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仙界内乱

  幽蓝殿上,粉白花瓣芳菲如雨。乐灵犀坐于庭前石凳上,手里拿了白花花的布料摆弄着,融于这白花蓝天当中。

一灵巧的小女孩悄悄跳到她身后,轻拍了她肩:“嘿,姐姐你在干嘛呢?我离你那么近了都没反应。”

乐灵犀被她吓得浑身一激灵:“哎哟,无心宝宝,你吓死我了。”

“咦,姐姐你拿块布料在这里干嘛?”

“当然是做衣服了。”

“你还会做衣服啊?!”夜无心瞪大眼睛问道。

“那是啊,也不看看你姐姐我是什么人。”乐灵犀得意的拍着胸脯道,她最喜欢研究的就是五艺阁里的舞技和技礼阁里的女红针织。

夜无心抬手替乐灵犀捏肩:“是,姐姐最厉害。可是你想要新衣服可以直接到仙界绣坊啊,何必自己动手呢?劳力又劳心的。”

“这不是给我自己的,是给师父做的,送给师父当然是自己做的更显心意了。”

“啊?这。。。姐姐你是要给仙尊做衣服啊。”

“嘘。。。你小声点,师父他五识惊人洞察力超凡的,你这么大声我怎么给他一个惊喜。”她的灵天剑、灵犀琴、蓝音锦都是师父赠给她的,她也想要送给师父一些东西。

一个月后,乐灵犀提着食盒走进了安风墨书房。

“师父?弟子给你送吃的来了。”

“恩。”安风墨清冷依旧。

见师父头也不抬,乐灵犀又试探着问:“师父,别太操劳了,要多休息啊。”

安风墨闻言抬头,一眼将她看穿:“怎么了?”虽然她平时也会这么说,可明显不一样。

“没,没有。师父,你为什么不收辅音和侍子呀?这样也能轻松些。”这问题以前她不是没有问过,可师父的回答就是“不需要”三个字。

“不需要。”

依旧是相同的答案,乐灵犀哑然。

“说吧,有何事?”冷眸扫向乐灵犀,安风墨开口声音如玉碎。

“师父,您生辰是什么时候?”她从来都不知道。

思绪飘向远方,他安风墨活了上千年,哪里又能记得:“不记得了。”

“噢,好吧。”她还打算等师父生辰的时候再把她做的衣服送给师父,还是现在送吧,“就是,小犀给师父做了件衣服,想要送给师父。”乐灵犀说着,一套月白色衣袍已在她手中。

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安风墨依旧看着乐灵犀,不发一语。

乐灵犀恭敬把衣袍放于安风墨桌旁,说道:“师父,小犀学了技礼阁的女红针织,这是第一次做出的成品,可能不比绣坊做工精细。。。。。。”

“怎么突然想着给为师做衣服?”安风墨打断了乐灵犀的话。

“因为,因为师父已经给了小犀太多,小犀无以为报,也想要给师父一个惊喜。”不过看师父万年不变的冰霜之颜。。。好像只惊不喜吧。

“何必自己动手,吩咐绣坊就是”

“那不一样啊,徒儿亲手做的虽不比绣坊,却是针针细缝的。师父你就收下好不好?你看小犀做了很久呢。”乐灵犀说着蹲在安风墨身旁扯着他衣袖左摇右摆。

微闭了闭眼,安风墨露出了一丝亲和之色:“好。”他有说过他不要吗?

打量着眼前叠放整齐、平整洁白、做工精细的衣服,安风墨心中有莫名的暖流一涌而过,化成了眼中的赞许之色:“不错。”

“太好了,师父喜欢就好。那,我帮您放到您的房间去。”乐灵犀说着和安风墨行了礼便退下了。

处理完事务,安风墨回到房中,拿起榻上摆放整齐的衣物。衣袍随他动作展开了来,轻逸飘摇,散发着洗净的清香。只一触,安风墨便探出了它的制作过程。小犀在这之前用了九十九块布料练手才有了如今这件的完美,这衣料向来难做,其间种种失败艰难只有她自己最清楚。衣袍分三件,里衣、中衣、外袍。面料以天蚕丝与仙界海蛛丝一点点织成,贴合柔软;里衣纯白无暇,中衣腰带绣着银色精美花纹,外袍袖口衣角处皆是银白丝线绣成的流云线条,若隐若现,巧夺天工,精美绝伦,大气华贵又内敛素雅,这种精细的做工绣坊又怎么能比?眸子不由的暖了几分,小徒儿一针一线皆是细致认真,费心费力那么多日日夜夜,他又怎能不知道?

