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飞升成仙

  “司徒祤,你最好站那别动!众兵听令,攻下紫霄!”夜无痕阴笑着高声喝道。

司徒祤看着乐灵犀脖颈上已现红色血痕,立马收手,眼中是滔天怒意,“夜无殇,你若敢杀了她我必要你整个魔界为她陪葬!”

眼中带着杀意,司徒祤却僵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魔兵数不胜数涌了过来,都不敢接近他,皆绕过他向后方攻去。眼看着杀声四起,乐灵犀挣扎着吼道:“司徒,快阻止他们!不用管我!若因我一人使紫霄惨遭灭门,我乐灵犀也无颜再苟活于世。”

逼自己冷静下来,努力在脑中寻着办法,司徒祤全然将乐灵犀的话隔在耳外,他不想听这些,一定会有办法。掐指一算,司徒祤淡定笑开,约莫又过了一刻钟,此时天已大亮,朝霞万里,阳光灿烂。算准了时间,司徒祤威严转身飞向身后大殿救场。

见司徒祤如此,夜无痕有些诧异:“司徒祤,你可想好了,今天保紫霄就保不了人!”

而司徒祤依旧充耳不闻凝起巨大妖力向一众魔兵打去,夜无痕气急,既然筹码已无用,那便不用再留。握着长剑的手刚要发力抹过乐灵犀脖子,却不想远处一道白光打在夜无痕手背上,用足了十成的劲道,只一击,闪着锋芒的剑便从他手中脱出,生生震碎了夜无痕手骨。

吃痛的下意识推开乐灵犀,夜无痕托着右手痛苦不堪。安风墨飞临紫霄上空稳稳落下,一把抱住被狠狠一推重心不稳要摔倒的乐灵犀。只一探,安风墨眸色便深了几分,眉头微微紧蹙着,周身散发的寒气更甚。怀里小徒弟受神力魔力的重伤,避仙丸的消耗,元气大伤,五脏六腑都差点移了位,若不仰赖她雄厚基础与运气连升三阶,恐怕她已等不到他赶来,刚才还差点杀了她!

安风墨微微庆幸着,好在是及时赶来了,一路上用尽毕生功力极速御风,他从没如此快过。这些人不知好歹竟胆大妄为敢伤他徒弟!

将乐灵犀隔在身后,冷眼看向夜无殇,冻得夜无殇心底冰凉凉的。

“停手。”安风墨语气无波,却像是携了万千玄铁般重重砸向夜无痕。

心下已有些虚,可夜无痕毕竟也是个人物,骨气坚硬:“休想!有本事和司徒祤合力对抗我千万魔兵啊。”夜无痕笑得邪恶。

司徒祤以无边妖力将魔兵一波波掀翻在地,把他们隔在殿外迟迟前进不了一步。无奈魔兵数量太多,仅凭他一人之力仍是有些顾此失彼。

安风墨负手而立,声音依旧不痛不痒,“我再说一遍,停手。”

“安风墨,你今天就算是杀了我,我的魔兵也不会停下的!别白费力气。”

夜无痕对峙着,话音刚落便被一股飓风掀翻在地。安风墨踱步到他面前,神祗般俯瞰着他。

“你觉得我不敢杀你么?”他安风墨几乎不沾杀戮,可凡事都还需视情况而定。

清音一指点出,正向夜无痕命门而去,忽的被一道紫光弹开。

抬头便见夜无殇妖冶的从天而降,暗紫色瞳孔里写满了紧张。挡在夜无痕身前,夜无殇诡谲严厉的开口:“一向仁慈的风墨仙尊今天是要大开杀戒了么?”

紧紧跟来的夜无心忙去扶起二哥夜无痕。

“他死不足惜。”

“舍弟竟能破了你安风墨的个例,也算是三、生、有、幸。”目露凶光,夜无殇减慢了语速,“他背着我私自调兵攻打紫霄是他不对也是我的失误,不过我弟弟的命还轮不到你来拿!”

