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心意已决

  大殿内,夜无痕见状对身后众人吼道:“众兵听令,魔君已劫了妖王回魔界,我们留下屠了妖界,回去重重有赏!”

话音刚落,众魔兵得令,全部冲向司徒祤他们剩下的人。待安风墨飞回大殿便看到魔界众人仍不依不饶在与妖界厮杀,便快速飞到两方交战中央,掌心一翻倾斜挥下,一道悠长银光飞出直直劈了下去硬生生把两方隔了开来。

安风墨翩然落下,站在妖界众人的最前面冰冷冷的看着夜无痕。

“安风墨,你不要太自负了,就算你天下第一以你一人之力也绝对战不过我数万魔兵。”

“对付你一个是够了。”安风墨语出成冰,不带一丝温度,说着便袖袍一甩打出一道光刃,夜无痕不及闪躲被光刃打中,连连后退了十几步才停住,捂住胸口便见鲜血喷出。自知敌他不过,夜无痕立即朝身后众人挥手,示意进攻,大队人马便迅速向安风墨涌来。安风墨不急不缓,以熟练的手法结出法印,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华丽转身后,站稳脚跟,定神凝气,双手向前推出。只见银白色光芒大盛,将他笼罩其中,随他掌心的推出而形成一个高至大殿顶端,宽至横扫大殿两壁的透明大屏障,安风墨稍稍往回一收再推一波真气上前便见银白的透明大屏障向着攻过来的魔兵推去,直直扫出了大殿。一时间大风突起,所有人都在抵挡,只有安风墨站在原地,衣袂飘飞墨发如瀑,迎着他强大真气形成的气流推着屏障。屏障所过之处众人皆倒下,包括夜无痕在内。

夜无痕起身看着被撂倒的数千魔兵气急败坏道:“你们都是废物啊,还不快给我起来!”

“夜无痕,立即带着你的人马滚回魔界,不要再逼我出手。”安风墨收了功,毅然挺立于人前。

夜无痕十分不服气,却也不敢再强攻。眼看仙界援兵就要到了,只能就此作罢,狠狠转身收兵向魔界飞去。

“谢仙尊及时救场!”夜无殇刚走,妖界众人便向安风墨跪地拜谢。

“无妨,职责所在。请起。”淡漠声音回荡在大殿内,不大不小却字字清晰。说罢便拂袖向殿外走去。

“仙尊,妖界无能,还望仙尊能救回我妖王。”司徒祤立马向安风墨请求道,小犀牛被抓去凶多吉少啊!

“那是自然。我现在便是要去魔界要人。”安风墨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话便已御风飞向远方。

魔界,魔煞殿内。夜无痕抱着已经昏迷的乐灵犀走进殿内将她随意扔在一边。

“哥哥,你回来啦?”一个身着紫色衣裙小巧可爱的姑娘一下扑进夜无殇怀里。

“恩。”夜无殇收起在众人面前的邪魅诡异,眼底尽是温柔。

“哥哥,你又抓人了!”小姑娘看着殿下的乐灵犀,眉头一皱,浅浅责备道。

“这可是妖王,抓了她有大用处。来人!带下去关起来。”夜无殇说着就要叫人把乐灵犀带走。

“别动!你们都出去!”小姑娘立即吼退了来人,跑到乐灵犀身边把她扶坐起来,“哥哥,你不要再想着统一什么天下了行不行,让六界安宁一点有什么不好,我看她受伤不轻,你还把她关起来她会死的。”

“无心,这事你别管,你就负责开开心心的就行了。”夜无殇无奈,她最疼爱的小妹妹最反对他统一天下,这事令他很懊恼。

“我不,我要把她带到我寝殿里疗伤!”小姑娘站起来插着腰嘟着嘴看着夜无殇。

“好好好,随你。”反正那臭丫头也逃不出魔界。

那姑娘得了自家哥哥的允许便急忙扶住乐灵犀进了自己卧房,经过一番悉心照料,乐灵犀终于悠悠转醒。乐灵犀醒来便看到陌生的一切,这个房间四壁都由紫晶石组成,星星点点甚是美丽,部分墙壁上刻有精美的壁雕,自己躺在一张晶石制成的床上,周围的一切装潢都美丽温馨,紫色的主调映出华贵和内涵,却有一股调皮的气息存在。是谁住在这里?她这又是在什么地方?