第二天乐灵犀给安风墨送饭的时候,便见师父穿了她给他做的衣服。冷峻的容颜,圣洁的白衣,银色的流纹,孤高的气质,冰冷的气场,胜过了冬天孤傲的白雪和殿外优雅的婆罗花。乐灵犀呆呆立在书房门口,失了心神,气血上涌感觉自己都快要流鼻血了。

感觉到小徒儿立在房门口多时,一动不动,安风墨抬头唤了一声:“小犀?”

“啊?噢噢,师、师父,衣服怎么样呀?合身吗?师父喜不喜欢?哪里不好的和小犀说,我再改。”

“。。。。。。很好了,不用改。”

乐灵犀喜笑颜开,“师父喜欢就好。既然师父满意的话,以后你的衣服都由小犀来做好不好?”

安风墨闻言愣了一下,尚在考虑。

“哎呀,师父,你都有徒儿了这些事就不劳烦绣坊了嘛。”

看着乐灵犀一脸恳求,安风墨微叹了口气,“制衣麻烦,为师不缺衣服,你想做便做,不用日夜赶工。”

“好的,知道了师父。”乐灵犀暗喜,师父答应了!

“明天便是十年一次的群仙大会,仙界所有人都要出席,明天随我一起下去吧。”

“是。”

。。。。。。

翌日,幽蓝殿内,乐灵犀房门口。

“小犀,准备好了吗?”安风墨来到乐灵犀房门口叫着,已经很晚了,她今天怎么回事。

“好,好了,师父。”

推开房门,乐灵犀穿着整齐,却是披散着一头秀发,有些无措的站在那里。

“为何不束发?”

“回,回师父,弟子不会束发。以前是司徒帮我,后面无殇哥哥给我梳了个好看的头发,再后面就一直是冰萱无心帮我按这个发型梳的。昨天忘记叫她们了,冰萱想是已经在大殿了,无心可能还没睡醒呢。我今早自己试了很久还是没成功。”声音越来越小,乐灵犀心虚的低下了头,丢死人了,师父一定觉得她笨死了。她可以捏个诀自己把头发弄起来,可是师父一向是主张亲力亲为,用了法术怎能瞒得过师父的眼睛。

面色无波,安风墨轻轻叹气:“过来吧。”

跟着师父进了自己的房间,站在妆台前,乐灵犀忐忑不安。

“坐。”

听话的坐下,只见安风墨拿起紫檀木梳顺着她发。冰凉大手带着冷香触上她头皮,乐灵犀一动不敢动,心跳的前所未有的快,拼命抑制自己的紧张和激动,师父在给她梳头!师父这是要给她束发吗?她乐灵犀何德何能,到底是修了几世的福才能让堂堂风墨仙尊为她束发!

有些不敢接受,乐灵犀不自在的开口,脸颊烧得滚烫:“师,师父,弟子不孝,怎能让师父帮我束发呢。”

说着就要起身,却被安风墨按了回去:“既收你为徒,就应对你负责。你不会束发,等群仙会结束我便教你。于孝道无关,师父理应照顾徒弟,徒弟理应孝敬师父。”这便是上慈下孝。

不再说话,乐灵犀乖乖坐着任安风墨梳着她三千青丝。很快,灵巧的一个发髻挽成,余下青丝半披于身后,替她插上粉晶步摇,安风墨负手于身后。

“走吧。”

“谢谢师父。”看着镜中的自己,一样的发髻,那么多人梳过,她却总觉得这是这个发髻最好看的一次。

琼仙殿内,众仙齐聚。连四派掌门长老也来了,童颜也在,毕竟进入了修仙门派就属仙界了。

“仙尊到!”

