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仙界八阁

  碧空之上,两道光华越过,下面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分不清天涯还是海角,全然一片湛蓝,无暇透明,纯洁安宁。远处有一座很大的岛,似一座屹立于海上的巍峨山峦,透明结界似有似无笼罩着整个岛屿;岛上方的天空似有漏洞一般,清澈流水倾涌而下洒在岛上,远远看去似白色水帘丝绸般从天际飘扬而下柔美和宁,近看似九天瀑布悬空而落空灵浩渺。

催剑落于岛上,温阳如春,白云如雪;沙滩银白,细细发亮;海波微泛,粼粼闪烁;绿树荫葱,奇花遍地;优雅柔和之美,温暖安宁之气。身后群山却是巍峨挺立,山峦叠翠;壮阔苍劲之风,奇丽峻峭之力。虽不如妖界群山延绵不绝,高耸入云,却也是方圆十几里屹立不倒,伴着海风湿气也自有另一番气势。这海上之岛可谓波澜,壮阔!

“师父,这里好美啊,这是仙界吗?”乐灵犀看着周围美不胜收的一切犹入梦境,她从没见过大海。

“这是仙灵岛,乃仙界圣地,也是到达仙界入口的必经之地。”

安风墨翩然踱步到群山围绕的中心,这里有一个天然的湖泊,衔接着从天空撒下的瀑布。奇怪的是这个湖泊内岛而生,无出水口通向外面大海,却任由水帘无尽洒入,不溢也不满。看着清澈净亮的湖水,乐灵犀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很久没喝水了,这些天跟着师父到冥界只随身带了些干粮。

“仙界入口便是天河流出处,需御剑踏水帘而上。”

“原来这是天河啊。”怪不得如此清透圣洁。

“天河水可洗涤心灵,水气更是净化之物,入界前经过天河便能洗净身上携带的界外污秽。”

“噢。”乐灵犀若有所思的点着头,耸耸肩终于弱弱的小声问道:“那个,师父啊,我能喝一口这个水吗?”

安风墨不语,转过头对上她目光。

“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很久没喝水了,现在好渴。”乐灵犀越说越没底气。

“喝吧。”安风墨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她怎会如此紧张,仙界之人用水皆取天河水,喝一口又有何妨。

“谢谢师父。”乐灵犀惊喜抬头,呵呵笑着蹲下用手捧起天河水来。河水清凉,入口甘甜,喝完身心都明朗清爽,纯净舒畅,吞吐皆浩然之气,澈澈快意袭来。“哇,这水好好喝!”果然是洗涤心灵,净化污秽的圣水。

“走吧。”安风墨说完御剑而起,顺银白水帘飘然而上。

乐灵犀痴痴看着眼前人的背影,银白水帘衬着圣洁白衣,周身淡淡光晕围绕,比纯净天河更为清白;墨发飘扬,广袖展动,身姿挺立,飞溅水花打到他身上却沾不湿他一丝一毫,单是背影就令这雄山骤然失势,令这柔水浑然失色,令这碧海蓝天乍然无光。一滴天河之水溅到脸上,乐灵犀摇摇头,险些失了心神,忙运气唤剑飞身跟上。到达天际水流缝隙处,乐灵犀随安风墨穿水而过,进入仙界,落于白云之上。看看自己湿了一半的头发衣裙,再看看孑然一身的师父,乐灵犀懊恼十分。

知她所想,安风墨挥袖而动,真气涌于掌间,抬手便蒸干了乐灵犀头发和衣裙。

“咦?干了?谢谢师父。”乐灵犀笑开,左转转右转转,把裙摆转得飘飘而起,似花瓣翩飞。

“等你道行够了自然不会被天河打湿,为师只帮你这一次,以后要靠你自己努力,湿了便也算是惩罚。”

“是,弟子知道了。”