暗紫色眼里散发着狠厉锋芒,“都给我住手!”夜无殇声音携了浑厚内力,低沉严肃的回荡在紫霄上空。

众魔兵应声停手,向夜无殇跪拜行礼。

“立即撤退,滚回魔界!”夜无殇双目赤红。

回身,对着夜无痕就是狠狠一耳光,“长能耐了?”

感应到冰紫晶的呼唤,他猛地起身冲出了魔界,小丫头的血一滴接一滴的往冰紫晶上落,落得他心都坠进了无底洞。无奈黑鹰已被偷乘,只能御风疾飞,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会令她如此紧急的呼救,被愤怒充斥着,心下是从未出现过的慌乱无措,生怕他到时一切已来不及。一路观微着紫霄,竟是自己弟弟在胡作非为,几次都差点杀了她。好!很好!

“魔君,屠了紫霄对仙界可是巨大的创伤。”夜无痕低头恭敬道。

“我夜无殇早已答应过乐灵犀不再夺天下,和你说过几遍不要再试图攻打六界!”

“你忘了我们兄弟的雄心壮志了吗?他就是个红颜祸水!哥哥,杀了她!”杀了她就能回到最初。

一掌将夜无痕重新打翻在地,夜无殇气急。

“大哥,不要再打了!”夜无心忙去扶二哥,心疼的眼泪汪汪。虽然她也很气愤二哥的所作所为,但他却始终是疼她如命的好哥哥啊。

丝毫不理会夜无心,“难道你要置我于不信不义之地吗?别在这给我丢人现眼,我回去再和你算账!”拂袖转身,夜无殇看着安风墨继续说道:“安风墨,今日是我管教不严,待我回魔界必定派人送上致歉书与厚礼。”

“紫霄如今死伤上百人,就这么算了么?”

“那你想怎样!”

“把夜无痕留下。”

“不可能!你别得寸进尺。”

夜无殇一口回绝,周身真气暴涨,已有杀意,卷了沙尘来,掌心一翻便向安风墨打去;安风墨抬手运气,白光乍起如柱般将沙尘击散,一声巨响过后,漫天沙土成颗粒状撒落,似天塌了一般满是粉尘泥渣往下掉落。飞身向前,二人近战打响,高手对高手,速度快得只看见天空流光肆意,只听见术法相撞的刺耳之音,转眼间便是几百回合,二人皆连剑都未出,胜负难分,下方观望众人皆是惊叹,两界至尊交手,精彩绝伦,千百年难遇一次。夜无殇唤来黑鹰,乘风回旋向安风墨俯冲下来,黑袍随风翻飞气势惊人,眼中迸射出骇人的狠厉妖冶,黑鹰口中却是衔了火星,张口便是熊熊烈焰喷薄而出;安风墨双臂划开,月白广袖展动,古井无波的冷峻容颜上尽是淡然从容与沉稳严肃,数道巨大水练自天边飞来,似是搬运了整条江河,巨浪滔天如虹翻滚。水火交融间,腾起层层水雾,朝阳映射下七色彩虹若隐若现。

眼看着哥哥的火焰即将尽数被大水淹没,夜无心走上前去大喊:“不要再打了,我留下!”

清脆声音响起,双方皆收了术法,稳健落地,夜无殇一把拉住她,“别胡闹。”

“无心,回来!”夜无痕也不顾一切上前阻止。

“哥哥,仙界不会怎样苛刻我的,你放心吧!我留下来也能陪陪姐姐,没什么不好的。”

“可是。。。。。。”她要到仙界小住不是不可以,但妹妹从没离开过他身边,乍然走了叫他怎么习惯怎么放心。

“哎呀,哥哥,有姐姐在你还担心什么,你信不过灵犀姐姐吗?”

夜无心说着转身向安风墨走去,“仙尊,今日是我二哥冒犯了仙界,庆幸没有酿成很大的祸,但还是给紫霄带来了不便。无心愿留在仙界为质子,两年为期,但求仙尊能放我二哥一马。”

夜无殇思骤片刻,觉得也并无不妥,如此不用弟弟偿命赎罪,有无心在仙界他也不敢再乱来;况且无心和丫头历来要好,也便借此机会让她和姐姐住两年吧。

安风墨看向夜无心,清冷发声:“既如此,按照仙界律历,你还要受仙杖二十。”

“不行!”听得此话,夜无殇和夜无痕异口同声反对道,怎么可以,那是他们的掌上明珠!