众人应声而起看向殿外,只见远处天边白衣仙人携着粉衣女子飘然而至。安风墨白衣胜雪,寒气逼人,冷颜无波,身上银色流纹随步伐浮动,剑上流苏摇曳着倾洒而下;身后乐灵犀一袭粉色纱裙,头顶粉晶步摇微微晃动,脸颊红润,温婉可人,仙灵之气由内而生。

很久没有被那么多人注视过了,乐灵犀有些紧张,微低着头拉起安风墨袖袍走着,跟着师父上了高台。安风墨翩然落座,挥袖示意众人落座,乐灵犀也坐在了安风墨身后的座上。

“众仙家近来可好?”清冷开口,依旧是古井无波。

“好,都好得很。”东华斜倚在座上悠悠开口,毕竟场合不同,比之前的慵懒已经正式了许多。

被安风墨扫了一眼,东华有些发冷,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额,这个群仙会十载一次,为的是促进仙界关系,商讨解决近期重大事务。算是一盛事聚会,也算是仙界事务的大会,各位有情况意见尽管上报,都吃好玩好啊。”

“回禀仙尊,依仙尊吩咐,老夫时时留意着十二邪气,封印完好无损,并无大碍。”太上老君首先回禀道。

“恩,有劳老君了。”

“仙尊,仍是辅音侍子一事,众仙每次都有提及,还望仙尊能考虑一番。”太白星君劝道。

“这件事无需再议了,本尊说过多次了,不需要。”

“仙尊三思啊,自古六界至尊皆有辅音侍子,仙尊德高望重能力过人不需要,但这终究是不成体统啊。”杨戬也出言相劝。

“是啊,仙尊既能破例收徒,又为何不能收这辅音侍子呢?”太上老君接过话来。

“诶?老君此言差矣,仙尊师兄收徒是因他承诺过灵犀姑娘,也是因为他自愿他想,这辅音侍子仙尊是不想的。”东华上仙忙打圆场。

“无论想是不想,这都是规矩啊,既能为了责任破例收徒,又为何不能为了这体统收辅音侍子呢?还望仙尊三思啊。”华音派掌门也站了出来。

“仙界千年来无辅音侍子,终是不成体统的。仙尊清高权重众人皆知且敬服,所以这千年来仙界没有辅音侍子也无人有异议,但众仙家也都是为仙尊着想,仙尊实在不用把所有事务都揽在自己身上。”

安风墨虽面上无波,透出的寒意却是已经冷了几分,东华见他如此不由打了个冷战:“各位各位,此事呢,仙尊师兄自有分寸,我呢也知道各位都出自好心,都是为仙界考虑。可是仙尊已有我偶尔会帮他打理事务了,还有他的徒弟乐灵犀。灵犀回仙界已有一年了,她也是经常帮着自己师父处理些简单事务的,已经够了,就不用再有什么辅音侍子了。”

“那怎么能一样呢,刚好今年是仙尊执掌仙界的第一千二百年,该收个辅音侍子了。”

众仙还欲继续说下去,被安风墨冷言打断:“都停吧,此事无需再议。”

说完携了乐灵犀飞身而起掠出了大殿,留众人或尴尬或无措或惶恐。

上了幽蓝殿,安风墨径直向书房走去,乐灵犀紧紧跟在他身后。

“不用跟着为师了,回房去吧。”安风墨没有停下,语气无波,听不出任何情绪。

乐灵犀小跑到安风墨面前倒退着走路:“师父,您别生气了,若不想收,不收就是,众仙家也是怕师父一个人太累了,也都是为大局着想。”

安风墨停下脚步,看向她:“小犀,你还年轻,有些事情你还想的太简单。”