“随我来吧。”无视结界处向他行礼的天兵,安风墨径直向里走去。

抬头跟上,乐灵犀这才看清仙界。他们根本不是踩在云朵之上,整个仙界地面由透明的水沫玉凭空铺展于天空之上,万里无云之时,可直接透过玉石看到脚下无边大海,恍若蓝水晶。所有的树上满是星星点点的优昙婆罗花与六月雪,有花而无叶,花朵有桃花般大小,洁白如雪。正中央的便是仙界主宫琼仙殿,全殿以纯蓝色不透的玉髓琉璃建成,支撑的几根柱子皆由净白和田玉磨成,触手生温,地砖是清一色的淡黄色沧澜玉,华丽大气不失清爽洁净。琼仙大殿后方,百余座宫殿楼阁参差散布于广阔无垠的仙界之上,少数几座飘立于更高的碧空。这些宫殿皆由木化玉建成,木色更显质朴,玉香冷透混着木香气息浑然天成中正温和,华贵而素雅。天河绵延曲折自高空而来,绕过各个宫殿,偶有白色花瓣飘落于河中顺水流而去。映着太阳光辉,衬着海天湛蓝,整个仙界都古典华贵,淡雅素净,一片圣洁;放眼望去不染俗气,宁静祥和。

“仙界宽广,你熟悉还需时日,切记不要乱跑。”

“是。”

“这里阁殿多数是众仙家居所,殿前皆有天兵看守,若要登门拜访谁,还需他们通传,切不可无礼貌的擅闯。”

“是。”

“高空飘立的阁殿无天兵看守,若无允许不能随意上去。”

“是。”

“哦?早听闻你收了一弟子,传言留在紫霄修炼却不想风墨你竟直接带来仙界。”一儒雅男子从天空落下,声音慵懒,神态惬意,蓝色衣袍更显其悠闲雅气。

“拜见东华上仙。”乐灵犀在六界宴会上见过他,没想到近看更是风流倜傥,闲散非常。

“我已传书到紫霄,小犀这段时间会留在仙界修习。”对于东华上仙的出现,安风墨似乎并不感到意外。

“有意思,你这徒儿还挺懂事。小丫头,我是你便好好留在妖界当妖王,干嘛跑来当别人徒弟。”狐狸一样的笑着,东华丝毫不理会安风墨的话。

“。。。。。。”额,乐灵犀无话,陪笑着有些无措。

“随我上去吧。”安风墨似是习惯了东华的不拘,御风而起向最高处飘着的大殿飞去。

“诶,师父,等等我。”乐灵犀向东华上仙行了礼,连忙催剑跟上。

东华也好似习惯了安风墨如此性格,笑着歪歪摇着扇子自顾自闲游起来。

御剑向上之时,乐灵犀便看清了那些飘着的阁殿。七仙阁、百花殿。。。原来都是仙子们住的地方,怪不得旁人不能上来。在最高处的宫殿前落下,乐灵犀看向眼前大殿,匾额上赫赫刻着“幽蓝殿”三个大字。殿前,依然是六月雪和优昙花星星点点挂了满树枝丫,有的树上却满是极为稀有的粉色优昙花和六月雪,粉白相配更是美丽。

“师父,你就住在这里吗?”

“恩。”

片刻,安风墨又开口,“以后若我不在,你有事可以到旁边桴雪殿找东华上仙。”

乐灵犀顺着安风墨眼神看向右边漂浮着的稍比幽蓝殿低一点宫殿,“是,师父。”

“你可自己熟悉一下幽蓝殿,找一间自己喜欢的房间住下。现在随我过来。”

乐灵犀随安风墨踏进幽蓝殿,殿内装潢皆古朴雅致,虽华贵却不俗气。一路向前,一直绕到了幽蓝殿的最后方,入眼便是八座阁楼悠悠而立。

“两年时间,将八阁里的所有书卷都背下来,到时我会抽问。”

“这就是传说中的八阁。”乐灵犀看直了眼睛,仙界八阁名震四方,原来存于幽蓝殿内,听说没仙尊允许,仙界之人都不能随意进出。心下欢喜,师父居然让她看这里面的书。转念一想,乐灵犀又立马犯愁了,虽然她修炼这段时间记忆力已超群,基本可以做到过目不忘,比以前好了太多,可这八阁藏书多如牛毛,别说两年了,翻一倍也未必能背完。

“这便是你这两年要做的事,自己领会其中要领,顺便养伤。”

“是。”哀叹一声,别的师父都亲自教习法术,她这个师父倒好,专门让她读书,让她自行钻研。

找了一间自己喜欢的房间,乐灵犀便安然度过了在仙界的第一天。翌日,乐灵犀便早早起床,精精神神的要向师父去请安,却发现偌大的幽蓝殿里,她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师父。

于是放开嗓门一声声喊着,突然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什么事?”

