的脸色很是心疼。

乐灵犀一听几乎绝望:“还要一两日啊!。。。好吧,我能撑过去!”

“恩。主要是我根本找不到提息丸的解药,也不知这世上有没有。犀牛,你就再忍忍吧。”司徒祤皱着眉看着她,突然想起什么,说道:“风墨仙尊在妖界等候你多日了,上次继位大典没办成其余四尊都走了,他说他还有事要和你商议,便一直住在偏殿。你是现在见他还是等好一点再见他?”

“现在吧,他已经等了那么多日了。”乐灵犀一听风墨仙尊还在等她立即打起了十分精神,她就是再难过也要见他。见他第一面她便想着他要是和风墨仙尊有什么交集的话就太好了,没想到这回还真有,用云素的话说就是,风墨仙尊要是愿意和谁说上两句话,那真是要羡煞一堆倾慕他的旁人。这妖王当的值了!

“好吧,我这就给你去叫。司徒祤无奈。”

不一会儿,乐灵犀便看到门口安风墨一袭白衣翩然跨进她寝殿,她盯着他险些失了神。待安风墨走到她床边,她忙强撑着要坐起来。

“不用起来,躺下吧。”安风墨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淡淡说道。

“仙。。。仙尊,灵犀失礼了。”乐灵犀暗自不爽,她怎么那么不堪,在他面前连话都说不清楚。

“无妨。”

“仙尊找我有何事?”乐灵犀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说道。

“妖界在新王交接之际,有不少野妖趁机乱入人界,这事你可知?”

“这个。。。这个我知道,只是各统领心不合,不肯交出兵权,我想要阻止也无能为力,只能靠着云总领手下的一队妖兵,所以一直是事陪功半。”乐灵犀一听风墨仙尊是来兴师问罪的忙慌张解释道。

“好,那你现下该是能收回兵权了,望妖王能及时制止众妖。”

“那是自然,我等下便命令下去。”

“若妖王没有这个能力,三日后还没能解决此事,仙界便要插手此事,到时候便别怪我仙界手下无情。”安风墨声音平淡如水却让乐灵犀心里一慌。

顾不得周身的不适,乐灵犀忙强撑起来摆手道:“不会不会,我有能力处理。一定不会麻烦仙界麻烦仙尊的!”

安风墨微微点头,从墟鼎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瓷瓶来,“这是提息丸的解药。以后不要服用这种邪药,下不为例。”说着把瓷瓶放在她床头便准备起身离开。

“仙尊留步。”乐灵犀有点懵,安风墨居然有提息丸的解药,还给了她。见安风墨要走才慌忙回神来叫住他。

“何事?”安风墨停了动作,坐在椅子上看着他。

“那。。。那个,谢仙尊多次相助。”乐灵犀不敢抬头看他,盯着安风墨袖口那一抹水蓝色绣纹说道。

“你不用谢我,我不是在帮你,是在帮正义。若以后有任何比试你再靠服用药物来取胜的话,我依然不会留情。”安风墨声音冰冷的说道。

“噢噢,我知道了。”乐灵犀有些委屈又有些懊恼。

“在神界你明早就知是灵天剑是司徒祤所盗,为何还要袒护他,宁可引火烧身也不把他供出来。”

“啊?仙尊,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乐灵犀惊讶。

“。。。。。。”安风墨沉默不语,他当然知道。当时司徒祤一进门就冲她眨眼,后面她又说她只有云素一个朋友,显然是出去透气时撞见的司徒祤。

“我当时出门去确实见到了司徒祤,一开始我也以为他是坏人,可后来他说他盗剑是为了救人,救完人就把剑还回去,让我一定替他保密。”乐灵犀看安风墨不说话便继续道。

“你不怕他骗你?”安风墨依然淡淡的说道。

“我看他样子也不像是骗我的,而且我的灵蝶已经记住他了,若我知道他没有还剑我就再去把事情告诉神尊,并且用灵蝶找到他。我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绝对不会说,这是原则。”乐灵犀说的振振有词,她一直觉得这件事她做的天衣无缝。

安风墨没说话,眼里依然没有一丝波澜,却在心下觉得好笑,但又被乐灵犀品信所震撼。如今世上再难找到这样单纯善良的人了。这么想着,掌心向上,一道蓝光从他墟鼎里飞出,一把宝剑已握在安风墨手中。

“灵天剑?”乐灵犀惊讶,风墨仙尊拿灵天剑干什么。

“这把剑送给你吧,我看它和你也颇有缘。”玉碎般的声音在乐灵犀耳边响起,她不是在做梦吧,风墨仙尊居然送剑给她,送的还是他亲手造的灵天剑。

乐灵犀忙摇头拒绝:“风墨仙尊,这剑我不能要,太贵重了。”

“我是为了妖界和天下太平着想。”

“这。。。这个。。。好吧,谢谢仙尊!”乐灵犀结结巴巴说不出话,伸出遭了反噬依然不住抖着的手接过了灵天剑。待乐灵犀接过灵天剑,安风墨便起身化作一道白影飞出了乐灵犀寝殿。

是啊,天下人皆知灵天剑来头和威力,安风墨把这剑给她不仅能震慑妖界众人,帮她服众,还能助她制服一众野妖。风墨仙尊用心良苦,知她统治妖界不易,便要让众人知道她有风墨上仙有仙界这个强大的后盾在。还想着她作为妖王没有一把属于自己的剑,便把这天下第二的好剑赠与她。他虽话语犀利却仍处处为天下为她着想。

安风墨一走司徒祤便进来了,他一直在门外偷偷听着。

“小犀牛?”司徒祤看着发呆的乐灵犀一头雾水。

“啊?”乐灵犀摇摇头回过神来,一头虚汗已经湿了她头发。解药!她要吃解药!

“这安风墨也真是的,你如今是妖王了,说话也不客气点,永远和块冰似的。”司徒祤边数落着安风墨边拿起他前不久才偷过的灵天剑把玩。

“没事啦,他可能还是把我当成十六岁的小姑娘来看的,没把我当成妖王,才处处帮着妖界帮着我打算。”乐灵犀边说边喝了那瓶解药,在心里乐开了花。

“行行行,看在他帮你、给你解药、还连灵天剑都送你的份上,我就不和他计较了。”

乐灵犀喝了解药好了很多,看着司徒祤赌气的样子傻笑。恩,还是暖暖的很好看,她心里现在也是暖暖的。

第八章 送药初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