乐灵犀撑着坐起来想要下床一探究竟却因内伤太严重而无能为力,再仔细看看四周,皆以石为主。心下一个念头闪过,魔界?!云素曾告诉她,六界中神界主金于九天之巅,所以色调也以金黄为主;仙界主水于阔海之上,所以色调明亮干净以浅色为主;妖界主木于山川之中,所以多为自然的绿色;冥界主火于地火之下,所以为红***界则金木水火土都有,所以于石林石层之间。魔界多石!那么她为何会在魔界?她最后明明支撑不住倒向风墨仙尊了。这是怎么回事?

“你醒啦?”乐灵犀正百思不得其解便看见紫晶石门打开,一个看起来年纪比她略小的紫衣姑娘笑着走了进来。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乐灵犀看她笑得无害一脸纯真,想必不是坏人。

“我叫夜无心,是我哥哥夜无殇把你抓来的。我看你受伤不轻便硬从哥哥那把你带来疗伤了,对不起啊,让你受惊了。”紫衣姑娘一脸愧疚。

什么?她真的被魔君抓了?夜无殇不仅有弟弟还有妹妹?好吧,她向来是孤陋寡闻的。

见她愣神,夜无心继续说道:“我两个哥哥都一心想要统一天下,我特别反对,可是也没有什么用,再者他们又都很疼我,我便也不好说他们什么,只能尽我一点绵薄之力帮助你们了。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新妖王乐灵犀吧?”

“你知道我?”

“如今六界人都知道你,小小年纪就有不俗的魄气。”夜无心说着对乐灵犀投出了佩服的眼神。

“嗨,我那是赶鸭子上架了,没办法的办法。对了,谢谢你替我疗伤。”乐灵犀有些不好意思。

“不用谢我,我哥哥把你抓来我已经觉得很对不起你了,听说是我二哥去攻打的妖界,后面仙尊来了我大哥又趁机把你抓来,说是要用你威胁妖界交出妖王令。”

“啊?那无心,你可不可以帮我逃出去啊,不能因为我而让夜无殇威胁了妖界。”

“我只能尽力。哥哥就是怕我放了你,才派了重兵看守的。你先安心养伤吧,我有消息便会来告诉你,有机会便放你出去。”

“那太好了,谢谢你!”

一日后,安风墨在夜无痕一众人回到魔界之前赶到了魔界。一进魔界,一队魔兵便把兵器指向了他。

“叫夜无殇来见我。”安风墨负手而立,淡漠如水。一个魔兵立即跑去禀告。

不一会儿,魔兵让开了路,“魔君请仙尊进魔煞殿一叙。”

安风墨一甩袖袍,不急不缓向魔煞殿殿门走去。

“仙尊,别来无恙啊。”夜无殇斜靠在宝座上邪邪笑着。

“把妖王交出来。”安风墨丝毫不与他废话。

“哦?你说交就交?我请妖王来我魔煞殿做客,这事你也管?”

“再不交出妖王我便踏平你魔煞殿。”安风墨眼神一寒,周围温度都瞬间降到了零点。

“安风墨,你以为我夜无殇会怕你吗?回去让妖界乖乖交出妖王令,否则这小丫头命不久矣。”夜无殇微怒,紫色眼眸露出狠厉。

夜无心躲在大殿旁看到这个状况,立即回到房间把事情告诉了乐灵犀。

“啊?仙尊来啦,我得赶紧出去。”乐灵犀说着便要下床,无奈她寸步难行。

“妖王你别急啊,你现在根本下不了床。”夜无心忙扶住她。

“可是我必须出现,让仙尊找到我。”

“好,我带你去大殿。”夜无心说着便搀扶起乐灵犀带着她御剑飞向了大殿。

这边大殿中,“既然如此,那便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安风墨说着便准备动手。

“仙尊!”夜无心携着乐灵犀飞向大殿,看安风墨准备动手急忙喊道。

待他们落于大殿中央,夜无心便说道:“哥哥多有得罪,请仙尊请见谅。妖王在此,望仙尊不要伤了我魔界之人。”

“无心!你胡闹!”夜无殇站起来指着夜无心说道。

“哥哥,你为何一定要挑起六界大战呢。”夜无心苦口婆心。

“我的事你不用管。”夜无殇说着便飞身上前一把掐住乐灵犀脖子把她提上了大殿高台上。

“哥哥!”