“弟子拜见师父。”乐灵犀欣喜转过身,看见安风墨正朝自己走来,连忙屈膝跪下。

“以后在幽蓝殿上,这些繁复礼节就不需要了。这里就只有你我,不用循规蹈矩,你可以随心所欲些。”他向来不喜刻意麻烦。

“是,师父。”

“有事我自会叫你,闲时也不要来打扰我。”

“好的师父。”低着头,乐灵犀本还想问师父需不需要自己端茶送水等等,一想这风墨上仙连侍子辅音都不需要,便硬生生把话咽进了肚子里。

“我去琼仙殿议事,你自行去八阁看书吧。”

“恭送师父。”

乐灵犀嘟嘟嘴,师父果然清冷非常。转身忆着昨天的路线来到了八阁,这那么多个先从哪个看好呢?想了想,乐灵犀索性把每一阁看了个大概。

八阁分别为诗书阁,五艺阁,医药阁,天剑阁,食谱阁,品情阁,技礼阁,云术阁。

诗书阁包含了四书五经、诸子百家等等古籍,各种传说,各界历史应有尽有;五艺阁里包含了有关于琴棋书画舞的所有书籍;医药阁纳天下医理,聚惊奇医术,附世间药材图样;天剑阁里记载了剑的起源剑的制造,有所有名剑的图象,还有六界所有的剑法剑术;食谱阁容纳了天下食材和六界所有美食的烹饪方法,甚至还有天下药膳的做法;品情阁里,天下奇花异草、制香熏香、茶道、名酿、养殖无一不有,无一不精;技礼阁包含了世间技法,光女红里就有织布制衣刺绣剪裁;云术阁记载了六界术法,五行之道,连禁术都一应俱全,只不过禁术被强大仙力所封印,看不到。所有书卷皆只有目录与图样,选中目录中的一条只需轻轻一划便有字体浮现于空中,乐卷有声,舞卷里能看到有小人在眼前翩翩起舞,包括剑谱、制作、技礼,但凡需要示范的皆有立体图像现于空中。

乐灵犀大致看完,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选了感兴趣的看了一会儿,才觉得肚子已经咕咕叫了。找遍幽蓝殿,没有任何食物,想到仙人皆不食五谷,乐灵犀便发起了愁。怎么办,师父在下面议事不敢去打扰,自己又实在饿得不行了。心念一动,乐灵犀御剑向东华上仙的桴雪殿飞去。

到达桴雪殿,不同于幽蓝殿的素雅幽静,桴雪殿前左右两边种了许多名贵药材,白花盛开的树枝上养了几只见所未见的奇鸟,比幽蓝殿多了几分生气。小心走着,乐灵犀探着脑袋四处望着,会不会东华上仙也去议事了。正想着,乐灵犀便看见东华上仙悠悠从殿里走出来。

“小丫头是来找我的?”

“正是,打扰上仙了。”乐灵犀忙躬身行礼。

“何事啊?”玩世不恭的笑着,东华上仙问道。

“那个,上仙,仙界有吃的东西吗?”怯怯抬头,乐灵犀笑声问道。

东华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噢,都忘了你是凡人要食五谷的。”示意乐灵犀走近一点,指着下面众多殿阁中的一个说道:“喏,那个是仙界膳食阁,仙人虽不用每日都吃饭,却也有爱吃和嘴馋的,里面的东西味道不错。”

费力看着众多殿阁里的一个,乐灵犀眉开眼笑:“谢谢上仙。”

“去吧去吧。”东华朝她摆摆手,看着乐灵犀远去的背影,笑得狡黠,风墨竟会收这样一个徒弟,有意思。

膳食阁,靠窗一角的小方桌对坐着身着素色衣裙的一男一女,听得有人进门下意识转头看向门口。

“灵,灵犀?得知你来仙界了,我和夏瑜还正愁着找不到你,还自己送上门来了。”叶冰萱看到进门的乐灵犀先是一愣,而后便灿烂笑开。

“是啊,我们没事又不敢上幽蓝殿,传音也被殿上结界阻隔了,根本联系不到你。”夏瑜附和着。

“师兄师姐?你们怎么在这?”乐灵犀在陌生的仙界遇到了熟人,亲切感袭来,蹦跳着到了二人桌前坐下。

“我们本来就是仙界的,不在这该在哪?”夏瑜好笑的看着她。

“可你们不是应该在紫霄吗?”