“哥哥,没事的。你们为无心做了太多了,无心现在也想以一己之力为你们做些事。这事我已决定了!”夜无心转头柔柔却坚定道,回身看向安风墨:“无心甘愿领罚。”

乐灵犀见此,忙上前把夜无心拉到自己身边,事到如今这样或许是最好的了。

“无殇哥哥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无心妹妹。”大声喊着,她想让无殇哥哥宽心。

长叹一口气,收了狠厉,夜无殇眼中满是心疼内疚与不舍:“丫头,今天的事是我的疏忽,我对不起你!无心就交给你了。”知她受伤不轻,险些丧命,如今千言万语却也只能汇成这句对不起,他现在甚至没有任何理由和资格近身看看她伤势如何。

转身携着不情愿不甘心的夜无痕离去,他不忍看着妹妹被杖打,若让他在场估计会失控杀了行刑之人。他身为魔君没法遵守承诺、没法管住无痕、没法护妹妹周全,当真无用!失落、愧疚、心疼袭来,夜无殇发誓今后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身边的人。

。。。。。。

紫霄大殿,为表感谢,掌门在大殿内设宴款待,之前满地横尸警钟不断的紧张气氛已然烟消云散,紫霄转眼便又是祥和安然,毕竟立派千年实力雄厚,绝不会因此一战死伤数百便失了大势一蹶不振。战时掌门向各派发出支援,众人受速度限制现在才陆续赶到,都寒暄着慰问紫霄,感谢妖王相助,赞服仙尊,更是对乐灵犀赞不绝口。

“仙尊高徒果然不同凡响,这次大战多亏她救掌门一命啊。”

“若不是她极力拖延时间,还请了妖王相助,紫霄恐怕早已不复存在了。”

“当过妖王的就是不一样。”

“她这次连升三阶啊!在仙界真的是史无前例。”

此时,蓝茵娆听得这些更是咬牙切齿,人前人后又是她乐灵犀出尽了风头!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次她认栽!乐灵犀,我们走着瞧。

恨恨看向安风墨身旁的乐灵犀,却发现安风墨冰冷目光正扫向自己,不由得一阵战栗。

“姐姐,你怎么样了?”童颜带着衍月派弟子匆匆赶来,踏进殿便径直走向乐灵犀。

乐灵犀惊喜,“你来啦?我没事的,放心吧。”

“那就好。”童颜看向乐灵犀身后的夜无心,与她礼貌相视一笑,脸稍微有些红。

“师父,这是衍月派长老之子童颜,我已经把他当作弟弟了,他人很好的。”

安风墨背着手,扫了童颜一眼,微微点头,他自然知道。她初入紫霄考试时便是童颜在比试的时候让了她,这些他都在暗处看着的,童颜确是个有君子之风的孩子。

“拜见仙尊。姐姐有伤在身,晚辈无能为力,还得请仙尊多照顾姐姐。”

乐灵犀看着童颜,心下一阵温暖,“好啦,知道你乖。”

宴毕,掌门看向仙尊,等他授意。安风墨轻轻点了头,掌门便宣布对夜无心的仙杖之刑。

眼看着夜无心被两个弟子带到了大殿中央,关进了一个法力凝结而成的巨大的透明光球里,乐灵犀有些不忍,一脸讨好的拉拉安风墨袖袍,小声道:“师父,能不能。。。”求情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安风墨星眸盯的低下了头。

唉,师父果然公正严明,众目睽睽下若是师父同意了自己的求情才难以服众。

光球中,夜无心定定站着,心下虽慌张害怕却是坚定无比。一道杖形光柱打来,夜无心便支撑不住倒在了光球里,疼痛袭来下意识叫了出来。此刻,乐灵犀已躲在安风墨身后不忍的捂住了眼睛,童颜眉头紧皱,他不知为何自己看到她受刑心会那样的疼,就像是打在自己身上一样,他宁愿替她受了这二十杖。

