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行刑台上

  无名身体虚弱,骑不得马,所以跟苏凌同坐一骑。三个人两匹马,透过暮色向远方驶去。

琳儿紧紧跟在后面,她不是那种会发脾气的女人,但是她也会不开心。在战争学院的时候她经常流泪,可也会很开心地笑,而现在的她已经很少流泪,也很少笑了。

这里的地面仿佛被耕过一般,尘埃落定,看不出原来的地形是什么样子的。月牙初升,天已经全黑了,琳儿好像有些害怕,催得马儿更快,却始终不敢超过苏凌半个马身,他们两个好像在说着什么,那女子好像笑得很甜。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只知道在苏凌心里,夜月轻扬的生死很重要!

猛然间,大地再次抖动起来,琳儿的马受惊,一个跟头栽倒在地。琳儿一个不留神,被甩出去十几米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琳儿!”苏凌慌忙喊了一声。

她从地上爬起来,连忙答应:“我没事!”往前走几步,只感觉天和地翻了个个儿,就又一头栽到了地上。

苏凌连忙从马背上下来,将琳儿从地上扶起来问:“琳儿你没事吧?”

琳儿微笑着道:“我没事,咱们快些走!”

一股强大的灵压如狂风一般袭来,苏凌连忙将无名从马背上拉下来护在身后,双手撑起一面法盾抵挡。琳儿自然明白苏凌的用意,没有法力护身的无名若是被这股灵压击中会受重伤。而她虽然也很难过,但她终究是在战争学院修炼过,所以这灵压并不能够对她造成伤害。

苏凌所乘的那匹马儿突然嘶吼一声,倒在了地上。

“苏凌,要不你先去吧,我们两个会拖累你。”琳儿道。

苏凌没有回答。

灵压退散之后,三个人继续赶路。先是碰到了轻风被切开的尸体,再往前走,又看见一名女子被销了头颅,苏凌心中忐忑,摸了摸怀里的护身匕首。

再往前走几步,苏凌下意识地弯腰,捡起了那枚夜月家传的玉佩。

“这玉佩怎么会在这里!”无名失声道。她在神都的时候把玉佩给了苏凌,苏凌便藏了起来,可是谁也不知道这玉佩当天晚上就被轻风偷走,转手交给了轻扬。“难道真正的凶手就在这里?”她心道。

“你怎么认识这玉佩?”苏凌问。

无名一愣,方才想起自己此时已经不是无名了,“我……我听说过这好像是……好像是……是什么家族的传承宝物。”她装起傻来,连她自己都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要装傻。

“这是夜月家的传家之宝。”他将玉佩交给了琳儿,琳儿收在怀中。

“快看!”苏凌道。

他手指着前方不远处,就在十余米开外,借着冷冽的月光,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两个人影面对面坐着。

“是轻扬二哥!”琳儿道。

“那白发老者应该就是发动这场战争的幕后之人了吧!”苏凌从怀里摸出了匕首,“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杀了他。”

现在苏凌的眼中,就只剩下这两个人了。他慢慢地走到两人身旁,却完全不晓得他们两个到底在做什么,明明睁着眼,却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

就在他走到离这两人不足三米的范围之内时,眼睛突然被一道白光裹住。他移开视线,发现自己正身处在热闹的街市上。

怎么回事?街上人潮涌动,喧杂吵闹之声不绝于耳,可是他们在讲什么,苏凌却一点都听出来!他四下里张望,却发现所有人都背对着自己。不!世界上不可能有这种事情发生!他心神恍惚,却又无比镇定,他努力去看人们的脸,却怎么也看不到正面,总有一团模模糊糊的东西遮盖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斩首犯人了!快看!”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大街上的人都争先恐后地往一个方向涌去,苏凌身不由己,只得随了人潮往路口方向去,他不知不觉就被人挤到了最前面,后面的人还在拼命地往前推,妇女们手中拿着刚从集市上买来的蔬菜水果,拼了命往行刑台上面扔。她们一面叫骂着,却不知道叫骂着什么,大概连她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叫骂着什么。

苏凌往那台上看了一眼,那犯人蓬头垢面,衣服上一个“囚”字,虽然眼神呆滞无神,但是苏凌作为轻扬的兄弟,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没错,刑台上的人正是夜月轻扬。

第四十五章 行刑台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