“安风墨,识相的话现在就投降,回去让妖界交出妖王令。你若再敢乱动一下我就杀了她。”

“仙。。。仙尊,不用管我了,一定不能交出妖王令!”乐灵犀双手无力的扒着那只掐着她脖子的手吃力喊道,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喘不过气说不出话。

“夜无殇,你今天若杀了她便是不想要你的魔煞殿了。”安风墨仍淡定立于大殿中央。

看情况越来越不对,夜无心转了转眼睛,走到安风墨面前假意向他求情,私下里却背对着高台上的哥哥对安风墨使了使眼色,做了个手势。安风墨看了了然于心,眼下这个办法确实可行,便一抬手,一团白光打到了夜无心身上,将她圈进了光圈里。安风墨抬起左手停在半空,掌心对着夜无心发出一条银白光丝,将光圈与白丝相连。

“无心!”夜无殇心头一紧,顾不得许多,转头眯着眼看安风墨,“安风墨,你放开我妹妹!”

“交易要公平才好。”

“好,今天就算你狠。我们来日方长!”夜无殇眼睛一瞪,邪魅笑道。

说着便一手举着乐灵犀脖子将她腾空举起,扔东西似的把她抛向安风墨。

“啊!”乐灵犀先是快窒息,而后被要重重摔下的恐惧感吓得叫出了声。

安风墨见状便收了制着夜无心的光圈,飞身而上一把接住乐灵犀,抱着她翩然落地。乐灵犀在空中被接住的一瞬间只觉得安心,一股冷香扑鼻而来,她知道是谁,却紧闭着眼不敢睁开。落地后,安风墨仍抱着乐灵犀没有将她放下,早在妖界她倒向他时,他便探知了她一身内伤,很是严重,如今虽好一点却情况却也是不容乐观的。乐灵犀试探着睁开眼,入眼便是安风墨惊为天人的英俊容颜,虽抱着她脸上却也是古井无波,他周身散发的寒香丝毫不让乐灵犀觉得冷,反而暖进了她心里。

乐灵犀看呆了去,直到安风墨开口她才回过神:“夜无殇,你们此次差点屠了整个妖界,看在你妹妹心善的份上,我今天便饶你一命。若魔界以后再唯恐天下不乱,正邪大战便在所难免。”说罢,安风墨便抱着乐灵犀飞出了魔煞殿。

到了空中,安风墨指节凝气结成一朵洁白云彩,抱着乐灵犀便踏了上去。催动了云向妖界方向飘着,安风墨才把乐灵犀放坐在云上。

“仙。。。仙尊。”

“别说话,我给你疗伤。”安风墨说着便在乐灵犀身后坐下,催动仙力,一手结出银白光华向乐灵犀身体里传输着。

乐灵犀感受着纯阳真气缓缓流进体内,整个身体都舒畅了几分。天哪,风墨仙尊居然在为她疗伤!她身受重伤只能乘云而飞,照这个速度他们至少也要三天才能到妖界,要她和风墨仙尊独处三天?!乐灵犀想着就又紧张又有些小小欣喜,嘴角微微上扬。能和这么个高高在上的绝世仙人独处三天,告诉云素的话她肯定又要羡慕好久。

两个时辰后,安风墨收功。疗伤完毕。

“仙尊,谢谢你!从仙界赶到妖界救场,又从妖界到魔界救我,现在还浪费修为功力替我疗伤。”

“无妨。”安风墨起身立于云端,看向远方。

“仙尊,你为何从不收辅音和侍子?”这样一个人千万年坚持着自己的责任,守护着六界平安,该有多孤独。

“不需要。”