仙界虽比其余五界要和睦的多,却也有很多人面和心不和皮笑肉不笑,众仙劝他收辅音侍子已经劝了一千二百年,除去少数真正担心他太操劳的,其余的无不是想要做他辅音侍子的,这世间无论哪一界,看淡名利的人都太少。他确实不需要辅音侍子,收了也无妨,但他若松了这个口,便是有许多人会露出真面目争个你死我活,仙界必会内乱一场。

“那师父告诉小犀事情是怎样的?小犀想要为师父分忧。”

她以前确实觉得师父太累了,想要他收个辅音侍子,但如今她却享受与师父独居幽蓝殿的日子,她不想幽蓝殿上多出其他人。况且师父根本不需要,有她在师父就更不需要了。

心下几分欣慰,安风墨轻拍了拍她头:“回去吧,师父不生气。”说完便拂袖而去,留乐灵犀呆立原地。

入夜,仙界皓月当空,星子闪烁,一片宁静祥和。一袭藏蓝色衣袍的东华落在了幽蓝殿后庭,安风墨房间前。刚一落地,房门便自动打开来,东华嘴角一斜,摇着折扇进了安风墨卧房。

房中,安风墨端坐于茶案前闭着双目,案上上好紫砂壶中冒着腾腾热气,青烟缥缈,茶香四溢。

“哎呀,都说风墨茶道茶艺名冠天下,能像我这样有幸一观一品风墨茶艺的人,可数不出几个来啊。”东华悠悠坐于安风墨对面,闻着沁人茶香。

“说吧,找我什么事。”安风墨依然端坐着,依然不睁眼。

“看你说的,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我就不能来喝喝你泡的茶?”

安风墨闻言睁眼,抬手将已烹好的茶倒入茶杯中,递到东华面前。

东华也不客气的接过,笑得狡黠,细闻了一番,微微品一口,不禁“啧啧”有声:“果然风墨烹的茶都是上品,我喝了这近千年也是尝不够的。让我猜猜,这次是仙界仙茗茶,用凝香玉露所泡,对吧。”

“叫师兄。”

安风墨不痛不痒的一句话,彻底把东华堵的哭笑不得,不就是多叫了他两声风墨嘛,师兄果真是冷,总是这么一本正经的冷不丁来一句,却每次都是一句成经典。

“诶?你又来了,你要不要这么冷。”

安风墨丝毫不理会东华质问,淡淡开口:“茶也喝了,说正事吧。”

“好好好,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我是为今天群仙大会来的,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但要我说吧,这辅音侍子要收也就收了,这事你逃不了的,总是要收的,只是早晚罢了,你总不能永远都不收吧?”

“能。”

东华扶额:“好,就算你能,那你觉得那些人会善罢甘休吗?仙界迟早是要内乱一场的,今日你避免了,他日指不定又因为什么事。师兄你这么一直拖着也不是个办法呀,早平息早好。”

安风墨平视前方不发一语。

“师兄,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你都能收灵犀为徒,又为何不能收个辅音侍子。那就算灵犀能帮你分担一些简单的事务,你也根本不需要辅音,你至少也收个侍子不是?收回来用不用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

“风墨仙尊答应收,已是万幸,还有谁敢管你收一个还是两个?换句话说,你只要收一个也算是合了这规矩,对于你来说是定无人再有异议的。这样一来,仙界内乱激发出来可早早平息,今后也无人再用此事烦你,岂不是一举两得。”

东华无视着安风墨的冷漠一直说着,反正他早已习惯风墨师兄的性格,他知道他在听。

思骤片刻,安风墨终于开口:“传令下去,十日后准备侍子竞选。另外,要多留意众仙动向,尽量避免大乱。”

“好的,那师兄你早些休息。”东华起身要走,突然回头继续眯着眼睛补充道:“你的茶是真不错。”

。。。。。。

清晨乐灵犀刚醒了来便得到了师父要收侍子的消息,她超乎想象的不开心,若师父要收辅音她可能还会觉得终于有人能为师父分担事务了,可是她已经有为师父分担些简单事务了,师父明显不需要辅音了;而如此想来师父起居生活她其实也是一直有照顾的,更不需要侍子了。所以师父选侍子就是因为压根不想多收任何人才随便要一个侍子放到幽蓝殿当摆设,可她真的不想要幽蓝殿再多任何人!

