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玄字玉佩

  那潜行之人身穿夜行衣,并不露出面貌。陈远手捏剑诀,口中念念有词,随即将身一抖,将身形遁入虚空。

她跟在那人身后,穿廊过户,见那人似乎对这里颇为熟悉,轻松绕开看守的侍卫和巡夜的宫娥,到一处宅院停了下来。

陈远未在宫中逛过,不知道这禁城里除了宫殿楼宇之外,竟然还有院落,心里很是喜欢,又见那院落门前挂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三个字:太医院。

陈远突然不想跟踪那人了,因为她对这种地方完全没有兴趣。

那人不走正门,翻墙而入,又跳到屋檐上四处查看,最后来到一处窗前,轻轻推开窗子跳了进去,然后又轻轻把门关上。

陈远跟在他后面,开天眼查看屋内动静:只见那人拉下遮面,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这年轻人从怀里摸出火折子,走到桌前,将蜡烛点着。

屋里登时明亮了起来。那屋中床上躺着一个人,见灯亮了便起身穿衣,向那年轻人道:“哥哥,你怎么来了?”

陈远见那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夜月轻扬。

夜月轻扬口中的哥哥说道:“我只是想看看你死了没。”

轻扬歉然道:“白天里若不是哥哥丢了石子救我,我早已一命呜呼了。”

“你知道就好。连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打不过,我们夜月家的脸,真让你给丢尽了。”

“我只是不想伤及无辜。毕竟我与她无冤无仇。还有她那把大刀,不知道她怎么得到的。”

“大概是遇上高人了吧!”

“此话怎讲?”

“跟她一起来到禁城的还有一个女孩子,看起来比她小一点,但是她却叫她师父。”

“哦?”夜月轻扬问道:“那人长什么模样?”

“我也只是远远瞧了一眼,穿着倒是很普通。身段苗条,眉眼周正,倒是个十足的美少女。走起路来,举手投足没有一丝迟滞,说话甜却不腻,一本正经起来倒也唬人……”

“哈哈!”轻扬笑道。

“怎么了,我还没说完。”

轻扬道:“哥哥你别说了,你再说下去,我就猜不出来了。”

“情报太少你反而猜得出来?”

轻扬道:“轻风,你说你只是远远瞧了一眼,我信你。你一眼就瞧出这么多细节来,你是瞧了几个时辰啊!”

“轻风是你叫的么?”

轻扬笑道:“你直接说那女子是天上下凡的仙女罢了!还整这么多修饰词,哥哥,你什么时候搞起文学创作来了?”

轻风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倒也不是不能这么说。”

轻扬道:“之前我在街上也碰上过这女子,她自称是从西边来的,不过好像对于魔界的事情一无所知。她自称是……明月阁教主,神玉真宗。对了,她还给我了一张纸。”他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块手帕,将手帕中的纸拿出来给轻风看。

轻风见那纸上画了“神玉真宗”四个大字,但是当时陈远并不是用他们国家的语言写的,所以他看不懂。但是这文字似乎有一种难以抗拒的魔力,让人一见之下,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陈远的影子。“没错!这肯定是那女子写的。虽然我并没有见过她的字是不是写这样!对了!你怎么碰见她的,与我细细说来。”

轻扬道一声好,就将那日自己怎么听仆人说来了城里来了一个妖女,又怎么与她谈话,最后驾祥云离开的事情仔仔细细跟轻风说了一遍。

轻风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却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愿别影响咱们的计划才好!”

轻扬也跟着点点头,“对了,哥哥!轻语在南疆怎么样了?”

轻风道:“我也不知道。两年前我见过她最后一面,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咱们的计划里面,她是最重要的一环,但愿她能平安无事。”

轻扬道:“我真的好想她。”他叹了一口气。

“时间不早了。”轻风道,他从腰间摸出一块玉佩来,放到桌上,正是那块玄字玉佩。“你把这个收着,我这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轻扬,之后就看你的了。爹爹把这一切都交给了你,你可别让大家失望,不论成败,最起码要活着。明白吗?”

轻扬将玄字玉佩收起,笑道,“唯独这件事最难。哈哈,哥哥放心,我尽力而为!”

第二十四章 玄字玉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