“我知道仙尊能力强大,可有个人陪着不是很好吗?”乐灵犀盯着安风墨圣洁的背影,墨发如瀑披散在他身后,随微风轻扬。

安风墨听了淡漠转身,星眸看向乐灵犀。

乐灵犀被他看得低下了头,不再和他讲这个话题。无言许久,乐灵犀想了很多很多,虽然他们妖界没什么不好,可是她真的因为眼前人对仙界心生敬佩和向往。眼前的安风墨仙姿卓绝,容颜俊丽;更让人仰慕的是他拥有的能力魄气和看穿一切的淡漠平静,居高位而不忘初心,倾尽全力守护着天下。可惜她不是仙界中人,若能与仙尊同界,生活在他掌管的世界里一定是万分安心的,也不失为一种幸福。这么想着,乐灵犀的问题也脱口而出:“仙尊,我可不可以变成仙界中人啊?”

安风墨看向她:“为何要进仙界?”

“因为。。。因为仙界能守护天下。。。”乐灵犀不知该怎么回答,她总不能说是因为安风墨吧。

“有心自然是好,你管好你的妖界秩序便也是在守护天下平安。”

“可是我真的很向往仙界,很。。。很佩服仙尊。”

“身为妖王就该一心为妖界着想,恪守职责,怎能想要跨界成为别界之人。且你跨界便要剔妖骨除妖性,痛苦万分不说,一不小心便会有性命之忧。”

“我不怕,我可以把妖王之位传给司徒,我只是临危受命而已,其实他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妖界在他的带领下会更好。”

安风墨沉默不语,表面平静无波,心里却觉得荒唐。她向往仙界没有错,她想要守护天下没有错,可她身为妖王难道不是在守护妖界为天下做贡献么?一界之首怎能一心想进入别界?还不顾一切危险要剔骨除性,不要命了?

“总之在其位谋其事,即使你不是妖王你也应该安安分分在妖界。你想成仙,仙界并非不欢迎,可是绝无折磨自己的必要。”

乐灵犀听着安风墨的话不再说什么,她下定决心了,这个妖王之位她本就不想要,如今司徒祤比她更适合。之前要传位,司徒也不答应,她没方向便也就安于现状。可现在她有目标有方向了,她回去便要传位于司徒。司徒向来胸怀大志却淡薄名利,不接这个妖王之位是因为她乐灵犀在,等她走了他一定会接的,也正如他所愿让他能放手实现胸中大志。

三日后,乐灵犀趴在云端向下看去,远处妖王殿离她越来越近了。快到了,她却有些不舍,虽然她和安风墨一路上说的话掰着手指都能数清,可她就是贪恋着随时能看到他的感觉,只要安风墨在她就觉得很安心。乐灵犀坐回云上出神,此时白云已飘到了妖王殿的斜上方。乐灵犀突然感觉身体凌空而起,一股寒香扑鼻而来,等她回过神来,她已被安风墨抱在怀中。乐灵犀心跳有些快,她本想让安风墨放她下来的,一路上有他疗伤她觉得好了许多,虽还是走不稳路却也可以由人搀扶慢慢走,可她又贪恋着近在眼前的洁白,贪恋着那股扑鼻寒香,便也没有说话。而安风墨抱起乐灵犀的瞬间眼底闪过一丝异样,他其实可以用法术把她送下去的,他不解自己为何顺手就把她抱了起来,可已经抱起来了也不好再放下,就这样吧。

于是,底下众人便看着安风墨古井无波的抱着乐灵犀徐徐降落在大殿前的广场上,再缓缓走进大殿。大殿左侧的座位上,司徒祤正在处理妖界事务,看见安风墨把乐灵犀带了回来一阵欣喜,看他抱着乐灵犀毫无表情理所应当的样子又有些不悦,不能说不悦吧,应是嫉妒。谁让自己没有那个能力去向魔界要人呢?他得加紧修炼,成为天妖!