踏风而起,向夜无心寝殿飞去,乐灵犀觉得心里堵得慌。

“无心。。。”乐灵犀哀怨的坐到夜无心旁边。

“姐姐怎么了?”夜无心忙给她倒了杯茶水。

“你听说了师父要收侍子了吗?”

“听说了啊,今天一早仙界都知道了。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可是你知道的,师父他是不想收的。”

夜无心处着下巴说道:“对啊,仙尊向来不收辅音侍子。我听说昨天群仙会众仙相逼,仙尊一怒离席而去呢。”

“不不不,会怒都还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师父面无波澜却可以用寒气逼死人的样子,比不怒更骇人。”

“所以姐姐来找我是不知道怎么让仙尊不生气?”

乐灵犀急的抱着夜无心胳膊摇来摇去:“不是,我。。。我已经习惯了与师父同居幽蓝殿的生活,师父喜欢清静自然是不喜人多的,我也不想幽蓝殿再有其他人入住。”

“这样啊。”夜无心依旧托着腮,“恩。。。那姐姐为何不去参加竞选呢?若竞选成功幽蓝殿也不会多了旁人,姐姐也真正有了自己的仙职事务。”

“咦?对诶!”乐灵犀瞬间笑开,却又耷拉下脑袋来:“那我已经是师父的弟子了,还能不能去竞选啊。”

“当然能啊,竞选辅音侍子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你是仙界的人,无论你是什么身份。只是,姐姐若去竞选的话可能流言口舌是避免不了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个我知道。那你自己玩,姐姐先走了。”她怎会不知,可于她来说最重要的是师父。

乐灵犀向幽蓝殿方向飞去,轻而易举在后庭找到了安风墨。

“师父,小犀也想参加侍子竞选。”

“为何想参加?”

乐灵犀思绪飞回那年云头上,安风墨立于云上带着她。

“仙尊,我可不可以变成仙界中人啊?”

“为何要进仙界?”

收回神来,乐灵犀回答道:“因为徒儿想长伴师父左右,侍奉照顾师父。”入仙界因为你,参加竞选依然为你。

“师父,其实现在小犀就一直有在做侍子的事,只不过若做了侍子做的会更周全。”以前只是以徒弟的身份,做了侍子就更名正言顺。

“凡事随心,你向来都是随心而动,此事你也符合竞选条件,既想,便做。”

“太好了,谢谢师父。那,师父你会选我吗?”乐灵犀伸着小脑袋试探着问道。

“竞选向来凭本事,你若达到标准我自是会选你。”

“噢,知道了。”乐灵犀慢慢退下,觉得自己刚才的问题愚蠢之极,师父向来公正严明对事不对人,她怎么会这样问。退一万步讲,即使师父因为自己和他这层关系就选自己当了侍子,岂不是更不能服众,还是要凭本事来。

“夏瑜冰萱,你们在哪呢?”刚踏上桴雪殿乐灵犀就放开嗓子大喊起来。

“来啦来啦,干嘛呢?我正在教训这家伙呢。”叶冰萱提着夏瑜耳朵大摇大摆走了出来。

乐灵犀也顾不上救夏瑜了,忙拉叶冰萱坐下:“冰萱,竞选侍子需要做些什么呀?”

“你,你要竞选侍子啊?”夏瑜瞪大眼睛插上话来。

“对啊。有什么不可以吗?”

“没没没,可以可以。”

“那你们快告诉我怎么竞选侍子啊?”