“噢,我们俩身为掌门得意弟子,每次有新弟子入门势必是要回紫霄帮忙的嘛。”夏瑜收了在师父前辈面前的恭敬,原形毕露,一脸玩世不恭。

“是啊是啊,我们早被东华上仙收进了桴雪殿帮忙打理事务,常住仙界的。”

“东华上仙有事务要打理?”乐灵犀有些不解,东华上仙基本不管事,连她都知道。

“嗨,上仙说是要我们帮忙,其实还不是看我们和他臭味相投才收的我们。”夏瑜说着和叶冰萱捧腹大笑。

“。。。。。。”乐灵犀扶额无语。

“虽然我们闲,不过有时候还真有事。”叶冰萱立马苦了脸,“你是不知道,我们华主爱花草虫鱼鸟兽成痴,养殖可是天下数一数二的。什么时候他高兴了就拉着我们摆弄他的花草宠物,一弄就是几天,他还不准我们临阵逃脱。”

乐灵犀撑着头想了想方才上桴雪殿看到的奇鸟和花草,讪笑着同情他们。

“你们叫东华上仙什么来着?华主?”听着有些别扭。

“对啊,一般被收做左膀右臂的就称其为‘主’,称呼他时带上他名字最后一个字。”叶冰萱解释着。

“是不是觉得别扭,我小时候刚知道的时候也觉得别扭,叫习惯就好了。”夏瑜拍着乐灵犀肩膀道。

“那是不是如果风墨仙尊不是我师父,我就要叫他墨。。。主?”乐灵犀一脸奇怪。

“当然不是,仙尊是一界之主,他若是收左膀右臂就是侍子辅音了,侍子辅音要称呼尊上者为心,寓意中心和忠心。”

“所以应该叫墨心么?”

“聪明。”叶冰萱对着乐灵犀打了一个响指。

“诶,灵犀啊,你来膳食阁不会就为了和我们聊天吧”夏瑜吃着自己碗里的东西,偏头玩味的看着乐灵犀。

“噢,对,我好饿啊,和你们说说话怎么连吃饭都忘了。”挠挠头,乐灵犀环顾着四周准备找吃的,无奈不知仙界膳食阁的路子。

“第一次来膳食阁吧,我跟你说,这里的吃食绝对都是天下数一数二的,美味得很。”

“去去去,你就知道显摆怎么不教人家怎么弄啊,吃你的饭吧。”叶冰萱踢了夏瑜一下,转头对乐灵犀说道:“你看这里是食谱,想吃什么从上面点就行了;那边是各种仙露佳酿还有瓜果,需要的自己去取。”

乐灵犀边听边看着桌角处刻着的“食谱”二字,指尖在那两个字上抚摸了一下,立马有无数金色字体飘出浮在半空。瞪着大眼睛,乐灵犀觉得不可思议,这里面有六界的各色名菜,当然仙界的菜系居多。找了一个自己想吃的,按照叶冰萱的指引,一手抚上那个菜名,那几个字霎时化作金光向厨房飞去。等候了不多时,便见一个盘子装了东西从厨房悠悠飘来落在了乐灵犀桌前。噢,难怪她在这偌大的膳食阁里只看到寥寥无几的吃饭的仙人却找不到人点菜上菜,原来根本用不着。如是想着,乐灵犀尝了一口面前的寒露莲子羹,味蕾瞬时跳动起来,冰凉之气携着丝丝清甜,莲子已被煮的软糯,入口即化,当真是美味。一旁怀着期待看着乐灵犀品尝的两人在看到她表情后满意的相视而笑。