“多谢仙尊!”司徒祤立马放下手中事慢慢走到安风墨面前接过乐灵犀。

“无妨。”安风墨把乐灵犀交给司徒祤便要转身离去。

“仙尊此次帮了我妖界大忙,大恩难以言谢。我将设宴以表感谢,还请仙尊能赏光。”司徒祤忙说道。

“不了,我出来多日,仙界事务烦多,望妖界早日重振。告辞。”话音落下便见一道白影飞出了大殿。

司徒祤和乐灵犀目送安风墨走后,司徒祤便把乐灵犀送回了她的寝殿。

“小犀牛,怎么样?魔界之人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没有,幸好有夜无殇的妹妹夜无心帮忙。”

“那就好,夜无心倒是历来心善,不像她两个哥哥。”

“恩。一路上风墨仙尊也特别照顾我,他还耗费了好多修为给我疗伤。”

“安风墨就这样,一副高高在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心底里确是悲悯着众生的,不然怎会得六界之人如此敬仰。你的内伤太重了,这次魔界进攻对你身体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虽然好了些许,但是还是要好好调养。”

“知道了,司徒。”

“你知道什么呀,居然在那种时候用禁术,我真不应该告诉你那禁术的心法和口诀。”司徒祤责怪的刮了刮乐灵犀的鼻子。

“我那也是万不得已嘛。当时情况你也看到了。”乐灵犀向司徒祤吐吐舌头。

“你啊,总是那么拼命。”

“司徒,我想和你说个事。”乐灵犀想着一直憋了一路的心事准备和司徒祤说明。这时候看见云素急急地跑了进来,“灵犀,你终于回来了,没事吧?”

“云素,我没事的。倒是你们,都负了伤可有大碍?”

“没什么大碍,你看我们不都好好的嘛,只是需要调养一段时间,现在受伤最严重下不了床的是你好不好。”

“犀牛,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司徒祤把话题引回到刚才的对话里。

“刚好你们都在,我是想和你们说,我想入仙界,准备把妖王之位传给司徒。”

“什么?!”云素和司徒祤皆惊讶。

“灵犀,你为什么突然想入仙界啊?你知不知道这不是易事,弄不好你会有性命之忧的。”

“犀牛,我不同意你这样做!”司徒祤激动起来。

“哎呀,你们听我说嘛。以前我孤陋寡闻,后来认识了你们我才知道六界之大,我虽属妖界,可我真的很向往仙界那样的地方,安安稳稳的在仙界生活,我觉得我在仙界会很安心。其实我们大家心知肚明,司徒比我更合适当这个妖王。”

“犀牛,我不想当什么妖王,我只要你留在妖界。”

“司徒,我知道你淡泊名利,可我也知道你是不拒绝这个妖王之位的。我继位纯属偶然,也并非我本意。说实话,自从我当了妖王我没有一天是快乐的,以前我很迷茫,没有什么方向,只觉得这是我唯一的责任,我喜不喜欢都要承担。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妖界有了你,你会是一个好大王,而我也有了我的方向和目标,我可以放下这个责任要去追求我想要的了,我不能浑浑噩噩的就过了这一生。”

“可是灵犀,你要剔妖骨除妖性啊!很痛苦的,十个人剔妖骨有八个都会性命不保!而且等你不是妖了你也会先变成凡人,你必须进入修仙门派重新来过。你变成凡人寿限也会减短,若你在有生之年没有得道成仙你便要进入冥界轮回道,若来生也不修仙你便永生永世都会轮回,永远都是一个凡人了。灵犀,你三思啊,我舍不得你走。”云素说着眼泪就在往下掉。

“云素,我知道。可是不努力尝试这一次我会后悔的。我们永远是好朋友,无论我变成凡人还是仙,我们都是好朋友。”

司徒祤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终于他闭了闭眼,郑重的看着乐灵犀说道:“小犀牛,不要走,我喜欢你!”

司徒祤话一出,乐灵犀和云素都愣了。只见云素哭着跑了出去,任乐灵犀怎么喊都喊不回来,无奈她下不了床。

“司徒,谢谢你,可是我一直是把你当作我的大哥哥来看的。云素他见你第一面就对你倾心了,你不能伤了她的心。”

“且不说我心里现在装不下除你以外的其他人,就是我没有爱上你,我也绝不会去喜欢我杀父仇人的女儿!”司徒祤温暖笑容早已不在,一脸的悲伤。

“什么?杀父仇人?所以云总领便是当年那个害你父亲的小人?”

