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复仇

  大殿内静悄悄的一片,就连呼吸声都小得听不见。不!准确的来说,只能听见皇甫杰他自己的呼吸声!

“你到底要怎样……”

皇甫杰深吸一口气,才吐出这句话,这句带有恳求的话。

“呵呵,姐姐,这老头儿在说什么?这算是恳求吗?”白琉璃在心湖里只用她们姐妹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血琉璃不语,闭上那一片血红的双眼。

“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放了他们!”皇甫杰两眼通红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完全不个自己的形象。

血琉璃停止摇晃手中的高脚杯,睁开眼道:“那……给我一个理由。”

皇甫杰愣住了。理由?他有什么理由?被抓的那些人,当年都参与过那件事,他有何理由让她放了他们?想到这儿,皇甫杰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啊!

就在这时,殿外又想起了一个声音。

“放我进去!我要见陛下!”

“二小姐您不能进去!”

“本小姐有事要告知陛下,这是有关人命的,你凭什么拦我?!”

“二小姐!”

来的人,是白芳婼。

皇甫杰一听,不由得恼怒,见到血琉璃一脸淡然,准备让白芳婼回去时,血琉璃道:“让她进来又何妨,且先看看她要说些什么……毕竟,她也脱不了干系啊……血琛。”

血琉璃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一身血衣的俊男子,他的眼神和血琉璃一样,毫无生气。

“是,璃少。”

说罢,血琛就转眼到了大殿外,又转眼把白芳婼给带了进来。白芳婼先是一震,看到上方的皇甫杰后又立马跪道:“臣女白芳婼拜见陛下!”

皇甫杰没说什么话,倒是血琉璃玩笑的说了一句:“呵呵……皇甫,这或许是你最后一次听见有人向你拜跪了吧……我原本以为,享有这个殊荣的人……会是本少呢……”

白芳婼听见血琉璃的话后,怒道:“姐姐,你在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而上方的皇甫杰则是满脸的绝望,从那名叫血琛的人上便可看出,血琉璃身后还是有势力的,而且她的势力,还是千机楼,这个韩慕首富——璃少!她口中刚刚,并不是说的是自己,而是整个皇甫家!她这是要灭国的节奏啊!

就在这时,血琉璃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血衣男子。

“人……都带来了?”

血殇应道:“都带来了。”

白芳婼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的,但当她扭头一看时,惊叫道:“太子殿下!”

此时的皇甫岚云面目全非、遍体鳞伤,身上的衣服也是一块红一块明黄的,很难看出这就是前几日还风光无限的太子殿下——皇甫岚云。

当白芳婼一声惊呼后,血琉璃的嘴角缓缓勾起。

来的,不仅仅是皇甫岚云,还有近几日失踪的各位大臣,最后来的,就是白擎了。

“父亲!”白芳婼再次惊呼道,但他并未抬头回应一声,整个人就一直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就像是一个木偶。

皇甫岚云看见皇甫杰后,激动地说道:“父皇!快救救儿臣!她、这个女人!想要杀儿臣!父皇你快杀了她!”皇甫岚云的眼中带着浓浓的恨意,还有狠厉。

皇甫杰没有回应他,虽然心疼,但现在的情况,他必须去确定一件事情,好为他这个儿子、以及其他人求得生存下来的机会。

“你真的……要这么做?”皇甫杰几乎是含着眼泪去说话。

血琉璃听见他这样的话,不由得感到恶心,手中的高教杯瞬间被摔碎在地,朝着头顶上方大笑:“哈哈哈……你不这么一说,我还真没有想起来……要怎么做呢……皇甫杰……”

“放过他们吧!当年的事全是由我一个人做的,他们不过是听从我的安排去做而已!”皇甫杰对着她大声乞求道,整个人也从龙椅上摔了下来,从层层台阶之上摔倒血琉璃的脚边,向着她跪了下来。

“当年你在杀我父王母妃时,怎就不见你一丝丝的不忍?现在轮到你了,怎么,心软了?不舍了?皇甫杰……不,应该是……皇叔。”

第二十七章 复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