时光飞逝,一年已过。这一年里,乐灵犀几乎天天在八阁中品读世间万物,了解了很多知识。感兴趣的她便跟着学跟着舞,领悟不了的她也都一一背下留着以后慢慢温习,实在艰难的才敢去请教师父。时常会收到妖界魔界的来信,开心读完又给对面回一封过去。偶尔会去桴雪殿找夏瑜和叶冰萱说说笑笑,顺便逗逗东华的奇鸟奇猫,借着从品情阁里看来的养殖知识打理打理他的花草,东华上仙养殖情操在六界都是顶尖的,她原不以为然,看了书才知道这一门有多深奥。乐灵犀的这些乖巧举动可把东华高兴坏了,自然少不了在这方面对她的提点,还常跑到安风墨那里夸他徒弟是怎样的聪明好学。

这天,乐灵犀正在学习一套剑法,跟着空中小人左挥右舞,练到一半停了下来,没精打采的往地上一坐,甚是哀怨。现在自己整天一个人对着这万卷书,偶尔散心也就是去桴雪殿,她感觉她都快与世隔绝了,这一年她见到师父的次数比去桴雪殿见东华上仙的次数都少,整个幽蓝殿冷冷清清的,虽然有师父在,但她有时却觉得只有她一人在这殿上一样。

膳食阁,乐灵犀照例与夏瑜叶冰萱一起吃饭。

“灵犀啊,今天胃口不小啊,吃两份?”夏瑜玩味的看着乐灵犀面前的两份寒露莲子羹,这一年来她几乎每天吃的都不带重样,今天是怎的有重样了,还一来就来两份。

端过其中一份,乐灵犀大口吃了起来,虽说这膳食阁样样美味,但什么事总是第一眼第一次第一口印象最深,她很怀念这道第一次到仙界来吃的菜,“这份是给师父带的。”

“什,什么?”叶冰萱停了筷,抬头看着她。

“给我师父带的。”乐灵犀正正的又一字一顿的说了一遍。

夏瑜和叶冰萱面面相觑,“仙尊。。。让你带的?”

乐灵犀一脸得意,喜滋滋的叼着筷子说道:“没有啊,我就不能主动给我师父带东西吗?”

“仙尊会吃吗?”夏瑜嘲笑道,他可从来没见过仙尊到膳食阁吃过什么东西。

“试,试试不就知道了。”乐灵犀也没了底气,可她只有这个主意了,实在是受不住师父对她的如此放养了。

幽蓝殿上,乐灵犀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书房里,果然见安风墨端坐于桌前正批阅一些折子。端着托盘站在门边偷偷的往里探头,“师父?我,我可以进来吗?”乐灵犀小声问道。

“进来吧。”提笔疾书,安风墨头也不抬。

闻到一股温馨香气,不等他抬眼,一碗寒露莲子羹就已放在了他面前。

“师父,小犀刚才下去膳食阁吃饭,特意给师父也带了一份。”此刻,乐灵犀正乖巧的站在一旁。

停下笔,安风墨看了乐灵犀一眼,淡淡道:“不用了,我不饿,你吃吧。”

立马蹲下趴到书桌前,乐灵犀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可怜,“师父,小犀吃过了,吃不下了,师父你那么辛苦,即使不用吃饭也吃一点嘛,小犀特意带给你的,扔了多可惜呀。这一年来小犀都经常孤孤单单一个人在八阁乖乖练功看书,也不敢多叨扰师父清修理事,不能为师父做些什么,这想来想去就只能为师父做这点小事了,师父,你就吃一口嘛,这个很好吃的,我还特意加了几朵六月雪。。。。。。”

看着眼前滔滔不绝可怜兮兮的小丫头,安风墨眸色不禁柔了几分,让她只看书对修仙之人来说实则是轻松至极的,之前她种种努力他都看在眼里,从没收过徒弟,更何况是这样的小丫头,他实在不忍对她严加要求,资质如此弱,先让她在八阁里便能增长学识强健体魄对她来说再好不过,却不想不是每个人都似他能一人久居清修的,是他疏忽了。

无奈微叹口气,清冷如玉的开口:“好吧。”说罢端过碗来,拿起勺子浅尝一口,经年不食一物,味觉簌的被唤醒,清凉软糯萦绕于口中,带着六月雪洁白淡香回味无穷。

乐灵犀呆呆看着,师父怎么连吃饭都如此优雅,“师父,好吃吗?”