“没错。”

“怎么可能,云总领那么为人不错,对妖界也是尽心尽力,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犀牛,世事就是这么可笑,他是忠心,可他要爬上高位后才展现他的忠心!可现下妖界情况如此,我又不能杀了他!”

“司徒,你听我说。害死你父亲的是云总领,不是云素,你不能迁怒于她,她对你是真心的。”

“犀牛,我司徒祤还不是捻不清的人,可我心里已经有你了。”

“司徒,你就不要再逼我了,我只是把你当哥哥。”

“好了犀牛,别说了。我知道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快休息吧。”司徒祤说着快步走出乐灵犀寝殿,关上了门。

夜寂静无比,三人在各自的卧房里都是一夜无眠。

翌日,司徒祤到总领阁敲开了云素的房门。

“你。。。”云素红着眼开门便看到司徒祤有些不知所措。

“昨天的事对不起,小犀牛都和我说了。”

“没事,感情这事向来是不由人的,我只是有些难过罢了。”云素别过头去强忍着又要流出的眼泪。

“也希望你不要怪小犀牛,她一直是在尽力撮合你我的,只是我。。。”

“你不用说了,我不会怪灵犀的。”

“那就好,能否和我一起去妖王寝殿?”昨天大家都不欢而散,小犀牛现在肯定也不好受。

“恩。”

妖王寝殿内,乐灵犀看着司徒祤和云素走进来,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小犀牛,昨天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司徒,不要说再说对不起了,你对我那么好。素素,我。。。”

“灵犀,你不用说了,我不会怪你,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云素说着低下头,忙转移话题:“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你昨天说的事。灵犀,你真的想好了吗?”

“对啊,犀牛,此事非同小可。我想了一夜,无论你在哪里,我只要你快乐开心就好,我尊重你的选择。可是这剔骨除妖性实在凶险,我真的很担心,万一。。。”司徒祤再也说不下去,要是小犀牛撑不过去丢了性命他该怎么办?!

“司徒,云素,你们都不用说了,即使丢了性命也是我自己的选择,你们只需要知道我做出这样的选择我很高兴。”

司徒祤和云素对视一眼,“好吧,灵犀,作为你的好朋友,我会支持你,也会竭尽全力帮你!”

“我也是,犀牛。我相信你一定能如愿以偿。”司徒祤强压心中悲伤,给了乐灵犀一个如沐春风的笑容。

乐灵犀得了两个最亲的人的支持心情顿时大好,刚刚都还是乌云密布的,如今一下便雨过天晴。云素和司徒往后的交际是绝不会少的,她相信终有一天司徒会放下她接收云素的。

“太好了,那择日继位大典上我便直接传位于你,我相信妖界众人都不会有异议的。”

“恩。可是做这一切之前你都必须先把伤养好再说。”

“好,我答应你。”

一年后,乐灵犀内外伤皆已大好,司徒祤也已突破了地妖级别,成为了永生的天妖,为妖界最强,功力可比夜无殇。妖界继位大典在即。

“小犀牛,准备好了吗?”一大早司徒祤便等在乐灵犀房门口。

“恩,走吧。”乐灵犀一身粉色衣裙,再加上那一对精灵一样的尖耳朵,显得她无比娇俏可爱。

司徒祤看着她眼底尽是惆怅与不舍,无奈他只能选择放开她。叹口气,二人便御风飞向大殿。

妖王殿内,六界五尊已上座,人也全都到齐。乐灵犀看着一年未见却丝毫未变的安风墨,久久移不开视线。再看向另一边的魔君夜无殇,盯着她邪魅却轻蔑的一笑,看得她浑身不舒服。他差点屠了整个妖界,无奈礼数要齐全,只得请了他来。突然夜无殇身后的椅背后钻出一个紫色的小身影,对着她无害的笑着还挥手和她打招呼,正是夜无心。