叶冰萱托腮想着,伸了只手比划起来:“侍子是侍奉照顾尊上者的生活起居的,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嘛,所以侍子文武皆要双全,技、艺各方面也有很高的要求,总之就是要全面发展。这样很优秀的人每一界都不多,所以每次竞选能脱颖而出的少之又少。”

“哎呀,这个我知道,八阁里有讲过的,我只是不知道具体要竞选哪些。”

夏瑜抢过话,摇头晃脑起来:“噢,这样啊,听好了啊。第一,茶道;第二,女红针织;第三,五艺选一;第四,烹饪;第五,武艺。”

“什么?烹、烹饪?”乐灵犀眉头皱成一团,别说她不会做饭,她就是做了饭,那能吃么?

叶冰萱见状忙安慰道:“灵犀,没事的,只要做一道菜就行,你用十天学一道菜有什么难的。”

“那我们现在去膳食阁。”乐灵犀说着便拉着叶冰萱没了踪影,还好她这一年来到处帮忙,膳食阁仙厨和她都熟。

一日后,侍子竞选名单出炉,大半个仙界都报了名,可谓热闹。最抢眼的莫过于算半个仙界人的蓝茵娆和仙尊弟子乐灵犀。

三日后,已有很多仙人相互猜忌,检举上书,都希望用对手的错误来降低其被选中侍子的概率。

五日后,有几位仙子突然无故仙逝,引起了仙界恐慌。

“师兄,这才第五日这些人就要翻天了。”东华踱步走进幽蓝殿,甚是无奈。

“可查出真凶?”安风墨闭目盘坐于香炉旁。

“我在他们羽化前查验了尸身,皆是中了诛仙散的毒,此毒无色无味的,整个仙界没有几个人能察觉出来,要害人更是神不知鬼不觉。”

缓慢睁眼,安风墨沉沉开口:“诛仙散?”

诛仙散是上古神农鼎炼制出的奇毒,位列十大毒药之首,六界中人服毒必死无疑,没有解药。因毒性极大又不易察觉,早在一千年前就已被六界所禁且尽数销毁,如今这诛仙散是从何而来?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偷习了秘术重新用神农鼎炼制了诛仙散。

“师兄,此事必与竞选侍子一事有关,死去那几位仙子皆是文武双全的才干,有人想要除掉比他强的竞争对手。现在仙人们都有所戒备,真凶恐怕是不敢再生事端,神不知鬼不觉的也无从查起。只是这事怎么又和妖界扯上了关系了呢。。。”

“传音给妖王,说明此事,让他查探一番妖界神农鼎。”此事只能从妖界入手。

“好。”

“诛仙散的事暂时保密,不要对外声张。”

膳食阁,乐灵犀正对着教会了她一道菜的仙厨千恩万谢,突然收到师父传音,忙回了幽蓝殿。

“师父,找小犀有何事?”

“小犀,仙界如今不太平,到侍子竞选日之前你都不要下幽兰殿了。”

“是,师父。”乐灵犀恍然大悟,那几位仙子都是因侍子竞选而死的,难怪师父一直不愿收辅音侍子,别界往昔就因此内乱过,如今仙界也是这样。

又三日,司徒祤带着两名衣衫褴褛满身血痕的妖兵到了仙界琼仙殿。此时大殿内,上次参加群仙会的人皆已到场。

“仙尊,此事由我妖界管束不当引起,今天特带了两个罪魁祸首来请罪。”

“妖王快请上座,发生这样的事谁也不想。”东华懒懒倚在座上,向司徒祤伸伸手做了请的姿势。

司徒祤落座后,向安风墨身旁的乐灵犀挤了挤眼睛,随即正言道:“我去查看了神农鼎,却有炼药的痕迹,这两人是我妖界看守神农鼎的妖兵,严刑审问后他们答应随我到仙界亲口告诉众仙实情。”

安风墨清冷开口:“有劳了。”

“说吧。”司徒祤肃目。

一妖兵先颤巍巍开了口:“求仙尊替我们做主啊,是先王乐灵犀嘱托了妖王要借用神农鼎炼药,谁知道是炼制诛仙散的。如今东窗事发妖王便要拿我们顶罪,要我们嫁祸给其他人,我等为了保命不敢不从啊!可看这情形若从了妖王我们一样是个死,还不如道出真相,还请仙尊明察!”