没有回答,安风墨用赞许眼神示意她。

“那我以后每天给师父带。”乐灵犀喜笑颜开,还不忘向师父汇报近来学习情况,又滔滔不绝说了些。

“平日看书别太劳累,注意休息。”

师父这是在关心她吗?“是,多谢师父关心。”

“仙界你已基本熟悉,可多去走走。”

“好的师父。”

此后,安风墨特地批准了夏瑜和叶冰萱可上幽蓝殿找乐灵犀,量他们在他幽蓝殿也不敢闯什么祸。此后一年,乐灵犀熟背了八阁所有藏书,完成了任务。应了师父的关心和嘱咐,乐灵犀终于放心的满仙界乱跑,不仅东华,七仙女百花仙子也都很喜欢她,加上她每天换着花样的给安风墨带美食,比起上一年,乐灵犀明显不再觉得陌生孤独,更是露出原本活泼顽皮的本性。

幽蓝殿,前庭。安风墨端坐于石桌前悠悠煮着一壶茶,乐灵犀直直站在他身前。

“八阁所有书卷可都记下了?”

“回师父,都记下了。”

随着安风墨要求的提出,乐灵犀对答如流。最后召出灵天剑,把仙界的一套剑法舞的滴水不漏。舞毕,安风墨眼中已有赞色,而乐灵犀也惊奇的发现,这两年来她虽没有修习,但就在看书和练剑的时候,内力和灵力已随她练习领悟精进了不少,而且学什么都过目不忘颇为快速。抬头看向安风墨,她才发现师父不知不觉已培养了她极高的自学能力和自我修复能力,她才真正明白什么是厚积而薄发,她真的拜了世界上最好的师父。

“今天开始我便教你修习法术。”

“谢师父。”乐灵犀眼冒精光,师父终于要正式的教她东西了。

“仙界每人需修两门五行术,我的徒弟需五行皆通。”

“弟子一定竭尽全力学习。”

“云术阁里五行书法都看过了吧?我只给你示范一次。”说罢,安风墨悠然起身,指尖凝气五色光芒瞬时闪过,金木水火土五行齐施,光芒大盛,骤然炸开,威力巨大。待他收回手,乐灵犀已目瞪口呆。

“七日为一周期,一周期换习一系术法,练到能如此五行齐施为止。”

“是。”

“琴棋书画舞五艺,用于对战皆有断石分金之威力,你需选择一样最为喜爱和擅长的精修,其余四项了解便可。”

心念一动,乐灵犀将所想脱口而出,“师父您精修哪样?”

看她一眼,淡淡道:“琴。”

古琴,确是符合师父的淡雅沉着,她记得仙界的神器好像也是琴,伏羲琴。

“回师父,弟子喜欢舞,但弟子愿同时精修于琴。”

听了这话,安风墨星眸微不可见的眯了眯:“也好。”技多不压身,她能如此懂事,又愿意多学总是好的。

“舞在于以身寓韵,以容动情,以眼传神。凝聚真气于全身,力量可勃发而出。琴则在于声,聚气于指尖,力量可随音浪推出。”

“弟子记下了。”

片刻,安风墨把许多需修习的内容都大概给乐灵犀讲解示范过一次,乐灵犀暗暗庆幸自己已过目不忘记忆力超群学习能力超凡,不然怎会架得住师父如此恶补。

“这些便是你往后需修习的内容,我已传书至紫霄,明日你便启程回去修习吧。”

“啊?”显然跟不上师父思路,乐灵犀诧异,原来师父告诉她那么多又不让她一一细练是这个原因啊,感情是给她布置了功课然后放到更远的地方继续放养。。。。。。

“回房收拾一下,早些休息吧。”

“恭、恭送师父。”看着安风墨拂袖而去,乐灵犀惆怅万分,好不容易混熟了仙界她就又要回紫霄了,那以后谁给师父带吃的?她岂不是不能像现在一样每天都见到师父了?

第十七章 仙界八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