“时辰到,继位大典开始。”云总领喊道。只见一队侍女端着妖王服装和妖王令快速有序的走到了大殿前的高台下,微微弓腰。

乐灵犀走过去,拿了妖王令,举过头顶示意众人。不等众人发出恭贺,她便提高嗓音道:“众妖听令,妖界司徒祤自本王继位来尽心辅佐,能力可见,气魄尤足,还在前不久升为天妖。本王自知比其不过,在此将妖王之位传让于司徒祤。”

台下众妖听了这话皆面面相觑,却没有谁有异议,无论这个妖王是乐灵犀还是司徒祤,都是众心所向。

看众人皆无异议,乐灵犀便接着说道:“司徒祤接妖王令!”

司徒祤便慢慢走上高台接过乐灵犀手中的妖王令,接妖王令的一瞬间他深深的将乐灵犀看了一眼。小犀牛,让我再多看看你!最后司徒祤还是移开了视线,转过身对着众人把妖王令高举起来。

“参见新妖王!”众妖皆跪。

“请新妖王更衣。”乐灵犀说着从高台上退了下来,继续说道:“以后妖界便由司徒祤掌管,我心已有方向,打算剔骨除性化为凡人重新修炼进入仙界。”

“先妖王,万万不可啊,这风险太大了。”有人听了急忙劝道。

“大家无需再劝,我意已决。每个人都有想要追求的东西,我只想要在仙界安稳平淡的生活,大家该祝我成功才是。”乐灵犀说着对众人微微笑道。

半个时辰后,妖王继位大典结束,接下来便是宴请宾客。

宴席上,乐灵犀借着敬酒的机会站到了安风墨旁边。

“仙尊,这杯我敬您。”

安风墨不语,只端起酒杯与她示意。

“仙尊,我已决定三日后剔骨除性。”

安风墨微微点头,并无异议。如今司徒祤已为天妖,接手妖王之位确实再合适不过。她最终还是决定要剔骨除性他再多说也无意。事到如今,既然她如此向往仙界,那也便随她吧。

“若你能挺过来并能历经凡间苦难通过了修仙门派的考验并拜入修仙门派下,我必竭力助你飞升成仙。成仙后不光只求安稳,要多多造福苍生才是。”安风墨淡淡开口,他不介意仙界多一个像她这样天性纯良的人。

“是,灵犀谨遵仙尊教诲。”乐灵犀说着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嘿!”夜无心走到乐灵犀身后拍她一下。

“无心?”乐灵犀笑道,忙拉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最近还好吧?”

“挺好的,伤也痊愈了。在魔界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你真的太好了。”

“不用那么客气,我也只是尽我一点绵薄之力而已,我只想为哥哥们尽力补偿。”夜无心说着有些惆怅。

“无心,别这样,这些都不怪你的。”乐灵犀看着夜无心的样子无比心疼,不知怎的,自己总是不自觉的想把她当成亲妹妹来疼爱。妹妹?乐灵犀对着夜无心笑道:“无心,我们结为姐妹怎么样?从今以后我便把你当成是我的亲妹妹一样看待。”

夜无心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有哥哥却从没有姐姐,毕竟女孩的有些心事哥哥是不会明白的。灵犀真的愿意做她的姐姐?她要有姐姐了?“灵犀,真的吗?”

“当然了。”乐灵犀说着便逼出两滴血,一滴滴在自己装酒的琉璃杯里,一滴滴在夜无心的杯子里。夜无心看了心下了然,欢天喜地的将自己的血也分别滴进了两个酒杯中。

“我们不搞那些复杂的仪式,喝了这杯酒,我们便是姐妹了!”乐灵犀说着举杯仰头将杯中带了两人血的酒一饮而尽。

“好,从此以后我便有姐姐了。”夜无心乐开了花,哥哥曾伤了她她还愿意把自己当妹妹看,真好。放下杯子,夜无心担忧的说道:“姐姐,你真的想好了吗?凶多吉少啊!”

“无心,劝我的人已经太多了,不必再说了,我意已决。”

“那好,我支持姐姐。我相信姐姐一定可以的。”夜无心说着捏起小拳头给乐灵犀加油。

第十章 心意已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