二十道光芒快速闪出,二十杖已毕。分秒不到的时间,夜无心却像是经历了沧海桑田煎熬至极,无力瘫倒在地上,点点腥红晕染了她衣衫。

“无心!”乐灵犀快步冲过去,心疼不已。

不等乐灵犀扶起夜无心,童颜就不知何时已冲上去一把抱起了她。

童颜也奇怪自己为何会不受控制的就去抱起了夜无心,忙搪塞着找理由:“姐姐可能抱不动她,我来帮姐姐吧。”

微愣了一下,乐灵犀了然:“好好好,去我卧房吧,等下我送药过去。”

散了宴席,众人皆陆续离去。乐灵犀也去给司徒祤送行。

“司徒,这次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可能我也不能顺利渡劫,紫霄也早就不复存在了。”

司徒祤笑容温暖的胜过了阳光:“别这么说,说明小犀牛你相信我啊,还让我有机会可以帮到你。”

“云素还好吗?”

“她很好,放心吧。”抬手摸摸乐灵犀小脑袋。

“嗯嗯,你这次耗费了不少功力,回去一定要好好修养。”

“知道了,你伤势也不清,好在有仙尊我也放心了。不用送了,回去吧。”

乐灵犀与掌门出门送众人时,大殿里只余了安风墨。

“神女留步。”安风墨依旧端坐着,清冷开口。

正要随掌门一同出去的蓝茵娆闻言停下脚步,意料之外,她又惊又喜,想到之前种种却又心虚。

尽量从容的走到安风墨面前,还是有说不出的紧张与羞涩,“仙尊找茵娆有何事?”

“避仙丸是你给小犀吃的?还是夜无痕?”不与她多言,安风墨一针见血。

闻言,蓝茵娆慌了神:“仙尊说什么?茵娆听不懂。”

安风墨冰眸扫向她,不再多说,起身拂袖向外走去,“下不为例。”

他安风墨阅人无数,会看不出她眼里慌乱么?小犀分明被神力伤过,以为他探查不出来么?众人皆以为紫霄是结界松动让夜无痕趁机而入,而紫霄结界岂是那么容易松动的?

乐灵犀送完司徒祤正要往回走便见师父从殿里步出。

“师父,我想去看看无心怎么样了。”

“恩。”

乐灵犀房中,童颜小心的把夜无心放在床上,满眼疼惜。

“谢谢你。”夜无心声音弱的几乎不可闻。

“哪里的话。”抚上她手,真气源源不断的送进夜无心体内。

“我不疼的,你不用这样耗费真气。”夜无心说着就要推开他。

童颜不发一语却是任夜无心怎么推都不停下来,还说不疼么?怎么那么逞强。

听闻有人进来,童颜忙起身迎接乐灵犀,向她身后跟来的安风墨行了礼。

眼底满是焦急,“无心,药来了,姐姐给你上药。”

说着把童颜赶出内间,放下了帐幔。片刻,乐灵犀步出,向急着起身的童颜做了噤声的手势:“她睡着了,你传信至魔界,告诉无殇哥哥无心已无大碍,请他放心。”

总算是松了口气坐下来,乐灵犀已觉得有些疲惫。看向一直等在一旁的安风墨正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天旋地转,眼前视线渐渐模糊,无力感袭来,乐灵犀身子一软向后倒去。

“小犀?”安风墨忙起身从背后接住乐灵犀。

“姐姐!仙尊,姐姐她怎么了?”