“你!”司徒祤闻言从座上惊起,“在这之前你们可不是这么和本王说的!”

安风墨眉头微蹙,眸子冷了几分。

乐灵犀听了这话脑中“嗡”的一声响的没完,什么?怎么可能会是她?正要上前说些什么,被安风墨抬手制止了。

众仙闻言皆面面相觑小声议论起来。

“原来是诛仙散啊。”

“定是乐灵犀了,除了她,仙界谁能随意进出妖界。侍子竞选在即,她定是担心自己选不上才使计害人的。”

“真是,当了仙尊弟子还不够,还要来争侍子,没想到她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人。”

东华见此情景,忙起身:“各位各位,话不是这么说的,难道就不会是别界居心叵测之人潜入仙界的吗?不能仅凭这妖兵一面之词啊。”唉,师兄不让宣扬诛仙散的事就是怕牵扯了灵犀,没想到防来防去还是百密一疏栽在了这小小妖兵手上,看来陷害之人手段不浅。

“东华上仙此言差矣,仙界结界是风墨仙尊亲设,你觉得这天下有何别界之人不经同意能进来?”

“这人证都在这儿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那三日灵犀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怎么可能有时间去谋划炼制什么诛仙散!”叶冰萱愤愤开口,这些人就是嫉妒灵犀是仙尊弟子,看不得灵犀再和他们竞争侍子之位。

“以她乐灵犀和妖王的关系只是一个传音和口信的事,这又能证明什么?”

“你这话说的,我们姐妹与灵犀妹妹相处良久,她绝不是这种人。”七仙女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这些人不就是怕灵犀能力胜过他们么。

司徒祤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向着安风墨道:“仙尊明察,这妖兵在我审问之时说的话和现在完全不一。”

安风墨沉默良久,台下众人不敢多发一语,都等着看仙尊会如何处置。

“我要听实话。”安风墨此话并不是回应司徒祤的,而是像冰凌般直接砸向台下跪着的两个妖兵。

“仙、仙尊,这就是实话。”两个妖兵心虚至极,头都不敢抬。

“仙尊,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还有什么好查的,难道仙尊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偏袒护短不成。”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案,仙尊如此不好吧。”

“我相信我姐姐不会做这种事的,你们不要血口喷人。”一直站在殿外的夜无心气愤的嘟着嘴巴进了大殿。她本是想偷偷看一眼童颜的,上次他来她就没有敢来见他。

“看吧,我说这乐灵犀不止与妖王关系匪浅,与这种魔界之人都有牵扯。”

“听说她和夜无殇都走的很近,此人尽结交妖魔,定不是什么好人,这仙尊弟子也不过如此,仙尊也有看人看走眼的时候。”

一旁童颜听了这话便是一千个不愿意了,这帮人说了姐姐那么多坏话,现在还连带上无心一起说!刚要上前却被父亲拦在了身后。

乐灵犀终于忍不住大声发话:“这位仙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怎么说我没关系,但你不能波及到我师父和我的朋友我的妹妹!”

“终于忍不住露出真面目了?”一散仙摸着白花花的胡子似笑非笑道。

“够了。”安风墨低低说了一句,声音不大却响彻大殿,听不出一丝情绪却似令人坠入了万丈深渊。

殿内瞬间鸦雀无声,寂静无人般沉闷。

“我的徒弟是什么样我最清楚不过。”

安风墨说完手一挥,两粒药丸便射进了两个妖兵口中,“这是冥异丸,若说了假话它便会让你们生不如死;若说的是真话你们便无事,我定保你们平安。”

冥异丸?这不是上古之物吗?炼制方法早已失传,仙尊如何会有?众人都面面相觑不敢妄言,毕竟世上无绝对。

“我要听实话。”

又一道不容拒绝的冰冷声线穿透了在场所有人的耳膜,两个妖兵应声扑倒在地因恐惧不住颤抖,心底防线尽数崩塌。

“仙尊饶命,我们说,我们说实话!”

第二十章 仙界内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