看来是回光返照的时间已过,伤势和避仙丸余力重新袭来。

“她伤势太重,必须马上疗伤。”

扶乐灵犀坐下,安风墨站于她身后,无边仙力涌出化作无数白练注入乐灵犀体内。半个时辰后,安风墨收手,剑眉紧蹙。这颗避仙丸威力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竟无法化解。

“仙尊,怎么样了?”一旁童颜担心问道。

“避仙丸拥堵于她的大小气血口,我现在帮她打通经脉,你在一旁护法。”既然无法化解,他就强行帮她疏通。

“是!”深知事情严重性,童颜半分不敢怠慢,他知道如果打不通姐姐经脉,姐姐就会有生命危险。

重新运功施法,安风墨将百年灵力送进乐灵犀体内,他与乐灵犀渐渐盘坐漂浮于半空,身下绽开大朵七彩莲花,盛光耀眼。强行疏通了她经脉,真气流动在她七经八脉,在他的疏导下渐渐在她体内运转了九九八十一个大周天。忽然,乐灵犀周身光芒更甚,自成结界带着一股灼热向安风墨袭来,凝气抵挡强行冲进了她结界,以寒气融汇着热流,安风墨眼底闪过一丝讶异,疏通的避仙丸在她体内竟因自己强大仙力的冲击融入了她的经脉里,起了相反作用促成她修为更进一步,此刻她便是在渡劫要飞升成仙了。乐灵犀醒来,睁开眼便是如此场景,熟悉的感觉正是她之前经历过的,她怎会又在历劫?灼热感袭来,只有身后的寒意能让她感到几分快意,这次似乎比上次更加难过。

“小犀,避仙丸促成了你修为更进一层,却会让你历经更凶险的大劫,如今你是无论如何也应付不了的,你摒除杂念气沉丹田运转真气,为师助你渡劫。”

身后传来熟悉声音,乐灵犀应声闭眼运气,大滴汗珠落下,嘴唇紧抿,苦不堪言。仿佛置身于滚烫岩浆之中,烈焰灼心般烧得心肺皆疲。见她如此,安风墨纯厚真气不断,又是百年仙力的注入,加速了运转。乐灵犀只觉得冰凉清流进入,融汇进大火中缓解了她烧心的痛苦。七天七夜已过,终于,乐灵犀感觉真气内力明明在外溢四散却有一股清泉缓缓流入体内,熄灭了体内的熊熊烈火。二人收功缓缓旋转着降落,似凤凰浴火重生般畅快明亮,灵台一片清明,内心了然通透,五识清晰灵敏,吞吐皆浩然之气,吸收皆日月精华。

回头看去却见安风墨双目紧闭,额头略见汗珠,薄唇少了些血色,脸色微微苍白。担忧扶上他肩:“师父?”

安风墨无反应。

“师父?师父?!你怎么了?你别吓小犀。”慌乱的摇着安风墨,眼中已盈满了泪水,乐灵犀只觉得世界都塌陷了。

运转自身真气收了功,安风墨缓缓睁开眼便见眼前小丫头一下扑了自己满怀。

搂住安风墨脖颈,紧紧抱着他,乐灵犀激动不已,眼泪如雨点般滴滴滚落:“太好了师父,你终于醒了,小犀还以为师父怎么了呢。”

被她突然一抱,安风墨有些窘迫,知她担心情切也不忍推开她,便任由她抱着,拍拍她背:“师父没事。”

激动过后,突然反应过来的乐灵犀立马松开安风墨,怯怯看着他:“对不起师父,我、我太激动了。”

抬手抹去挂在她脸上的泪珠,安风墨微微叹了口气。

“师父,你刚刚说我修为更进了一层了,所以我、我已经。。。。。。”乐灵犀试探着问,却终究还是不敢置信的收回了话。

接到了安风墨确定的眼神,乐灵犀捂嘴惊异,她真的飞升成仙了。

“你伤势未痊愈,先将养一段时日,等你再好一些我们便启程回仙界吧。”

“好的,师父。”

“姐姐你终于渡劫成功了,恭喜姐姐飞升成仙。”

童颜端着刚熬好的药进了房间,这些天他要一边护法,一边照看着夜无心,着实是累了。好在姐姐已飞升成仙,无心的伤势也好了许多。

“弟弟,这些天真是辛苦你了,快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呢。”

“那我就先回房了,不过仙尊才更辛苦,姐姐你不知道,仙尊为了帮你疗伤和疏通避仙丸不惜耗费了百年功力,而后帮你渡劫又注入了一百年灵力,仙尊对姐姐真是很好。”

闻言看向安风墨,乐灵犀感动高兴和心疼溢于言表,两百年功力啊,别人要修炼百年,她却瞬息便获得了师父渡给她的两百年仙力,怪不得刚才师父脸色会那样。

起身向安风墨跪下,不知如何感谢师父恩情,千言万语汇成一声“师父”。

扶她起来,安风墨依旧淡然:“百年功力而已,要看淡些,懂得感恩便是好事。”功力可以重新修得,而他却只有她一个徒弟,他必须对她负责。

“师父,你快回房,要好好修养,不要再累着了。”

“恩。”

送走了安风墨和童颜,乐灵犀重回房间,径直走向床边,看着她一直挂念的妹妹已然好了大半这才放心。

“无心,还疼吗?”关切问着,乐灵犀散发着温暖的光。

“不疼了姐姐,我好很多了,童颜他、他一直都有很细心的照顾我。”说到童颜,夜无心不自觉害羞起来。

见她如此乐灵犀心下怎能不明了,司徒临走的时候也与她提过,不过是要她出言提醒,这段两情相悦终是不能成眷属的,早断早好。

“你喜欢他对吗?”

夜无心不语,不置可否。

乐灵犀看着她可爱单纯的容颜却是怎么也开不了口打破这段美好,转念又想到隐宏隐历与落璃的惨淡结局,有些后怕。

“无心你可知六界禁跨界恋?”

闭了眼点点头,夜无心怎会不知,她与童颜现下只隔层纸而已,一捅就破。可一旦确立了关系便会万劫不复,他们都清楚,所以都不点破。

“姐姐放心,我们不会在一起的。”夜无心说着,眼底满是苦涩,六界为何要有这样的规定?“我只希望能偶尔见见他,偶尔伴他左右,知他安好,便可。这一生都如此也是好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姐姐那样脱胎换骨的,她放不下魔界的哥哥,他亦放不下仙界的爹娘。

不忍的看着她,乐灵犀心头一疼,摸摸她小脸不知还能再说什么。

是夜,皓月当空,繁星如水,几人欢喜几人忧。

。。。。。。

几日后,乐灵犀带上夜无心同安风墨踏云飞往仙界。

“太好了,终于又能回仙界了。”乐灵犀站在云头开心不已。

安风墨负手而立看向远方,即使她此次没有飞升成仙他也要带她回仙界,让她再在紫霄他也是不放心的了。

“师父,我已成仙了有什么仙位事务要我负责吗?”成仙的人也多得是闲仙散仙,可她是仙尊的弟子,以前师父便希望她能为苍生出力,她要为师父分忧。

安风墨欣慰,“仙位事务有很多,你喜欢哪类?”

“若我有了要做的事还能不能继续跟着师父修炼?”

“自然,你若想,可以继续;若不想也可算作出师,往后自行修炼。”

“那我还是想跟着师父修炼。”

“恩。”

“师父,那我是不是就要有自己的寝殿,就不能在幽蓝殿了。”

“若你想要独居,可搬离幽蓝殿,仙界空殿不在少数。”

乐灵犀忙不迭否认:“我不想独居,我觉得还是幽蓝殿好。”

到达仙界,乐灵犀将夜无心安排在一间较小较温馨的空殿阁里住下便随师父上了幽蓝殿,毕竟那是幽蓝殿,无心没有理由与仙尊同居一殿。

往后的日子里,乐灵犀左选右选也没能挑出属于自己的事务,她爱好宽广无法选,于是就四处帮忙,铸剑阁待一天,膳食阁打打杂,桴雪殿浇浇花,百花殿制制香,七仙阁与七仙女跳跳舞,修炼也没以前紧凑,时而在幽蓝殿练练剑和师父学些新的术法,日子倒也过得开心畅快。当然她没忘了自己的妹妹夜无心,干什么都带上无心一起,两人形影不离,感情比以前更要好了。

第十九章 飞升成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